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故事

贤愚经(五六)波婆离品第五十
时间:2019-11-12 14:13:19  来源:  作者:

贤愚经 zRI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积庆寺光亮禅师意译
 
(五六)波婆离品第五十(丹本为五十七)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14.jpg
 
某一年,佛陀在一千二百五十弟子围绕下居住于王舍城鹫头山当中,为这里的众生宣讲佛法,受到了民众热烈欢迎,更有无量天人前来用天花供养佛僧。
 
 
同一时期,波罗奈国由一个名字叫做波罗摩达的国王统治,他每天都要临朝处理各种政务。这一天,诸等大臣都悉皆上朝,唯独那第一辅相的位置空着,于是他大声问道:“第一辅相何在?”有大臣站出稽首道:“陛下,第一辅相的夫人生了一个男孩儿,老年得子十分欢庆,他已经告假一天!”波罗摩达王听了颔首道:“嗯,这的确是喜事一桩啊,本王当赠送金银珠宝表示庆贺!”于是,让身边宫人送去了众多珠宝。
 
 
当宫人来到辅相家中的时候,正看到他抱着孩子欢笑不已。“大人,国王陛下听闻您添了一子特让我送来珠宝表示庆贺!”宫人说着一指身后,第一辅相看去,只见一溜宫人托着各种盘子,里边都装满了各样的珠宝。于是他立刻谢恩。宫人来到孩子面前,只见他拥有紫金色皮肤,面貌非常殊特,不由得连连称赞。
 
 
“老爷,相师来了!”有仆人来到近前说道。那相师不等第一辅相相请,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孩子之后欢声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啊!此子拥有三十二相,相相威严;更具有各种好,好好难忘;身体为紫金色,犹如犹如日月照亮人眼。真是奇哉,美哉!”说到这里向第一辅相稽首,继续说道:“此子各种功德兼而备之,智慧超人辩才雄厚,非一般人可以比拟,堪称人间表率!”
 
 
第一辅相听了哈哈大笑,此时宫人上前稽首道:“大人,我还有事在身,告辞!”第一辅相立刻拿出其中一盘珠宝打赏,诸宫人心怀喜悦离去。然后,第一辅相问相师道:“贤者可否为他取名?”
 
 
相师听了立刻问道:“大人,此子投胎以来,可有什么稀奇的事情发生呢?”
 
 
第一辅相说道:“最奇怪的是,我的夫人本来性格凶恶不喜布施,更不怜悯他人,可是自从怀了此子之后,十分地悲悯苦厄,广行布施救济黎民,对他们不失偏颇能等同救护养育。实在是匪夷所思!”
 
 
 
相师听了感叹道:“这是此子心志强盛,影响了母亲的心性啊!所以,我给他取名弥勒,大人觉得如何?”
“弥勒,好名字,好名字!”第一辅相以及夫人不断赞叹,然后让仆人拿来珠宝进行打赏。
 
 
“听说没,第一辅相的儿子非常庄严英俊,举国无人可及!”
 
 
“我听闻世尊才有三十二相以及各种好,不想这个小孩竟然拥有这些,看来他未来也是一个大德之士!”
 
 
民众如此传说弥勒,最后波罗摩达王也听说了,就问宫人道:“当初我让你给第一辅相送贺礼,你可见到了那孩子?”得到宫人肯定答复之后,他问道:“果真如此传说那般,拥有三十二相各种好,未来可成为大德之士,堪为天下表率?”宫人颔首道:“的确如此!”波罗摩达王心中不由得突地一紧,暗道:“这个小孩子如此威严俊美,且具有雄厚功德超群的智慧,恐怕未来会夺取我的王位啊!所谓养虎为患,我岂能容他长大,现在先下手为强!”于是,他召来第一辅相,说道:“爱卿啊,听说你的孩子容貌非常殊特,你把他抱来给我看看如何?”
 
 
宫人们素来熟知国王的心性,听了他的话便私下议论道:“陛下恐惧辅相之子长大后夺其权位,便想趁其弱小加以伤害。这该如何是好?”“是啊,陛下之心何其隐蔽歹毒,”有宫人说道:“看辅相的表情,仿佛还不知道陛下的心意,我们当设法告知于他!”于是他们趁第一辅相出宫的时候,将一个纸条塞进了他的手里。回到家里之后,第一辅相展开纸条,见了上边的文字倒吸冷气,暗道:“陛下如此歹毒,我的孩子命在旦夕!”他徘徊于堂上,忽然想到了弥勒的舅舅波婆梨,心道:“波婆梨远在波梨弗多罗国为国师,智慧通达,我可以将孩子送到他那里度过此难!”这波婆梨在波梨弗多罗国拥有极好的名声,有五百弟子跟随他学艺,国中人遇到疑难都喜欢找他询问,堪称波梨弗多罗国第一智慧之人。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22.jpg
 
 
第一辅相思谋好了之后,便将弥勒交给贴心仆从,让他乘坐大象带着弥勒连夜离开了波罗奈,赶往波梨弗多罗国。
 
 
“大人,我是波罗奈第一辅相家臣,今天来到这里,希望您快快救少爷一命!”仆从来到波婆梨面前,抱着弥勒跪倒在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番。
 
 
“没想到这波罗摩达王如此心肠!”波婆梨气愤交加,将仆从扶起来说道:“你且安心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你尽管回去复命,就说我波婆梨一定救护自己的外甥,死不足惜!”然后掀开襁褓一角,立刻看到了甚为可爱的弥勒,叹道:“哎呀,我的外甥如此庄严英俊,我岂能让他死于那无道昏君的手中?”
 
 
就这样,波婆梨将弥勒留了下来,让家仆精心喂养,等到他长大后边教授他各种学问。弥勒辛勤好学喜欢提各种问题,一天所学等于其他学生一年所学。就这样,不到一年时间他便精通各种经书。波婆梨见他如此聪慧,通晓各种技艺博达各种知识,心道:“我当为我的外甥举办大会,让他的美名传遍天下!”于是,他就派遣一个弟子到波罗奈寻找第一辅相,向其索要一些珍宝方便办会。可是,这个弟子走到一半的时候,遇到两个人在讨论佛陀。
 
 
“听说有佛在王舍城为众生宣讲法教,其为三界至尊,获得一切天人敬仰,我们当前往倾听!”
 
 
“嗯,我正有此意!听说世尊出生便能行走,七步之后指天说道‘这是我最后投生人间,天地之间唯我独尊!’如此大德之士,我真的很想见见!”
 
 
“世尊度化无量众生,拔除他们心中贪嗔痴三毒,使得他们远离诸苦获得清净!” 
……
这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讲说佛陀功德,听得弟子心动不已,随即调转方向向王舍城而去,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听得一声虎啸,眼前一花一只斑斓猛虎拦住了去路。他看自己绝无逃脱的可能,便跪倒在地合掌说道:“今天,凭借我投身喂虎的功德,让我投生天上!”话音未落,老虎已经扑身而上,一口便要断了他的脖子。就这样,该弟子凭借如此善心投生在四天王天。
 
 
“我的弟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呢?”眼看大会日期将近,而弟子一去不归,波婆梨焦虑万分急得在堂上不断徘徊。后来没有办法,他只得倾尽所有为弥勒开办大会,请所有婆罗门前来接受百味饮食供养,大会完毕之后有广泛布施,发给每个人五百金币,等到布施完成的时候,他的所有资产已经耗尽。
 
 
当时,有一个名叫劳度差的婆罗门,其最后来到会场,见婆罗门们都已离去,只留下一些残羹冷炙,便对波婆梨说道:“我最后来到这里,没有得到美食也就罢了,为什么不能布施我五百金钱呢?”
 
 
波婆梨说道:“贤者,我的资产都已经耗尽,实在难以满足您的愿望!”
 
 
劳度差听了非常嗔怒,质问道:“正因为听闻你举行布施大会,我才远道而来投奔,可你却心生吝啬,不与我斋饭以及金钱。还希望你怜悯我布施于我,否则七天以后你的脑袋将碎裂成七分!”
 
 
    波婆梨听了劳度差的话暗自思惟:“世间存有恶咒以及其他整蛊之道,也许他就是善于此道的人,我实在不能轻视他的这个誓言。但是我的确没有金钱施舍给他,这可如何是好呢?”想到这里他感觉浑身冰冷,仿佛看到死神正在慢慢靠近。
 
 
    之前,被猛虎咬死升天的弟子,远远地看到师尊悲愁万分无计可施,便从四天王天下来,虚立于空中问他说:“贤者,您因为什么而悲愁呢?”波婆梨听到问话抬头看去,天人见他满眼迷蒙之色,便解释道:“我前生乃是你的弟子,前往波罗奈的路上被饿虎所吃,如今投生四天王天成为天人。”波婆梨听了心生喜悦,立刻将事情因由说了一番,天人听了说道:“劳度差并不能认识正真道法,他这种愚痴邪恶的人,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您如此忧愁?现如今只有佛最精通正真道法,乃是无极法王,你可前往皈依!”
 
 
    波婆梨听了这话,立刻问道:“还请天人示下,佛到底是谁?”天人回答说:“佛出生于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家中,当时他从生母摩耶的右肋出生,落地之后便行走七步,指着天地说道‘这是我最后世,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他拥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身有佛光犹如日月,梵王以及帝释天主是他的左右侍卫。当时,佛出生的时候,天地之间发生三十二种瑞兆,大地为之剧烈震动。当佛母摩耶将其抱到净饭王面前的时候,净饭王非常高兴,立刻让相师为其占相,相师说道‘此子在家当做转轮圣王;出家自会成佛!’后来,其见到生老病死四苦,不再贪心于国王之位,在一天深夜离宫出走,经过六年苦行终于在一棵菩提树下破除十八亿魔兵,在后半夜中彻底觉悟,具有佛的三种智慧以及六种神通,更具十力以及十八不共,如此等等功德悉皆完备。之后,他去往波罗奈为当初追随他的憍陈如等五个仆人宣讲法道,使得他们获得尽漏;然后又度化八万诸天,使得他们获得能见真理不为邪妄迷惑的法眼,对诸等法都能辨别而无任何挂碍;佛又到摩竭国,度化郁毗罗、舍利弗、大目犍连等人,使得跟随他们的一千二百五十人成为徒众,名号为众僧。他功德雄厚无以伦比,智慧超群独步三界,众生称之为佛。现如今,佛就在王舍城鹫头山上,被一千二百五十众僧围绕,为那里为众生宣讲法教。”
 
 
    波婆梨听了天人的话十分感叹佛陀功德,心中思惟:“婆罗门教经文记载,凡是天上有佛星出现,天地出现异动,就会有圣人出生。如今佛星以及异动等瑞兆纷纷出现,加之这个天人的话,看来佛似乎真的降临了!不过,我还是不能确定,当想个办法前去试探一番!”想到这里,立刻对弥勒等十六位弟子说道:“你们前往王舍城鹫头山,拜见天人所说的瞿昙沙门,看看他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否都具有!如果都具有的话,你们心中要暗自发问‘我的师尊波婆梨有几相?’嗯,你们看到了我只有两相,第一头发天蓝色,第二舌头长大。如果此时瞿昙沙门的回答正如我此两相,你们接着在心中暗暗发问‘我们的师尊今年多大年龄了?’我今年一百二十岁,如果瞿昙沙门的回答正如这个数字,那么你们继续在心中发问‘我们的师尊波婆梨是什么种姓呢?’你们知道我乃婆罗门种,如果瞿昙沙门此时回答正确的话,你们继续心中发问‘我们的师尊波婆梨有多少弟子呢?’如果瞿昙沙门此时回答的数字正如我现在拥有弟子的数目五百,那么他必为佛,你们必须成为他的弟子,之后派遣一人回来告诉我具体经过!”弥勒等十六位弟子听了他的话,立刻纷纷稽首而去。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29.jpg
 
 
    经过一路好走,弥勒等人终于来到了鹫头山,仰望高山不由得生出万分的敬仰来。此时,有弟子指着远处一处足印说道:“诸位快看,那脚印实在奇特!”众人于是纷纷上前观察,只见那足印非常清晰,千辐轮相犹如一笔笔勾画一般。此时,有人路过,他们便问那人道:“请问这是谁的足印?”那人看了足印用非常敬仰的声音说道:“诸位,这是佛的足印啊!因为上边有千辐轮相,这是佛特有的痕迹!”弥勒等人听了这话,不由得对佛陀产生敬仰,在他的脚印处不断徘徊观看,见佛的渴望越发强烈。
 
 
    这时候一位名字叫刹罗的比丘尼见到面前十六人围绕佛迹不去,心道:“这些人如此渴望见佛,我当破坏佛的形象,让他们快些离去!”于是,她拿着一条死去的虫子偷偷地放在佛的脚印里,然后指着对弥勒等人说道:“你们快看这里啊,你们还对这个足印大家赞叹,对这个足印主人非常倾慕,殊不知他杀死了众生,他还有什么神奇的呢?”弥勒等人立刻上前观察,只见那虫子身体僵硬而各部分完好无缺,显然不是踩踏致死,于是问刹罗比丘尼说:“你是谁的弟子?”刹罗比丘尼说道:“我当然是佛弟子!”弥勒等人听了不由得吃了一惊,有人说道:“你既然是佛弟子,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刹罗比丘尼听了这话说道:“我只是要你们明白,佛并非大德之士,一样杀害众生!”弥勒说道:“这虫子是自己死亡而非踩踏致死,你诽谤师尊,诽谤佛,其罪重矣!佛弟子当中竟然有你这样的人,真是奇哉怪也!”刹罗比丘尼听了这话面红耳赤,逃也似地离开。
 
 
弥勒等人继续赶路,等到他们来到了精舍之后,远远地看到佛陀身有光明犹如日月,便细数佛陀的相,最后说道:“瞿昙沙门拥有三十相,另外两相不曾见到!”
 
 
此时佛陀立刻伸出舌头将脸覆盖,又用神力让他们见到自己的马阴藏相。弥勒等人见面前之人三十二相俱全,心中生出欢喜,接着按照波婆梨所教,在心中发问:“我们的师尊波婆梨有几相?”佛陀随即回答道:“你们的师尊波婆梨拥有两相,其一为头发天蓝色,其二为舌头广长。”弥勒等十六人听了之后,立刻在心中发问:“我们的师尊波婆梨今年多大岁数?是什么种姓?”佛陀立刻回答说:“你们的师尊波婆梨今年一百二十岁!是婆罗门种!”十六人听了吃了一惊,接着继续心中发问:“我们的师尊波婆梨有多少弟子?”佛陀随即回答说:“你们的师尊波婆梨有五百弟子!”当时听佛陀说法的人,见他自言自语感到非常奇怪,诸弟子更是存有疑问,立刻跪倒在地合掌问佛陀道:“世尊,您因为什么说这些话呢?”
 
 
    佛陀告诉诸比丘:“在波婆梨弗多罗国,有一个婆罗门波婆梨,他派遣十六位弟子前来这里观看我相,他们按照师嘱在心中问我问题,所以我一一回答之!”
 
 
    当时,弥勒等人听到佛陀的回答准确无误,便生出了万分敬仰,来到精舍当中以头面礼佛,然后退坐一面。佛陀便为他们宣讲法教,使得他们获得了法眼净。于是,弥勒等十六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合掌向佛请求出家。佛陀随即说道:“善来,比丘!”四字一出,他们的须发自落法衣着身,成为真正的沙门。随之,佛陀再度为他们宣讲佛法精义,他们当中的十五人听毕获得阿罗汉果,拥有三明六通远离诸苦获得自在。
 
 
“当初,贤者波婆梨告诉我们,如果瞿昙沙门真的是佛,我们需要拜其为师,然后派遣一人回去告诉他经过。如今,我等都已经出家成为沙门,该有一位前往告知,不要让他苦等!”弥勒说道。
 
 
“弥勒所言极是,不如我前往告知,如何?”有人说道。
 
 
其他人听了也纷纷自荐,其中有一个名字叫做宾祈奇的人,他是波婆梨姐姐的孩子,此时他站出来说道:“于情于理,我当前往告知贤者,因为他既是我的舅父也是我的恩师!”因为弥勒隐姓的缘故,他们并不知道他也是波婆梨的外甥,于是纷纷同意宾祈奇前往告知这边的情况。
 
 
宾祈奇回到波婆梨面前,将自己所见所闻说了一遍。波婆梨听了非常激动,立刻从座位上起来,向着王舍城鹫头山方向跪倒合掌说道:“人能遭遇大圣在世,那是多么美好的机遇啊!我很想前往瞻仰世尊容貌,接受您的教化,然而我已经老迈,脚力不如从前那般,虽有诚意但是不能自己前往。世尊您大慈大悲,希望您屈尊前往这里度化于我!”
 
 
    佛陀虽然远在王舍城鹫头山,但是须臾之间已经查知波婆梨的想法,于是立刻使用神通在曲臂之间便来到他的面前。波婆梨刚发完誓愿一抬头便看到了佛陀,不由得欢喜踊跃,用头面礼佛足,十分恭敬地搀扶佛陀坐在高座上,之后站立一旁十分恭敬地侍奉佛陀。佛陀便为他讲说法要,迅即便获得阿那含果,可以永驻天界获得涅槃。佛陀看他获得善果,便立刻返回鹫头山中。
 
 
    当时,净饭王听说佛陀获得正果,正在游行四方教化众生,使得很多人摆脱结缚了断生死,不由得非常渴望瞻仰佛陀,于是对优陀耶说道:“优陀耶,你前往佛前,转达我的话给悉达多,就说‘你本来说过得道之后回转迦毗罗卫国,如今你获得佛身,当实现最初约定准时回来’”优陀耶立刻领命前往,来到佛前转达净饭王的心意,佛陀听了颔首说道:“我七天后自会前往!”优陀耶听了心生喜悦,立刻赶回迦毗罗卫国,对净饭王说道:“陛下,我已经见到世尊,将您的心意转达,他承诺七天之后来到这里!”净饭王听了非常高兴,立刻命宫人召集群臣。文武百官到齐之后,他说道:“现如今优陀耶已经回来了,他说佛在七天后回国,你们当率领民众庄严城池,使得它十分清洁,然后粉饰接道在两旁插上幢幡,更要存储花香,方便届时供养佛僧!”大臣们听了无不欢欣鼓舞,立刻前往准备。一切完备之后,净饭王便率领他们来到四十里地之外迎接佛陀。
 
 
届时,佛陀乘空而来,有八大金刚护守东西南北等八面,四大天王在前开路,帝释天以及欲界天众在佛陀的左侧侍卫,梵天王以及色界天众在佛陀右侧侍卫,在佛陀的身后则是诸等弟子。佛陀在他们的环绕下,身体放射大光明,精光四射超越日月。佛陀以及跟随大众来到迎接队伍面前的时候,缓缓降落,停于人们的眼前。
 
 
净饭王以及夫人、宫女,看到这个庞大的队伍光明显耀,特别是佛陀处在其中犹如中天明月让人双眼不敢直视,心中不由得生出万分敬仰。净饭王欢喜无限,走出队伍不觉间已经跪倒施行礼拜,并问候佛陀起居安好。
 
 
佛陀率领大众跟随净饭王回国,住在尼拘卢陀寺院当中。当时在迦毗罗卫国国法当中,重男轻女非常严重,男子可以听佛陀说法,而女子却不能,如此一来,国王和大臣还有男性民众天天听法,听法开悟的人很多,女人们不由得各个心怀怨恨。
 
 
“佛僧回到国中,那些男子可以拜见他们并听他们宣讲法教,我们这些女子却不能沐浴世尊的恩德,失去了他的护佑,这太不公平了!”
 
 
“如此重男轻女,没有我们女人,他们男人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我们一定要前往国王那里,问问他凭什么我们女子不能听法?”
 
 
佛陀查知女子们的心意之后,立刻对净饭王说道:“陛下,从今以后让国中男女以一天一轮换的方式闻听佛法!”净饭王听了立刻采纳这个建议,从此以后,蒙受佛法恩德的人越来越多。
 
 
当时,佛陀出生七天以后,摩耶夫人去世升入仞利天,后来由她的妹妹摩诃波阇波提将佛陀抚养长大。等到佛陀出家之后,摩诃波阇波提非常思念自己的外甥,于是便亲手纺织了一块金色的布匹,心中暗想:“希望有朝一日悉达多获得果报归来,我将这块布料供养于他!”此时,她看到佛陀率领僧众来到迦毗罗卫国,心内无限喜悦,立刻捧着这块金色的布料来到佛前,在场众人看到这匹布无不惊叹出声,有人说道:“奇哉妙也,这金色布料庄严万分,实在太适合供养世尊了!”摩诃波阇波提在人们的议论声中跪倒在地,对佛陀说道:“这匹金色的布是我亲手纺织,听闻世尊回归本国我无限喜悦,特此用它供养您!”佛陀立刻对憍昙弥说道:“你拿着这块金色布料前往供养众僧”摩诃波阇波提听闻这话,立刻对佛陀说道:“自从您出家以来,我每天都非常思念,所以亲手为您纺织了这块金色布料,等待您获得果报回归这里进行供养。还希望您垂怜哀愍我,让我的多年心愿得以达成!”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36.jpg
 
 
佛陀听了她的话说道:“我知道姨母一心一意想将此布布施于我,然而像这种世俗恩爱而进行的布施,不能获得广大的福报,如果将其布施给众僧的话,那么你获得的福报将无以伦比!我知道这个中道理,所以才如此相劝”说到这里,佛陀停顿一下接着说道:“如果有施主将十六种具足神通、果报的出家人分别供养,虽然可以获得福报,但是并不是非常多。十六种具足神通果报的出家人可分为比丘、比丘尼两部众,这两部众各占八种,加一起便是十六种。对如此十六种比丘、比丘尼进行供养,不如随意挑选四人前往接受供养,这样获得功德与福报远远多于前者,是前者的十六倍不止。将来进入末法时期,也就是当佛法将要毁灭的时候,就算比丘娶妻生子,各种凶恶之事做尽,由四人以上组成的僧团,一样受到人天尊敬,就好比现在人尊敬舍利弗、目犍连一般!”摩诃波阇波提听了佛陀的话顿时心开义解,随即便将金色布匹布施给众僧。这块布匹在僧人手中传递,一直到弥勒的时候,才被其接受。之后,佛陀与诸比丘巡游波罗奈,到处为众生宣讲法教,当时弥勒便穿着这块金色布料所做僧衣。他容貌端正体态庄严,肤色紫金表里如一,各种威仪一一具备。
 
 
佛僧进入波罗奈城之后准备行乞,弥勒来到大街之上托着饭钵威严站立,人们看到他拥有各种相好,便纷纷上前围观,不管看了多长时间都没有厌烦。
 
 
“看,这位比丘如此威严,让人见了心中不由得生出敬佩来!”
 
 
“是啊,他是谁的弟子呢?难道是世尊亲授弟子不成?”
 
 
人们如此围观评价,虽然各个心怀钦佩尊敬之情,但是却没有人上前布施食物。大街旁有个珠宝店,有穿珠师坐在其中,看到人们站立围观便走出店来,拨开人群进入其中,看到弥勒之后心生敬仰,立刻上前稽首询问:“尊者,您可获得食物?”
 
 
弥勒回答道:“还没有得到!”穿珠师听了心生愉悦,暗道:“这是上天给我积福的机会啊!”于是立刻合掌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尊者和我回到店中,接受我的供养”弥勒立刻应允,跟随穿珠师回到家中,接受其百味饮食供养之后沐浴洗漱,为其讲说经法。因为弥勒声音高雅动听,穿珠师被深深吸引住了,沉浸在了经法当中。
 
 
当时,城中有个从事商业的大长者,其要嫁女儿便将一颗宝珠拿到穿珠师这里,对他说:“穿珠师,你要是能将颗宝珠打孔穿好并装饰华美的话,我就给你十万金币!”穿珠师此时听法,忘记了这件事情。这个时候脚步声响起,有人来到近前问道:“穿珠师,我家老爷让你穿的宝珠,可穿好了?”穿珠师身心愉悦,听到声音定睛一看,见是大长者的仆人便立刻稽首说:“回去告诉你们家老爷,我马上就穿!”那人听了非常着急地说道:“穿珠师,这颗珠子非常着急用,还希望你马上动手!”说完便离去复命,对大长者说道:“穿珠师已经承诺稍后便好!”大长者听了颔首说道:“那穿珠师技术了得,这样的宝珠何故如此费力?我想他此时已经将珠子穿好,你再去一趟!”男仆来到穿珠师的店中,见他并没有穿好珠子,便回去向大长者说道:“老爷,那穿珠师还没有穿好珠子!”长者听了大动肝火,说道:“我因为看重他的手艺,才会花费重金雇佣于他,可是他今天却百般推脱,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是嫌弃我给的钱少吗?”说到这里对男仆说道:“你推着一车金钱前往穿珠师那里,要是他看到这些钱还不穿好的话,就将珠子讨要回来,我让别人来给我穿好!”
 
 
男仆推着金钱来到穿珠师的店里,看到那珠子还好端端地摆在那儿,便对穿珠师说道:“我们这可宝珠非常着急使用,而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脱,这让我们老爷非常恼火,请将珠子还给我,我找别人打孔穿线!”穿珠师没有办法,只得将宝珠还给男仆,然后回到弥勒面前继续听法。
 
 
穿珠师的妻子是一个贪图钱利的人,见他倾听佛法而将十万金币的生意拒之门外,便心怀愤恨说道:“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只需要你片刻功夫便可将那珠子打孔穿线,从而获得十万金钱,一家老小的饮食衣被也就得到维系,而你却坐在这里听这个沙门说那些浮夸的话语,忘记了你的本职工作,错失了赚钱的好机会!”
 
 
穿珠师听到妻子的话,立刻对自己刚才的行为产生了悔意,心道:“我的妻子说得对啊,我听这些经法有什么用呢?还不如获得这十万金钱!”弥勒察觉他的悔心,立刻说道:“施主,你可以随我前去精舍不?”
 
 
穿珠师不明所以,但是立刻回答说:“精舍离此不远,我当然可以随同尊者前往!”于是,弥勒领着他来到了精舍当中。来到比丘僧中间,弥勒合掌问道:“诸位,如果有施主请一位持戒清净沙门回家供养,所得到的果报与得到十万金钱相比,谁的利益更大?”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52.jpg
 
 
当时,尊者憍陈如听了之后回答说:“假如一个人获得了一百车的珍宝,这样的利益远远不如请一个请净持戒的沙门到家中接受供养受到的利益多!”舍利弗接着说道:“不仅如此,假如有人获得一阎浮提的珍宝,仍然不如请一个请净持戒者到家接受供养获得的福利多!”大目犍连又说:“假如有一个人获得两天下的金银、琉璃等七宝,远远不如请一个清净沙门回家进行供养所获得利益多!”就这样,在场的比丘分别用各种比喻来说明请沙门到家供养的利益。到了阿那律尊者的时候,他说:“假如你获得满四天下的宝藏,都不如请一个请净持戒的比丘回家进行供养,前者是后者利益的几分之一而已!”这个时候,穿珠师来到他的面前问道:“尊者,您为什么这样说呢?可有什么证据?”尊者阿那律合掌说道:“施主,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就是明证!”于是,他向穿珠师说起了过去世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的九十一劫的时候,世上有佛在世,其名号为毗婆尸,其带领弟子四处讲经说法度人无数,后来他进入涅槃,若干年后经法灭尽。此时的阎浮提上有一个大国名为波罗奈,国中有一个非常有钱的商主,其财宝堆满了仓库,家中没有任何缺乏。商主有两个非常端正的儿子,老大名为泪吒,二儿子名为阿泪吒。商主对他们非常地疼爱,不断地满足他们的需求,从来不让他们产生一点苦恼。
 
 
    儿子们快速长大,而商主也飞快地老去。终于有一天,他重病在床不能饮食,两个儿子跪到床边泪流成河,他对他们说道:“孩子们,看样子我是活不成了,在我死之后你们兄弟要互相谦让,齐心合力守持家业,千万不要分家啊,否则其害无穷!为什么这样说呢?打个比方吧,这就好比一根丝,是不能捆住大象的,但是用一匹布就可以捆住大象,而一匹布则是由千万根丝做成;再好比那一根芦苇是燃烧不久的,可是捉一把芦苇则可以燃烧很久照亮四方。你们兄弟各自好比一根丝、一棵芦苇,只要你们团结一致,就不会有外人来挑拨离间危害你们,你们就会和和睦睦一直经营下去,家业也就会越来越发雄厚!切记,切记!”说到这里,商主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留恋地看着天地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兄弟二人不由得大声嚎哭,声音惊动了四邻,人们纷纷前来劝说,他们才逐渐收泪,合力将父亲埋葬,接手家中的一切经营事务。就这样,他们两家和平共处了几年,家业果然如商主所说逐日兴隆起来。
 
 
    后来,阿泪吒的妻子在心中暗想:“如今两家在一起,起居饮食都在一处,因为兄长一家,我们不能很好地招待客人,和亲属的走动也越来越少,实在太不方便了。如果分家的话,这一系列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而且两家各自努力的话,家业也不会受到减损,实在是最好的选择!”想到这里,她便对丈夫阿泪吒说了自己心中所想,阿泪吒听了呵斥道:“两家不能分家,这是父亲临终前的遗言,必须遵守,否则当有厄运来临!”可是他的妻子打定了心思要分家,便说道:“夫君啊,你实在糊涂啊,两家在一起有什么好的呢?首先,这个家谁说得算,谁说得不算呢?管事情的人一多,下边的仆从就无法从命,结果各种事情都难以做好,还不如分家,自己管自己的家业,彼此还有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阿泪吒听了她的话后,觉得有一些道理,便来到泪吒面前说道:“今天,我的妻子认为两家分家的话,非常利于家业的扩张,而且彼此都有独立空间……”泪吒听到这里立刻摆手说道:“不可,你忘记了不分家可是父亲的遗言,难道你们想让他闭不上眼睛吗?”然后,他有打比方说道:“有兄弟二人乘船出行,原本说好坐一只船,可是二弟非要分别坐船,结果入海之后遇到风浪,没等长兄前来救护,他已经葬身大海!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我想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阿泪吒听了无言以对,立刻回转妻子面前将泪吒的话重复了一遍。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201.jpg
 
 
    “夫君啊,你实在愚蠢!”阿泪吒的妻子说道,“兄长的比喻不是不能反驳。你看,如果兄弟二人乘坐一船都葬身大海,岂不太悲惨了?还不如两人各自一船,总有一个人会或者上岸!”如此这般,她对丈夫进行说服,最终再一次打动了阿泪吒。他来到兄长面前用各种比喻强烈要求分家,泪吒没有办法只好从了他的意,将家中一切分为两份,各自持有一份。
 
 
就这样,阿泪吒夫妻失去了泪吒夫妇的管束,生活上开始逐步奢靡起来,每天都要招朋呼伴前来饮食,酒到酣处不顾礼义廉耻,彼此嬉笑怒骂不成体统。没有三五年时间,他们的家资便消耗殆尽,原本那些亲密的伙伴也都消失不见了。这个时候,他们才相信商主的话,才知道酒肉朋友不长久的道理。
“都怨你这个女人,当初为什么要分家呢?”阿泪吒怒斥妻子道。
 
 
“我是女人而你是男人,你听我的那怪你没有主见!”阿泪吒的妻子强词夺理道。
 
 
于是乎他们两人打在一处,打疼了骂累了他们才再一次商量起来,妻子说道:“我看兄长家中颇有家财,你不如前往请求援助,他念你为自己兄弟,一定会拿钱给你!”阿泪吒听了眼珠放亮,问道:“那么咱们要多少金钱为好呢?”妻子听了伸出一根手指来,他便问道:“一千金币?”妻子听了横眉冷对,说道:“难道你们兄弟情分只值一千金币?”阿泪吒听了立刻说道:“那就一万金币!”妻子听了嘴角都撇到了耳根处,半天之后才说道:“十万金币!”阿泪吒听了吓了一跳,说道:“当初你我不听兄长的话,才沦落到如此地步,如今让我向他开口要十万金币,实在让我没有面子!”妻子听了嚎啕大哭,说道:“没有十万金币,我断然不会和你过下去的!”阿泪吒听了非常恐惧,立刻前往兄长面前说道:“兄长啊,当初都是我的错啊,如今我家中分文皆无,还请你念在你我兄弟的情面上给我十万金币,否则你的弟媳将离家出走,我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泪吒见弟弟可怜万分,便带着他来到仓库取了十万金币,对他说道:“你要用这些金币重置家业,切忌之前那样生活!”阿泪吒欣喜万分,嘴中不断地承诺着,然后用车子将金币推回家中。他的妻子看有了钱,再一次招呼狐朋狗友前来饮食,阿泪吒说道:“兄长已经警告我了,千万不要像以前那样奢靡,我现如今要用这些钱重置家业,你可不要坏了我的计划!”妻子听了大怒,说道:“他的家中那样富有,你要了十万他就给十万,没有多给一个金币,这样小气的人,你凭什么要听他的话呢?”在妻子不断地劝说下,阿泪吒彻底放弃了东山再起的想法,和她一同胡吃海喝,没有多久十万金币挥霍一空。这个时候,妻子又说道:“你再去兄长那里讨要十万金币,否则我将离去!”阿泪吒听了立刻说道:“我没有脸面在此去讨要,况且我没有借口再次讨要!”妻子听了哑然失笑,说道:“你就说你之前的金钱赔了进去,只好再度来借!一定要说借,而不是讨要,只有如此,兄长才会信以为真!”阿泪吒没有办法只好按命从事,结果再一次获得了十万金币。不过,没有多久这些钱又一次挥霍殆尽。如此这般,他先后六次从泪吒手中讨要60万金币。等到他再一次前来讨要的时候,泪吒说道:“阿泪吒,你可还记得父亲临终前的遗言?”阿泪吒点头便是记得,于是泪吒厉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听从他老人家的劝告,非要分家另过?我见你当初分家之心非常坚决,便分给你一半家产,希望你们夫妻能壮大家业。可是才几年光景你便挥霍一空!你先后六次前来讨要金钱,可谓是找遍了各种理由,现如今又来讨要,你这种花费无度的人就好比那无底洞没有填满的时候。哼,看在我是你兄长的份上,我再给你十万金币。”说到这里,他让家仆拿来十万金币,咣当一声扔在地上,然后对阿泪吒说道:“记住,之后能否过好,就在于你们如何使用这些金钱,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讨要,我实在看透了你们!”
 
 
阿泪吒受到兄长的斥责,顿时生出了无限的惭愧,他拿着金钱回到家中不断叹息。“你得到了金钱为什么还叹息呢?”妻子说道,“难道兄长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言语不成?”阿泪吒落泪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你我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以犯下如此幼稚的过错呢?从今以后,我们当洗心革面,不要再让自己蒙羞!”妻子听了深有感触,立刻悔悟,拍手道:“好在你我回头不晚,现如今就利用这些金钱东山再起不迟!”于是,阿泪吒夫妇开始节省开资,一心扑在了生意上,生活便逐渐改善,最终成为了方圆百里之内的最富人家。
 
 
相对比他来说,泪吒夫妇却急转直下,没有几年光景家中财物尽失。万般无奈之下,泪吒妻子说道:“当年阿泪吒身处艰难,还是你我救济他们,如今我们有难当前往请求支援才是!”泪吒听了叹息道:“世事竟然如此难料,真是应了那句俗语:没有长久的富有和贫穷。当今之计,也只好前往阿泪吒家中寻求帮助!”于是,二人前往阿泪吒的家门前,看到他的家屋顶金碧辉煌,泪吒不由得分外感慨,费了半天的思量才敲打门环。半天后有人前来开门,看到门口一脸菜色的夫妇便问道:“你们是谁?来我家做什么呢?”泪吒稽首道:“我是你们家老爷的兄长,我叫泪吒,如今落难至此,还请代为传告!”那人听了立刻前往禀告,阿泪吒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当初他侮辱我的时候,可否想到如今的场景?”说着已经径直来到了门口,看到泪吒之后装作非常吃惊的样子说道:“你是何人,竟敢冒充我的兄长?你可知道他家财万贯,哪里像你这样一脸菜色?还不快快给我走开!”
 
 
    泪吒听了知道他仍然记恨自己,便稽首道:“兄弟,你我同为一父所生,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当初,我是想让你幡然醒悟,才会说话狠了一些,没想到如今你还记恨于心!”他的夫人听了不由得哭了出来。阿泪吒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在我家前哭号个什么?我的家中又没有死人!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泪吒听了长叹一声,说道:“这几年我做了几桩生意都是接连赔钱,最惨重的是那大船竟然在海中覆没,那可是我毕生心血……”说到这里他已经泣不成声,嗫嚅了半天之后继续说道:“还希望你看我们兄弟情分上给以支持,当然了日后我有了金钱一定加倍奉还!”阿泪吒听了哑然失笑,说道:“哎,你们富贵惯了,哪里能看得上我这个小门小户,你们还是前往他处吧!”说完,伸手咣当将门关上,竟然没有招待泪吒夫妇一碗饭!
泪吒夫妇含泪离去,到了城外一处破败的房子中居住,不想几天之后妻子患病而亡,只剩下泪吒一人面对无限孤独。这一天,他静坐在树下,心中思惟:“生与死是多么的让人畏惧啊,你看啊同根兄弟都不能记住我当初的恩情,见我败落而百般戏谑,竟然连一碗饭都不肯施舍,更何况他人呢!哎,这个尘世真的不值得我留恋!”他顿时厌世,前往山中出家修行去了。这一天,他再一次端坐树下,思惟诸法生灭的道理,须臾之间便获得开悟,成为了万分威仪的辟支佛。心中没有了任何挂碍之后,他便天天前往城中乞食,为他人播种福田。
 
 
过了几年之后,各种灾害接连发生,农民都家无斗米,那城中人民更是饥饿不堪,哪里有食物供养辟支佛呢?于是,很多时候辟支佛托着饭钵来到城中,就算走遍了大街小巷都不能乞到一口饭食,只好托着空钵出城。此时,他的弟弟阿泪吒再一次变得贫穷,加上灾年连年,他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他的妻子便给他出主意说:“现如今我们有的只有那微博的力气,你就上山砍柴换取那稗子来吃吧!”阿泪吒别无他法,只得拿起那沉重的斧头前往山中砍伐柴薪。
 
 
    一天早晨,阿泪吒拎着斧头走出城门,正好看到辟支佛托着饭钵迎面走来,心道:“这位出家人威仪万千,一定得到了大果报,只可惜如今城中人民都自身难保,哪里来的食物给他呢?”想到这里无奈地摇摇头,贴着辟支佛走了过去。等到他挑着柴薪回来的时候,遇到辟支佛端着空钵出来,不由得心生万分怜悯,心道:“他一定是一个获得果报的大圣人,我看他一早便进入城中,如今快到午时却没有乞到一点食物,真的太可怜了!如果他能察知我的心意,与我一同回家的话,我便将我的一半食物布施给他!”想到这里,他便大踏步离去。辟支佛拥有神通,立刻知道了他的心意,便回转身跟着他向前走。等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阿泪吒转身看到了辟支佛,不由得满心欢喜,暗道:“这一次我确定他就是得道之士,我必须尽力供养!”于是,他立刻上前施礼,然后说道:“尊者,如今正值灾年,我家中也没有好的食物,只有那稗子粥糜而已,如果您不嫌弃请接受我的供养!”辟支佛迅即点头应允,于是阿泪吒便领着他进入房中,为他铺设床座,然后拿来属于自己的一半稗子粥糜,双手高高奉上。辟支佛对他说道:“我看你也饥渴难忍,不如就和我一同吃着稗子粥糜!”阿泪吒听了立刻回答说:“尊者,像我们这样的平民吃饭没有固定时间,而您一天只有一顿饭,而且过午不食,还请您快快享用我的粥糜,让我积累些许福德!”辟支佛听了便喝了一碗粥糜,心中暗道:“如今这样的灾年,就算父子都不能彼此相救,而他能让出自己的食物布施于我,我当为他展示神变让他心生愉悦!”想到这里,辟支佛便使用神通升入虚空,然后跌趺迦坐从身体涌出水火,或者行走虚空犹如平地,如此等等展示完毕落在阿泪吒的面前,说道:“施主,你有什么心愿尽可发来,我都会尽力满足你!”阿泪吒见到辟支佛神变心生喜悦,立刻发誓:“世间一切众生都是不辞劳苦求取财物,我也是如此。希望我生生世世金钱等不生匮乏,而且心想事成,但有所求必有所应。我也希望将来能遭遇功德胜过您百千万倍的大圣之士,让我跟随他出家了断诸苦获得漏尽,而且拥有的神通与您没有差异!”心愿发完他更加欢喜,乃至于手舞足蹈起来。
 
 
辟支佛出得阿泪吒的家门,径直向城外而去。阿泪吒再一次来到山泽当中砍伐柴薪,正在他挥汗如雨的时候,沙拉一下眼前一花,细看之下才知道那是一只野兔,可能受到了他的惊吓之后向远方逃窜。“兔子,哪里逃?”阿泪吒兴奋极了,立刻尾随兔子向前狂奔。跑了一程之后,那兔子闪进草丛当中不见了踪影,他便静卧路旁耐心等待,不久那兔子从野草丛中钻了出来,他将斧子扔了过去,那兔子躲闪不及正中腰部,抽搐几下便昏死过去。哈哈,阿泪吒大喜过望,说道:“哎呀,我们一家好久没有尝过肉味,现如今真是上天可怜我,将你送到我的面前!”说着便起身上前打算拿取,可是走到近前不由得倒抽冷气,原来那兔子竟然变成了一个死人,那斧子嵌入其骨肉当中,鲜血流淌不止。正在他惊恐呆立的时候,那死尸竟然无名地趴在了他的后背上。“啊呀,不好了,尸变!”阿泪吒吓坏了,他立刻抱住死尸的脑袋,想把它甩掉,可是使尽了所有力气,那死尸却如同长在了他的身上。阿泪吒冷汗流了一身,他背着死尸徘徊于林中,没有多长时间他便累得气喘吁吁。
 
 
“看来我只有进城让我的妻子将它放下来了!”阿泪吒心道,“只是我这样背着死人,守城的人会让我进去吗?弄不好还会捉住我,说我杀了人!”想到这里他心慌意乱,不由得抽噎起来。片刻之后,他恢复镇定,说道:“不如等到天黑以后,我用衣服罩着它,将它背回家再做定夺!”就这样,他背着死尸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太阳一点点转向西方。到了天黑的时候,他来了精神,立刻脱下衣服将死尸罩上,然后背着它大踏步向家走去。
 
 
“喂,什么人,你身上背的是什么?”有查夜的兵士看到阿泪吒便走上前来盘问。
 
 
“长官,我的亲属得了不明原因的病,白天我背着他前去看病,如今这是返城回家!”阿泪吒接着叹口气道:“还请各位躲得远些,以免沾染了晦气!”
 
 
“快走,快走!”兵士们不断摆手,一脸的嫌弃之色。
 
 
说来也怪,等到阿泪吒背着死尸回到家中的时候,它竟然无声地滑落地上,他觉得身体一轻,立刻回身观看,只见地上哪有什么死尸,明明是一地的阎浮檀金,其光明闪耀竟然照亮了庭院。
 
 
“喂,我说阿泪吒,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点什么篝火啊?”邻居睡眼惺忪地趴在墙上问阿泪吒,没有听到答复便立刻翻墙来看,只见一地的阎浮檀金不由得长大了嘴巴。阿泪吒终于恢复了神智,对邻居说道:“我也不知道怎回事儿,这院子竟然出现了这么一摊阎浮檀金!”那人听了阿泪吒的话,说道:“看来这是上天可怜你,才给你送来这些阎浮檀金!”说完,他生生地灭掉了自己的嫉妒心,回到家中继续睡觉。
 
 
可是,从第二天开始,“阿泪吒家中降落了阎浮檀金”的传闻便无胫而走,最后乃至于传到了国王的耳中。于是,他派去一个使者前去考察事实。那使者来到了阿泪吒的家中,只见一个死尸趴在地上,不由得吃了一惊,暗道:“奇哉怪也,不说他的家中有金子吗,哪里来的死人?难道是有人贪心那黄金半夜来偷,结果被阿泪吒杀死了?”想到这里,他立刻回到宫中,对国王说道:“陛下,在同样的地方我看到的只是死人,哪里有什么黄金!”国王听了说道:“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一个死人怎么能传说成为黄金,让别的宫人前往看看到底是什么!”于是,他让另外一个宫人来到阿泪吒的家中。那宫人一进院子便惊慌失措,原来地上果然趴着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死尸。
 
 
“哎,看啊,这些阎浮檀金,是上天特意为阿泪吒送来的,大家可不要动!”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靠最里边的人如此说道。宫人听了吃了一惊,立刻询问其他人说:“你们说这是什么?”众人听了立刻高声回答说:“大人,这是阎浮檀金!”宫人听了回答,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狠狠地擦擦,然后再看还是死尸。于是,他急忙回到宫中对国王说道:“那些人都疯了,明明是一具死尸,可是他们非说是阎浮檀金,真是奇怪极了!”
 
 
    国王听了也吃了一惊,立刻又让别的宫人前往探看,回来后仍然说那并非死尸,不是阎浮檀金。如此总计七次,国王便拍案说道:“听人说不如自己去看,本王现在亲自前往,倒要看看此事有多奇怪!”于是,他领着大臣们来到了阿泪吒的家中。
 
 
“陛下,您看,这不是死尸还是什么?”七个宫人指着地上说道。国王看去,果然看到一具死尸,其已经高度腐烂恶臭难闻。阿泪吒看到国王到来,立刻上前礼拜,国王便问他说:“我们见这个东西都是死尸,那么你看它到底是什么呢?”阿泪吒立刻说道:“陛下,这乃是阎浮檀金,并非死尸!”说着,将手伸了过去,众大臣见了无不皱眉强忍呕吐。
 
 
“陛下,您看,到底是不是阎浮檀金?”阿泪吒双手捧着少许送给国王看。
 
 
“奇哉怪也,果然是阎浮檀金!”国王接过来放在眼前仔细查看,半天之后啧啧称奇道,“这真乃是世间奇事,这阎浮檀金本就少见,而像这样足色的更是闻所未闻!阿泪吒,你从实说来,你是怎么得到它的呢?”国王问完,一指地上的“死尸”,话语当中没有了恐惧倒有了不少的猜疑,仿佛这些阎浮檀金正是他偷来的一般。
 
 
    阿泪吒便将事情经过说了一番,最后说道:“陛下,我前几日供养了一位辟支佛,难道这和他有关?”国王听了立刻颔首说道:“善哉,阿泪吒你能获得如此殊特的利益,完全是因为你遭遇了辟支佛的缘故,这些阎浮檀金就赐给你吧!另外,你心怀慈悲能在如此特殊时期供养辟支佛,可见你一定能辅佐本王造福于民,因此,我拜你为大臣!”
 
 
阿那律说到这里,对穿珠师说道:“你可知道那阿泪吒是谁?”穿珠师听了摇摇头表示不知,阿那律便继续说道:“当时的那个阿泪吒便是我的前身,我在那个时候以很少的稗子粥糜供养辟支佛并发下誓愿,结果之后九十一劫当中不断投生人天界,向来不缺少金钱,饮食衣被更是用之不尽。三事超群,分别为:世世拥有端正面容;拥有绝世美名;心中所想无不实现。直到这一世我在家中的时候,非常不喜欢那些俗物,每天到处游观。因此,我的兄长摩诃男总是抱怨,可是我的母亲却说‘阿那律是有福德的人,所以才会如此!’摩诃男听了立刻说道‘奇哉怪也,每天我早出晚归耕地种田,累得我大汗淋漓苦不堪言,而他悠闲得很每天只管游观玩乐,就这样的人有什么福德呢?’于是,我的母亲要亲自验证给他看,便对我说道‘阿那律啊,今天你替你的兄长前往田间,看管那些仆从耕种田地不得有误!’我向来孝顺,听了她的话不敢怠慢,立刻赶往田间。到了中午肚子饿咕咕直响,可是却不见人来送饭。于是,我便让一个仆从前往索要。可是母亲却让他告诉我说,家中无所有。我就让仆从再回去告诉母亲说,既然家中无所有,那么就把这个叫做无所有的东西送来。我的母亲听了这话,便取了宝案,上边放上空的器物,然后用布盖上。摩诃男看到这些非常不解,上前询问母亲,可是她笑而不答。做好这些之后,她对摩诃男说‘你跟着去一趟,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不假!’摩诃男便半信半疑跟随那仆从回来,到了我的面前之后解开布帘,只见饮食器皿当中已经充满了百味饮食!”穿珠师听到这里,不由得张大嘴,满脸的不可思议。阿那律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任何事都是心有所求必有所应,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情。不过,就算让一个人获得的宝贝可以充满四天下,可是到了劫尽的时候,仍然会消失不见,无法长久存在。而我只是供养了辟支佛一餐稗子粥糜,便使得我之后九十一劫获得无尽的福德利益。更因为我曾经供养辟支佛,使得我此生可以遭遇世尊,了断诸苦获得清净。因此,我才知道请一个清净持戒比丘回家供养,获得利益和获得满四天下宝藏相比,只多不少!”穿珠师听了他的话更加惊奇不已,嘴巴张得越发大了。
 
 
在阿那律话音未落之际,佛陀从外边走进来。显然佛陀听到了他的故事,于是对诸比丘说道:“你们这些比丘在说过去的事情,而我今天要为你们说说未来世。”诸比丘听了无不踊跃,立刻围绕佛陀正襟危坐立耳聆听。穿珠师见佛如此威严和蔼,不由得跟随比丘们坐在那里。佛陀环视一周后便用无量慈悲音宣讲起来:“在未来世这个阎浮提的土地将变得非常方正,平坦广阔一望无际,根本没有现如今的那些山川。地面上长出一层的濡草,就好像给大地穿上了一层绿色的天衣,非常美丽清雅。那个时候,人们的寿命为八万四千岁,身高八丈,各个端正殊妙且性格温和,他们都非常推崇十善。届时会有转轮圣王出生,他的名字叫做圣伽,汉语的意思就是具。在同一时期,有个婆罗门家会有一个男孩出生,其端正万分,皮肤的颜色为紫金色,拥有三十二相,众好更是兼具,浑身放射光华照亮四方。婆罗门请来相师为其占相,相师说道‘婆罗门,您的妻子自从怀了这个孩子开始,家中可有什么瑞兆?’婆罗门说道‘孩子出生之后身有豪光,容貌殊特!’相师便给婴孩取名弥勒!”
 
 
在座的众生听了弥勒二字,纷纷将目光聚集弥勒尊者身上,而佛陀则用慈悲音继续说道:”等到弥勒长大之后会对俗世产生厌离,从而出家学道,最终获得正觉成为佛,为众生转动法轮。他的第一次大会将会度化九十三亿众生,人们对他纷纷顶礼膜拜,感谢他的度化之恩;他的第二次大会,将会度化九十六亿众生,被他度化的人无不赞叹,对佛法生出无限的敬仰之情;他的第三次大会将会度化九十九亿众生!”诸比丘听了佛陀的话无不对弥勒佛产生敬仰,佛陀继续说道:“就这样,在弥勒比丘三次大会当中获得解脱的众生,都是在我涅槃之后继续信仰佛法而种下善根的众生。他们或者是供养三宝的众生,或者是不管在家与否都会坚持受持全戒的众生,或者烧香燃灯礼拜佛像的众生,无论哪一种都积累无上福德,可以汇聚于弥勒比丘三次转法轮大会当中。如此三次大会度化我法当中种福众生,然后弥勒比丘才能度化与他有缘的众生!”
 
 
尊者弥勒听了佛陀的话立刻从座位站起,来到场中跪倒在地说道:“世尊,我愿意成为那弥勒世尊!”佛陀听了立刻颔首说道:“正如你说的那样,你未来便会投生成为弥勒如来。我刚才所说的三次大会,都是你在转动法轮!”此时,有一个名叫只陀的比丘长跪对佛陀说道:“世尊,方才您说当时有转轮圣王出世,而我愿意投生那转轮圣王!”佛陀告诉他说:“众所周知,转轮圣王管辖四洲土地,权力无边福乐无穷,加之有七宝陪衬更是独步世间。从你的话我便知道你贪图生死之乐,而不想获得解脱,你为什么会这样呢?”阿侍多听了佛陀的话无言以对,只好悄悄地退回本座。
 
 
其余大众听了佛陀的话,心中暗道:“世尊授记弥勒未来成佛,其名仍然为弥勒二字,这实在太巧了吧!我们当询问世尊,让其为我们答疑解惑!”
 
 
尊者阿难同样有这样的疑问,他第一个站到场地中间,合掌对佛陀说道:“世尊,尊者弥勒未来成佛,名字仍然为弥勒,不知道这个名字因何而起?”佛陀立刻对他说道:“不仅阿难有此疑问,在座各位仍然如此!既然如此,我当为你们细细讲来,你们要静心倾听,过程当中勤加思惟!”尊者阿难立刻退回本座,与诸比丘一起正襟危坐,听佛陀说起了有关弥勒佛名字的由来。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阎浮提大地上,有一个名字叫做昙摩留支的大国王,他统领阎浮提之上八万四千小国,总计六万山川八十亿大小聚落。仅仅他的夫人宫女便有两万,大臣也有一万。昙摩留支以正法治国,获得民众敬仰,全国上下一心,前所未有的和谐繁荣。
 
 
   当时,有一个小国非常丰足富乐,国王名字为波塞奇。当时弗沙佛刚刚获得佛果,在世间度化众生。某一天,他来到了这个小国当中宣讲法教,波塞奇王便和他的大臣们准备了百味饮食,专门供养佛僧,因此,他没有时间前往朝见昙摩留支王,更没有任何书信进行问候。昙摩留支王非常奇怪,就命令一个大臣前往小国向波塞奇问责。
 
 
大臣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小国,见到大街之上都是愉悦的人群,不由得对波塞奇产生了敬仰,不过他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来,于是压制住心中赞叹,径直向波塞奇的宫中而来。波塞奇听闻大国王使者前来,立刻带领大臣出宫门迎接,见到使者犹如见到大国王跪倒便拜。
 
 
“波塞奇,你长久以来不来问候本王,竟然书信都无一封,你为我的臣子为何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难道你怀有异心将要谋反?”使者立刻拿出大国王圣旨宣读起来,听了这话波塞奇王吓得浑身颤抖不已。不过,他知道自己实在违反了常理,心道:“我该如何处理面前的难题呢?”等到使者宣读完毕,他立刻命令大臣安顿好使者,自己则躲进了房间里不吃不喝思谋对策。忽然间,他想到了弗沙佛,心中暗道:“世尊乃为三界至尊,拥有无上的智慧,一定可以救我度过难关!”
 
 
于是,波塞奇立刻来到弗沙佛面前,将事情经过说了一番,最后说道:“还请世尊救我脱离苦难!”弗沙佛听了他的话,立刻安慰道:“你不要忧虑,你只管前往使者面前实话实说,就说有佛在国中,朝夕供养侍奉,所以没有空暇前往觐见大王;国中一切财物都供养了佛僧,因此没有多余的珠宝财物供给大王!”
 
 
“如此一来,大国王岂不更加怪罪?”波塞奇王惊诧道。
 
 
“陛下无需多虑,只管如我所说前往告知使者便可!”弗沙佛说道。
 
 
于是,波塞奇王便来到使者面前,按照弗沙佛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使者,我所说句句真实,还请您回去之后替我美言!”按照以往使者前来,小国王必定给一些珠宝表示尊重。可是波塞奇却没有这么做,毕竟他已经说了国无其余财宝,这要是真的给使者珠宝,自己的话也就不攻自破。使者并没有生气,颔首说道:“既然如此我回去只能如实禀告,是福是祸我不能决定,还希望陛下福德深厚化险为夷!”
 
 
    使者回到本国,向大国王复述了波塞奇王的话,其听了十分震怒,说道:“什么人竟然比本王还高贵,竟然使得他无暇前来朝拜?依我看,他就是找借口而已,我一定要好好地惩罚他,让他知道本王并非无能之辈!”于是,他召来大臣们,商议具体的行动计划。
 
 
“陛下,您说得太对了,我早就看波塞奇不顺眼了,这个人目无陛下实在该死!”有大臣高声附和道。
 
 
“陛下,波塞奇搬出来什么佛僧来搪塞于您,仿佛那佛僧才是这世间最有权力最有荣耀的人。对于波塞奇必须兴兵讨伐进行严惩!”又一个大臣站出队列表态。
 
 
“你们无非是让我兴兵讨伐”大国王不耐烦地说,“这我早有主意,今天是让你们给我出个主意,让谁来担当大军主帅!”
 
 
“陛下,此时正是您树立王威的时候,”有大臣说道,“以我之见必须是您自己本人为帅,只有如此才能让诸等小王知道陛下拥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能力,不敢小看!”
 
 
“爱卿所言极是!”大国王听了不断赞叹,“还是你最了解本王的心思,那么就让你作为我的副帅,一同前往如何?”
 
 
“陛下如此高看,微臣岂能违命?!”那大臣高兴极了,立刻跪倒谢恩。这可是他出头的机会,他岂能不兴奋?
 
 
    就这样,大国王率领数十万大军,向波塞奇国狂奔而来,犹如一头看到了血肉的饿狼一般,沿途之上民众无不肝胆俱裂,纷纷躲避唯恐遭遇士兵的鞭打。
 
 
    波塞奇自从使者走了之后,便在边境安插密探,随时关注大国王的动静。这一天密探骑着快马来报,见到波塞奇的那一刻恐慌地说道:“陛下,大国王亲帅数十万大军向我国奔来,还请陛下做好防御准备!”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波塞奇听了心生恐惧,不断地在大堂上徘徊,大臣们的双眼随着他来回转动,场面一片宁静,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陛下,当初您是听了世尊的教导,才会让使者如实回报,如今大军扑来,还请陛下前往世尊面前请求对策才是!”有大臣跪倒说道。
 
 
“哎,也只有如此了!”波塞奇王拍着脑门一副沮丧的样子。宫人见了立刻准备步辇,抬着他一路小跑来到了弗沙佛的住所。见到弗沙佛的那一刻,波塞奇王几乎是跪爬到他的面前,合掌说道:“世尊,我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结果惹怒了大国王,如今他亲帅数十万大军杀了过来,如之奈何?”
 
 
弗沙佛立刻对他说道:“陛下,不要忧虑,你只管前往迎接大国王,当他质问你的时候,你还是如前番说法禀告即可!”
 
 
波塞奇王听了心生恐惧,说道:“大国王已经火冒三丈,我前去迎接岂不是送死?”
 
 
“陛下,你身为国王尚且如此怕死,那么你的百姓该如何?你应当做为表率,率领大臣镇定前往,必会化险为夷!”弗沙佛说道,“不然大军攻到,举国上下惨遭杀戮,你岂不是造了大罪?”
 
微信图片_20191112141143.jpg
 
 
波塞奇王听了长叹一声,领着大臣们按照一定队形,向边关而来。“陛下,您看那里尘烟四起,大国王还真的带了数十万大军前来!”有大臣指着远处尘烟说道。波塞奇王看了不禁心生恐惧,不过他想:“世尊乃是三界至尊,智慧更是无人可比,他断然不会骗我,我当镇定前往迎接陛下!”于是,他平复心情,大气凛然地走在最前边,大臣们见了立刻安稳下来,按照队形来到了大国王军队之前。
 
 
“波塞奇,你还有胆子前来,看本王杀了你!”大国王说着便抽出宝剑,其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照得人们迷离双眼不敢直视。
 
 
“陛下息怒!”波塞奇王落鞍下马,跪倒在地说道:“臣问陛下安好!”
 
 
大国王冷哼一声,摆摆手道:“看你还知道迎接的份上我饶你不死,还不站在一旁?”
 
 
于是,波塞奇王领着诸等大臣分列于道路两旁,垂着脑袋等待大国王训斥。可是大国王并不着急,他骑着马在道路上徘徊,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终于开口了:“波塞奇,我来问你,你为什么如此胆大包天,竟然不来王城朝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的眼里还有本王吗?”
 
 
    波塞奇立刻回答说:“陛下,您应该知道,人能遇到世尊在世那是多大的福气啊!前不久弗沙佛来到小国教化众生,我朝夕侍奉供养不断,因此才没有前往拜见大王。这的确不是我有心为之,还请陛下明察!”
 
 
“哦,那我问你,没有时间前来拜见于我,那么就不会让使者送来供奉?”大国王冷哼道,“这个你又该如何解释?”
 
 
“陛下,佛有徒众,名为众僧,他们各个请净持戒德行高超,为世人播种福田。我将国中所有珍宝都供养了他们,所以没有余下的财物供奉陛下,还请您息怒,更请您明察!”
 
 
    大国王昙摩留支听了他的话,心道:“这佛以众僧都是何等人,我当前往探看!”于是大声喝道:“波塞奇你不要再说了,立刻领着我前往看看你说的佛,见完他之后我再治你的罪!”
 
 
    波塞奇听了长舒一口气,立刻上马在前头引路,将大国王以及诸臣引领到弗沙佛的面前。当时,弗沙佛正被弟子围绕,他们各个端坐那里没有任何声音,显然都进入了禅定当中。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比丘进入了慈心三昧,须臾之间身体放出光明,其光闪耀犹如大火一般,看得大国王昙摩留支惊诧不已。接着他看到弗沙佛身体放出大光明来,其明亮程度超越日月。正在他诧异间,其余比丘也纷纷出现光明,显得弗沙佛犹如星中明月一般威严。
 
 
    大国王昙摩留支瞻仰完弗沙佛,立刻上前已头面礼佛足,然后合掌询问弗沙佛饮食起居,之后指着那最先身放光明的比丘说:“世尊,这位比丘入哪一种定呢?以至于如此的光明闪耀!”
 
 
    弗沙佛对他说道:“这位比丘入的是慈心三昧!”大国王昙摩留支听了对那位比丘心生敬仰,立刻说道:“这个慈心三昧竟然如此威严,我一定要学会这个禅定!”发完这个誓愿,他仰慕慈定的缘故,心念顿时变得无比的柔顺,对其他人没有任何加害之心。
 
 
    “世尊,还请您和众僧不辞劳苦,前往我的大国,接受我四事供养,并为众生宣讲法教!”大国王昙摩留支跪倒合掌说道。弗沙佛听了立刻颔首答应,对他说道:“即日起,我便前往大国!”波塞奇王听了心中非常遗憾,忧愁之感萦绕心头久久不去,心道:“大国王昙摩留支前来相请,世尊便要即日去往大国。如果我是大国王的话,世尊就会常驻我国,只可惜我此时不是,不能让我心念成真!”想到这里,他跪倒问佛:“世尊,在诸等国王当中,哪一个最大呢?”弗沙佛立刻对他说道:“当然是转轮圣王,其掌管四洲土地,造福无量众生!”波塞奇王听了立刻发下誓愿:“希望我凭借此生供养弗沙佛以及众僧积累功德,使得我未来生生世世投身为转轮圣王!”
 
 
    佛陀说到这里对阿难说道:“当时的大国王昙摩留支便是现如今的弥勒比丘,他从那一世开始发下慈心之愿,之后便常用弥勒二字为名;那波塞奇王就是现如今的只陀,因为在那一世发下了成为转轮圣王的誓愿,之后世世投身转轮圣王,直到如今功德仍然没有消灭,直到今天,他仍然发愿成为转轮圣王!”
 
 
    穿珠师听了佛陀所说,立刻发出了无上正真道意,其余的人听了佛陀所说,有的获得了须陀洹果,至此以后不堕入三恶道;有的获得斯陀含果,来往人间一次,便可以永生天上;有的获得阿那含果,可以在天上进入涅槃;有的获得阿罗汉果,了断生死结缚获得自在,并且拥有三明六通,功德无以伦比;有的和穿珠师一样发了无上正真道意;有的进入了不退转境界。总而言之,人们无不踊跃,竭力奉行。
zRI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zRI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贤愚经(五五)象护品第四十九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