首页 > 美文读思

为爱坚守
时间:2018-05-18 11:52:56  来源:  作者:

 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为爱坚守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年近50岁的小姑撇下一双未成年儿女,走了。直到咽气前,她仍相信自己的选择,坚守着对那个男人的爱。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她病重时,我去看过她。她孤零零地躺在新屋对面临时搭建的木棚里,鼻子上插着氧气管,脸色惨白,虚弱的说不成话。小姑变成这样,我总觉得与她的婚姻选择与固执地坚守有关。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小姑原本是健康的,她小名叫军,皮肤白皙、柔滑, 像煮熟的蛋清。一笑,红扑扑的脸蛋上就挤出一对甜甜的酒窝。大概是在城里上过几年学的缘故,她穿着洋气,爱干净,有一股城市范儿。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正因这城市范儿,在婚姻选择上她想自己做主。上门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小姑根本看不上,说要找真爱。家人谁都不知道她找的是啥。终于有一天,一个比她大十来岁,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出现了。他穷的连房都盖不起,竟然被小姑相中。奶奶说啥也不同意这桩婚事,可小姑愿意,说人家懂爱,有情调、有男子汉气概。直到现在,母亲还说搞不懂,说那人就会玩花样。他白天常来陪小姑打羽毛球,晚上陪小姑散步赏月。那时候的农村人哪有这闲心思,可他有。奶奶拗不过小姑,就故意对那个男人说,俺家闺女不会干农活,你可愿意?他赶紧承诺,农活我全包,绝不让她下地,婶子你放心,我会让她享福的。无奈,奶奶同意了这门亲事。可在我看来,这个“有情调”的男人并不是她梦中执着追求的“白马王子”。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婚后的小姑受尽了苦头,可她不这样认为,她在病床上唯一说清的几句话是,你姑夫白天喂我饭,晚上给我掖被角,他很在乎我。在乎?她满足的目光戳痛了我的心,我紧攥住她冰凉的手,强忍着泪,不知说什么好。小姑出嫁后倒是过了几天舒心日子。那个男人的确履行了诺言,保持着浪漫的生活情调,真有些像纳兰性德与她爱人那样,过着“睹书消得泼茶香”般的日子。他虽没多少文化,但常给小姑讲外面的见闻,小姑整日沉浸在天堂般的日子里。可婆婆容不下她,说她瞎讲究,只长个人样,不能当人使。他听了娘的唠叨,回家就跟小姑生气。是啊,这是农村,浪漫不能当饭吃。想开了,小姑开始下地干活。一年后,她生了女儿,腰杆变粗了,脸蛋也不像以前水灵,但她依然讲究。她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炕单不打一个褶,连孩子穿的衣服也干干净净,这是农村妇女很难做到的。但那个男人无视这些,完全丧失了起初那份浪漫情调。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小姑一心在家做家庭主妇,他去外地打工,日子平淡而平静。小姑心疼丈夫,每当他回家,都嘘寒问暖,什么活都不让他干,可她怎么也没料到她的男人变心了。小姑为他洗衣服时,发现他兜里有一封情书。小姑被那火辣的文字击昏了头,哭闹着要离婚。他却说和那女人在一起打工,人家有心,他没意。看小姑和女儿哭个不休,他就发誓再不见那女人。小姑见他心诚,且是初犯,就原谅了他。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可日子一长,那个男人又厌倦起平淡的生活,开始与小姑发生口角,再加婆婆从中挑唆,小姑整日无精打采,日渐憔悴。那时,正赶上爷爷、奶奶相继过世,小姑无处诉苦,跟叔叔们说,他们认为小两口过日子,难免吵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谁知,事态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想到此,我责备起那个男人来,小姑游离的目光瞅着我,干裂的嘴唇蠕动着,像要说什么。我提起床头柜上的暖水壶,给她倒了碗水,可水是凉的。心想,这难道就是他所谓的在乎?如果他在乎小姑,在乎这个家,就不会在儿子出生后又一次出轨。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当小姑忙着照看幼子时,他跟一个同村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有染。那年月,农村姑娘结婚早,通常虚岁二十就出嫁了。听说她名声不好,才没有找到婆家。小姑好几次晚上跟梢,眼看着他们卿卿我我,心如刀绞。跟婆婆哭诉,婆婆说儿大不由娘,管不住了;跟娘家人说,娘家人又没当回事。渐渐地,小姑变得少言寡语,不思茶饭,很快便消瘦下来。她想离开这个家,又心疼儿女没娘。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问世间“情”为何物、“爱”为何物?此时的小姑是说不清了,而小姑夫像汉代司马相如一样,忘了他“凤求凰”般的诺言,独自去家外“寻寻觅觅”,哪顾得上她人比黄花还瘦。小姑没有卓文君的才华,也写不出数字诗让他回心转意,只好把心思全放在两个孩子身上。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那几年,我很少回老家,见小姑的次数少。偶然一次遇见,她的样子让我心痛。她穿着邋遢,头发蓬乱,像是几天没有打理,真不敢相信她就是往日干净利落的小姑。我与她打招呼,她目光躲闪着捋一下额前的乱发,冲我一笑,没说几句话,就匆忙离开了。那消瘦、愁苦、沧桑的脸,至今我还记得。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我印象里的小姑是爱美的,可现在,她病得什么好看衣服也不能穿了。我凑近她的耳根说:“小姑,你还记得你的花头绳不?我想念你的花头绳了,还想依偎在你怀里,让你给我编麻花辫呢!”突然,她病容里泛出几缕年轻时的光泽。小时候,她经常给我编麻花辫。两条黑黝黝辫子扎在头两侧,走起路来一翘一翘的,辫梢的花头绳像两只扇动翅膀的蝴蝶。为了漂亮的辫子,我时常不离她左右。她有个嗜好,喜欢收集头绳,有毛线的,有玻璃丝的,还有带弹性的扁平绳,外形极像面条,花花绿绿的,惹人眼馋。可她常把头绳锁在柜子里,不让随便摸。有一次趁她不在家,我偷拿了她的钥匙,打开柜锁拿出几条扎在头上四处炫耀。小姑发现后,满街追着我要,我哭喊着,就是不给。奶奶跳着脚斥责她不懂事,还动手打了她。小姑含着泪扔给我几条,“咣当”一声将自己关在屋里……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小姑,自责涌上心头,我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那个男人可不同,他对小姑的折磨远不止此,后来,他竟然与那个大姑娘公然来往。表弟两岁多时,他还因此事动手打了小姑,小姑一气之下,去了城里三姨奶家。可那几天,她度日如年,夜不能寐,张嘴闭嘴全是她儿子。三姨奶见状,只好送她回农村娘家。小姑想儿子,又不想独自回让她伤透心的家,于是托人捎信说想见儿子。那个狠心的男人不但不主动叫她回去,还不让她见儿子,就连女儿也不能去姥姥家看娘。后来,听大姑说,小姑精神有些失常,经常傻笑。那年暑假,我去奶奶家看她时,她正疯着头坐在院里洗衣裳,拿两件内衣在半盆黑水里来回搅和。看见我,她扬起脖,痴痴地傻笑,我后背一阵阵发凉,心里很不是滋味。叔叔们再也气不过,带上小姑气冲冲地去找那个男人算账。他见状,满脸堆笑地迎接小姑。小姑一见儿子,抱起来就哭。由于儿子小,长时间不见娘,哭叫着不让她抱,小姑哭得更凶了。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如果小姑选择离开,也不会造成短命,可她固执地选择了等待,把郁闷全压在心底,全心全意经营这个家。为维持家用,她只身一人办起面粉厂。因面粉质量好、价格低,生意很快红火起来,小小的磨坊支撑起小姑生活里大大的希望。 儿子,一天天长大;日子,一天天如旧。看见儿子,小姑的脸上就绽放出少见的微笑。就这样,她一边看着儿子长大,一边继续做磨面生意,一转眼就是十几年。她赚了不少钱,开始操持给儿子盖房。婆婆见她日夜操劳,一心为家,态度大有好转,开始帮衬她。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可新房刚盖起来,小姑就倒下了。她四肢无力,稍微活动,就气喘吁吁,有时,连饭也吃不下。经村医治疗无效,又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她得了“肌无力”。这诊断把那个男人吓了一跳,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他觉得这个家离不开小姑,他真的“在乎”了。为确诊,他带小姑去北京检查,最终被确诊为“重症肌无力”。面对权威的诊断结果,一家人都傻了眼。小姑得知详情后,不停地问“我还能活多久”?哭叫着说“我儿子还小啊”!经盘问,才得知她很久以前就感觉身体不适,当时只顾忙着盖房,一直忍着。全家人都为她捏一把汗,明知没多大希望,仍不放弃治疗。面对昂贵的医药费,那个男人低下了头,经娘家人接济,才住了十几天院。大把的钱塞进医院,病情,却无好转迹象。住院的那几天,那个男人为她跑前跑后,喂水,喂药,小姑知足了,她平静地盯着娘家人,摇摇头说:回家吧、回家吧……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没想到,那次与小姑离别是永别,不到一个月她一手盖起来的新房就成了她人生的驿站。忍痛,揭开苫脸纸,便揭开了人世两重天,看着那张失去血色的脸,宛若遭遇一个不可思议的白日梦……表弟、表妹哭得死去活来,表妹刚考上大学就失去了母亲,少女的心灵谁来呵护?小表弟,刚上初二,正处于青春期,更需要母爱,谁能给他母亲般的温暖?小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为了无辜的他厮守着这个家,饱受了十几年的折磨。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我永远忘不了送葬的一幕:秋风无情地撕扯着树叶,叶片病妇一样,疲倦地落在送葬人头上、肩上,卷起的扬尘裹挟着白纸钱漫天飞舞。呜咽声感动了上苍,天亦有情,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如泣如诉。棺材湿了,像小姑的眼泪渗出来,灵车在亲人撕心裂肺的哭喊中奔向孤零零的荒野。小姑生前胆就小,死了,还要独守黑漆漆的墓穴。她怕了,冷了,那里,又有谁的肩可依?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小姑为爱坚守,付出了生命,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死去仅三个月,那个男人就领回另外一个女人,并且就住在她盖的新房里。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直到现在,小姑躺在木棚里的情景时常在脑海里闪现,我想,她在另一个世界一定后悔了。可当我在意念里问她:“小姑,你选择爱他,悔吗?”她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而且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灿烂。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霍然,我理解了小姑,虽然她为婚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毕竟为自己选择了一次。恨过,爱过,宁愿为爱坚守,也许她觉得比起那些在婚姻上受操控的女人活得有意义多了吧。FRD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浅尝孤单 寂寞流殇
下一篇:妈妈,我跟不上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