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故事

贤愚经(四七)须达起精舍品第四十一
时间:2019-11-06 13:42:18  来源:  作者:

贤愚经 nw4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积庆寺光亮禅师意译
nw4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四七)须达起精舍品第四十一(丹本为四十六)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07.jpg
 
 
某一年,佛陀和诸弟子在王舍城竹园当中居住,为这个国家的民众宣讲法教。当时舍卫国国王是波斯匿,其以正法治国获得民众爱戴,他的大臣更是对他俯首帖耳惟命是从。其中有一个大臣名叫须达,其非常富有,家中的仓库堆满了财宝,以至于门窗都被挤爆。须达不仅富可敌国且慈悲满心,总是对那些老弱病残进行救济。于是人们给他立号为给孤独。
 
 
给孤独长者有七个男孩。前六个都已经娶了妻子。第七个儿子长得最为端庄俊美,是给孤独长者的最爱。等到他到了婚娶年龄的时候,给孤独长者就对妻子说道:“咱们的儿子英俊无比,而且拥有渊博的知识,所以我打算找一个容貌同样美丽无比的女子为他的妻子!”长者妻子听了非常高兴,拍手说道:“是啊,咱们家富可敌国,我相信咱们一定会实现愿望!”于是,给孤独长者便对王舍城当中的所有婆罗门说:“各位,我的七儿成人了,我想给他找一个容貌智慧双全的女子为妻,你们要多为我留心,看到谁家有这样的女子立刻告诉我!”婆罗门们很尊重他,听了这话纷纷记在心里,前往各处经商办事的时候,就特别留意是否有这样的女子。
 
 
这一天,婆罗门们来到了王舍城,城中有有一个名字叫护弥的大臣,其也是富可敌国,而且非常敬信三宝,每天都用香花进行供养。诸婆罗门当中有一个人来到了护弥的家门前,向其管家讨要食物。管家便来到护弥面前回报说:“老爷,门外有一个舍卫国来的婆罗门,向您乞讨食物!”护弥听了心生愉悦,立刻说道:“这是多大的善事啊,还不快些给他食物!”于是,管家找来护弥的女儿说:“少主人,有人前来乞食,还希望您前往布施!”原来,在王舍城有个规矩,那就是对他人布施的时候,必须是童女双手拿着物品进行布施。护弥的女儿听了立刻拿着食物从里边出来,站到婆罗门面前说道:“贤者远道而来,此时已经饥渴万分,这里有饮食还请您享用!”婆罗门看着面前美丽端庄的少女,不由得心中思惟:“哎呦,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寻找的女子吗?”于是,他接过食物,问她说:“冒昧地问一下,可有人前来说媒?”少女听了这话面有羞色,说道:“目前还没有!”婆罗门听了心花怒放,立刻说道:“那么请问你的父亲在吗?”少女颔首回答:“在,您找他有什么事情吗?”婆罗门说道:“暂且不方便说,请让他出来我有话要跟他说!”少女略施一礼,然后转身进屋,片刻之后护弥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婆罗门心道:“这个人我不认识的,他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呢?”想着已经来到面前,稽首道:“阁下从舍卫国而来,可谓是一路辛苦!”婆罗门立刻还礼,问道:“大人,在我们舍卫国有一个大臣名为须达,不知道您是否认识他呢?”护弥听了略微思索,然后说道:“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只是未曾谋面!”婆罗门说道:“大人您是否知道,须达在舍卫国和您一样,也是第一富贵之人呢?”护弥摇摇头表示不知,婆罗门继续说道:“这须达有七个儿子,前六个都已经很配。这第七个儿子英俊睿智少人可比,如今还没有婚配,我看到你的女儿聪明伶俐甚为可爱,和须达第七子郎才女貌甚为搭配,所以想为两个少年做媒,不知你同意否?”护弥听了立刻说道:“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事我是求之不得!”婆罗门听了非常高兴,立刻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修书一封告知须达,将你的家庭状况以及贵千金的情况都讲述给他!”护弥立刻让人拿出纸笔,婆罗门奋笔疾书,片刻书信即成,正好有商客前往舍卫国,婆罗门便让他将书信带上,转交给须达长者。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16.jpg
 
 
须达长者接到书信,看了其中内容喜不自禁,立刻前往波斯匿王面前说道:“陛下,我第七子已经成人,近日听闻王舍城护弥长者有女,我想前往那里为他选妻!”波斯匿听了非常欣喜,说道:“听闻你的第七子非常聪慧,如今即将娶妻,可谓是大喜临门,我作为王者当表庆贺!”于是,赐给须达诸多宝物,须达再度拜谢王恩回转家中。
 
 
“老爷,马车准备好了,一辆由您来乘坐,一辆拉着各种珍宝,您现在就可动身!”管家说道。
 
 
“好,我走之后你要坚持布施,千万不要停!”须达叮嘱管家,见其点头应承才上了马车直奔王舍城而去。
 
 
一路上,须达将珠宝都布施给了那些贫穷孤苦的人,等到了王舍城的时候,车上的珠宝一颗无存。来到护弥家的时候,车夫说道:“老爷,咱们是来求亲的,可手中却没有任何礼物,这太有失礼节了吧?”
 
 
“我素来听闻护弥长者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想他不会因为这个而拒绝这门亲事!”须达自信地说,然后上前敲打门环,片刻之后有管家前来开门,看了他问道:“我看尊驾器宇轩昂,难道就是舍卫国的须达长者?”须达急忙点头称是,管家立刻将他引进院内,径直来到了客房。护弥远远地看到须达长者,立刻迎了出来,稽首道:“阁下远道而来,一路受苦!”须达急忙还礼,二人相扶来到了客厅之内。
 
 
“我收到婆罗门的信件立刻前来,唐突之处还请兄长见谅!”须达坐在座上说道。
 
 
“兄长客气了,不过儿女之事不能急啊,还请兄长在我的府上盘恒几日!”护弥长者说道。得到须达的应允之后,他便让管家腾出一间上好的厢房,好让须达来住,然后又让人准备甘美饮食款待须达。到了晚上要睡之前,须达听到庭院内有器皿撞击的声音,于是走出房间来看,只见家仆们正在置办各种餐具饮食还有花香等供具,便暗道:“护弥长者如此这般是要款待谁呢?难道是想请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士以及其余亲属等参加宴席?”但是又觉得不像,正在他猜度的时候,护弥长者走了出来,他立刻上前稽首道:“还不知兄长准备如此的饮食供具有何用处?难道是为了宴请国王、太子以及大臣吗?”护弥摆手说道:“并非如此!”“那么兄长是想举办婚娶大宴?”须达又问。护弥摆手道:“也非如此!”须达顿时堕入五里雾中,不由得急问道:“那么兄长所为何事呢?”护弥这才说道:“实不相瞒,我这是想请佛僧前来接受供养啊!”
 
 
须达听到佛僧二字顿时衣毛皆竖,好像获得了至宝一样心情无比愉悦,他问护弥道:“兄长,什么是佛啊,请你不要笑我孤陋寡闻,详细为我讲解之!”护弥长者听了回答说:“你没有听闻吗?那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太子,名为悉达多,在他出生之日,上天便降下三十二中瑞兆以应和,且有一万尊神在旁侍卫,堕地之后便自己行走七步,举手说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他拥有黄金色皮肤,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在家的话便可成为金轮圣王,管辖四大洲土地。可是在他18岁那年,因为出宫游观见到凡人要承受生、老、病、死四苦,便产生了出家的想法,后来出家修道,进行了六年的苦行,最后在菩提树下获得一切智慧,终于获得佛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他降服了诸魔总计十八万亿,名号能仁,成就了十力、十八不共等功德,他身体发出的佛光犹如天日,照耀三界,且具有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能力,所以称之为佛!”须达听了立刻对佛陀生出敬仰,随后又问:“那么什么是僧?”护弥长者回答说:“悉达多获得佛果之后,梵天劝说佛为众生宣讲法教,于是佛便来到了波罗奈鹿野苑当中,为曾经跟随他修行而后投身他人的五个随从宣讲四真谛法,使得他们获得尽漏,斩断所有心结,成为沙门,各个具有神足通等六种神通,四如意足、七觉支、八正道一一通达;佛又上虚空为诸天宣讲法教,使得八万天人获得须陀洹果,更有无量天人发了无上道意;佛接着度化郁卑、迦叶以及他们的弟子,总计一千人,使得他们如之前我说的那五人一样,获得尽漏了断诸苦,拥有了六种神通三种智慧;佛又度化舍利弗、迦叶以及徒众五百人,同样让他们成就了阿罗汉果。以上所说的这些获得神足拥有自在的众生,为大众耕种福田,因此称为僧!”
 
 
    须达听了这话欢喜踊跃,对佛僧因为感激而产生敬信,恨不得立刻破晓前往礼拜。他的想法被天神查知,立刻使得他的面前出现光明,犹如那朝阳一般吸引着他向罗阅城门而来。当时,城门在夜晚三次开启,分别为初夜时分、中夜时分和后夜时分。此时正是中夜时分,他出得门来正好看到一座天祠,便立刻下拜,就在这个时候他中断了思念佛僧,因此眼前的光明一下子黯淡下去,四周的黑暗犹如猛兽扑将上来,吓得他说道:“啊呀,天这么黑,我要是前往礼拜佛僧的话,半路上难免遇到恶鬼、猛兽,还是快些回城吧,等到早晨的时候再去!”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23.jpg
 
 
    当时,他的一个亲友命终之后投生在四天王天,他看到须达萌生了悔意,不由得从天而下,对他说道:“须达居士,你快快前去不要反悔,你此时前往见佛,会获得无量的利益。假如你现在获得一百车珍宝,都不如你现在回转心意前往拜见世尊所获得利益多;须达居士,你快快前去不要反悔,假如你此时获得白象以及珍宝,都不如此时前往礼拜世尊获得利益多;须达居士,你快快前去不要反悔,假如你此时整个阎浮提珍宝都属于你,也不如前往拜见世尊获得利益多;须达居士,你快快前往不要反悔,就算你四大洲所有宝物,不如你此时前往拜见世尊获得利益多,两者相比,前不及后万分之一!”须达长者仰视虚空,暗道:“一定是我的已故亲属在殷殷叮嘱我不要回去,让我前往世尊面前!”于是,他欢喜无量更加盼望见到佛陀,于是乎面前光明大盛,黑暗犹如潮水纷纷退去,就这样一路畅通来到了精舍之前。
 
 
    当时佛陀知道须达要来,便在外边经行。须达站在精舍之外,看到远处一人身紫金色,威严之相无以伦比,不由得赞叹道:“哎呀,世尊如此威严好相,护弥长者所形容不足其万分之一!”因为非常高兴的缘故,他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礼拜,直接问佛陀说:“不知瞿昙起居是否如常,身体是否健康?”佛陀颔首回答一切如常,然后让他坐下。当时,首陀会天远远地看到须达虽然看到了佛陀,却不知礼拜供养的方法,便化作四人依次列队来到佛陀面前,分别用头面礼佛足,然后长跪问询:“世尊身体是否康健,起居是否如常?”得到佛陀的回答后,他们围绕佛陀走了三圈,然后退坐一面。须达看了整个经过,惊讶异常,心中暗道:“护弥言讲世尊乃三界至尊,应该受到这样的礼敬,我刚才实在失礼至极!”于是,他立刻起身学着首陀会天的样子,上前礼佛足长跪问询,然后右绕三匝退坐一面。
 
 
    佛陀随即为他们宣讲佛法,有四谛微妙之法以及空苦无常的至真道理,使得须达非常欢喜,立刻获得须陀洹果,这个过程就犹如白净的细毛布沾染色彩那般容易。于是,他跪倒于佛陀面前合掌问道:“舍卫城中,像我这样听法便获得果报的人有多少呢?”佛陀听了他的话摇头说道:“到目前为止还有第二个人如同你这样,听法即便获得须陀洹果。因为这里的人多信邪妄之说,很难沾染圣教!让他们敬信佛法,就好比让鱼到岸上生活,或者让水火可以相容!”须达听了佛陀的话,立刻说道:“祝愿如来能够屈尊到舍卫城,为那里众生宣讲法教,让他们远离邪妄获得正法利益!”佛陀对他说道:“须达居士,你当知道,出家之人不会沾染俗世,就拿这住处来说就大有不同。在舍卫城没有精舍,我怎么可以去呢?”
 
 
须达听了佛陀的话,立刻合掌说道:“世尊,弟子可以修建精舍,希望您能批准!”佛陀听了默然无语,须达便告辞回到了护弥家中。护弥得知须达获得须陀洹果非常高兴,立刻让仆从用金银装饰女儿,让她随须达回舍卫国。在起身之前,须达来到佛陀面前,跪倒合掌说道:“世尊,我回国之后就要修建精舍,但是弟子不知具体如何修建,还请世尊派遣一个弟子与我一同回去,方便指导!”佛陀听了心中思惟:“那舍卫国当中的众生各个抱有邪见,特别那些婆罗门最为严重。要是其他弟子前去恐怕难以成事。舍利弗乃是婆罗门族出身,从小聪明万分,如今更是神足具备,他去的话此事可成!”于是,他对舍利弗说道:“舍利弗,你就跟须达长者去舍卫国!”舍利弗立刻领命。须达问舍利弗说:“尊者,世尊一天可以走多少里地路程?”舍利弗说道:“转轮圣王一天步行半由旬,世尊也是如此!”须达听了这话,便打算在路旁每隔二十里地修建一个客房,计算好所用款项之后,他便找来王舍城从事修建的工匠们,对他们说道:“我要你们在王舍城到舍卫国之间,每隔二十里地修建客房一座,当中饮食卧具都要齐全。记住,修建质量一定要好,因为这是专门给世尊以及诸比丘住宿所用,做好这份工作除了得到我的赏金,更可以获得巨大的功德!”诸位工匠听了欢呼踊跃,领取了须达所给的金银之后,开始按照要求修建客房。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30.jpg
 
 
须达安排好一切之后,便和尊者舍利弗回到了舍卫国。“长者,修建精舍当寻找一处平阔之地,你就领着我各处走走,看看是否有这样的地方!”舍利弗对须达说道。须达听了立刻领着他在各处游走,可是观察了几天,都没有舍利弗中意的地方。须达这才知道修建精舍并非易事。这一天,他们来到了太子的只陀花园,舍利弗顿时停住了脚步,暗道:“看啊,这里地势平整,而且树木茂密,距离城门不远不近,正是最适合起精舍的地方!”想到这里,他对须达说道:“长者,这个园子里起精舍最适合不过了。你看啊,要是远了的话,入城乞食太不方便了,要是离城门近了呢,能听到各种声音,太过吵闹不宜佛僧清修。”须达听了心生欢喜,说道:“这里是太子的只陀花园,既然适合起精舍,这就去拜见太子!”说完,他安顿好舍利弗之后,便前去拜见太子殿下。
 
 
    只陀太子正在读书,看到须达来到面前,便问道:“听说长者前往王舍城为你的儿子娶亲,事情进展如何?”须达稽首道:“劳太子挂记,一切顺利!”太子听了笑道:“那么今天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须达回答说:“太子殿下,我要为世尊修建精舍,看到您的只陀花园非常平整幽静,而且距离城门距离正好,所以想购买它,还请您开个价钱!”只陀太子听了哈哈大笑,说道:“长者啊,你当知道我身为太子衣食无缺,我为什么要卖这个花园呢?况且,这个花园诸等树木非常茂盛,更有花草充斥其中,我还想留作自己游玩之处,以消遣自己的心志呢!”须达听了立刻跪倒说道:“太子殿下,我并非说玩笑话,我情真切,还请您成全!”只陀太子听了不语继续看书,任凭他在地上跪着。过了半刻之后,须达说道:“太子殿下,我知道您不缺金钱,还希望您为舍卫国众生考虑,将此花园卖给我!”太子听了这话,说道:“长者,你的口气好大啊,我身为太子尚不能照顾到国中上下,你修建这么一个精舍便可以利益众生?”须达听了说道:“殿下息怒,还请您看我殷殷之情,成全于我!”只陀太子心道:“这个人以为自己有钱,便来购买我的花园,真的是岂有此理!既然如此,我就要个高价,让他知难而退!”想到这里,对须达说道:“我知道你很有钱,既然如此,你只要用黄金将我的花园铺满,我便将它卖给你!”
 
 
须达听了立刻说:“好,我这边让家仆取来黄金,将花园铺满!”只陀太子一听立刻说道:“长者且慢,我只是说笑而已,你别当真!”须达此时已经有了怒气,说道:“您身为太子无比高贵,怎么可以说出这样虚妄的话来?要是将来登基成为国王,凭这样的人品岂能为民众造福?今天,我必须和您有个了断!”说着便上前捉住太子的手腕,要前往国王面前评理。只陀太子立刻说道:“须达长者,今天之事涉及到精舍之事,只有天神下来评判我才服从!”这明明是难为须达。可是他听了立刻应允,对着上天合掌说道:“诸天,如果我真的该为世尊修建精舍,那么就请天人下来为我评判!”当时,有首陀会天听到这话,心道:“的确应该在只陀花园为世尊修建精舍,只陀太子百般刁难,我当前往评判,为须达扫清障碍!”于是,他从天而下,变成一个婆罗门的样子说道:“太子殿下,你不该妄语,既然已经给出了具体价格,岂能反悔呢?我为天人,我今天就评判须达长者胜诉!”
 
 
须达听了心生欢喜,立刻稽首感谢首陀会天,然后让家仆驱赶大象,将家中藏金都运到只陀花园。只陀花园总共有八十顷地,仆人们纷纷动手用金铺地,半天便只剩下一小块地方没有铺上。须达站在那里思惟:“我的所有金库,哪个金库的金子正好可以铺满这一块呢?”这个时候只陀太子来到他面前,说道:“长者,你要是嫌贵的话,可以不购买这个花园!”须达摇头说道:“太子所言差矣,我是在思考我的金库当中,哪一个正好可以铺满这里!”
 
 
只陀太子听了这话,心道:“须达所说的佛必然是一位大德之士,否则他为什么要倾尽家产也要将园地铺上黄金?”想到这里便对须达说道:“长者,你无须再出黄金,这园地已经属于你了,而树木属于我,我会向佛表达心意,与你共同修建精舍!”须达听了万分欢喜,立刻稽首说道:“善哉,太子殿下!”然后回转家中安排人员前来施工。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38.jpg
 
 
富兰那等六师听闻须达以及太子所为之后,便来到波斯匿王面前说道:“陛下,长者须达购买只陀花园要为那个瞿昙沙门修建精舍,还请陛下允许我们六位和徒众与那瞿昙沙门比试神通,如果他得胜的话就让须达修建精舍,反之我们得胜,那么须达就不能修建精舍!我们和瞿昙沙门以及徒众平起平坐,他们在王舍城住得挺好,为什么要来这里和我们相争?”波斯匿王听了便召来须达,问道:“今天六师前来找我,说你要买只陀花园,为娶她沙门修建精舍。因此,他们要和他以及徒众比试神通,如果六师胜了,你就不能修建精舍,反之可以修建!我已经答应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须达听了闷然不乐,回到家中唉声叹气,以至于衣服脏了都浑然不知,仿佛一下子变得痴傻起来。尊者舍利弗在第二天时辰到了,便穿着僧衣托着饭钵来到了须达家中,看到他面有忧愁之色,就问道:“长者,建造精舍的土地已经有了着落,为什么还闷然不乐?”须达叹道:“尊者啊,精舍的事情恐怕难以成功啊,我正为这个发愁呢!”舍利弗听了立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长者说与我听!”
 
 
须达说道:“尊者,在这国中有富兰那等六人,他们听说我要为世尊起精舍,便前去找国王陛下申请与世尊比试神通。如果世尊得胜的话才能起精舍,否则就不让修建精舍。这六个人出家时间很长,他们一直以来精诚修炼,所学的技艺无人可及。我不知道世尊的神通是否能与他们抗衡,还请尊者告知!”
 
 
舍利弗听了这话说道:“不用劳烦世尊来这里,我与他们比试即可。就算满阎浮提都是六师这样神通的人,都不能撼动我脚上的一根汗毛,更何况现如今只有他们六人!要比试什么神通随他们心意!”须达听了这话心生欢喜,立刻用香汤沐浴,之后换上新衣来到波斯匿王面前,稽首说道:“陛下,我已经问随我前来的尊者,他让我转告陛下,具体比试什么,由六师说得算!”
 
 
波斯匿听了立刻召来六师,对他们说道:“六位贤者,瞿昙沙门弟子让我转告你们,什么时候比试以及比试什么都由你们决定!既然如此,我就准许你们双方在舍卫国进行角逐!”
 
 
六师听了这话心生喜悦,纷纷说道:“瞿昙沙门何足惧哉,更何况他的弟子?还请陛下宣告天下,就说七天之后我们将于城外平坦宽敞之处与沙门比试神通,有想来观战的尽可前来!”波斯匿听了便颔首答应。
 
 
在舍卫国一共有十八亿人,当时在国法当中,有大事发生都要敲鼓聚集大众,如果敲击铜鼓,那么八亿人前来聚集;如果敲打银鼓,则有十四亿人前来聚集;如果敲打金鼓,那么全国所有人都要到齐。于是,到了第七天,波斯匿王让人敲打金鼓,于是全国十八亿人全部聚集。
 
 
“诸位,现如今富兰那六位贤者要与瞿昙沙门的弟子比试神通,故此本王敲打金鼓让大家到这里相聚!”波斯匿王登城顶大声宣告,顿时城下一片哗然。
 
 
“什么人胆敢和六师角逐,实在是不自量力!”有婆罗门大声说道,顿时引来一片附和声。原来,这十八亿人中,有三亿人是六师徒众。
 
 
“既然有如此盛会,我们现在就为陛下和六师摆设高座!”有人提议道,于是人们纷纷动手为波斯匿以及富兰那等六人摆设座椅。
 
 
相对比来说,须达这边则冷清得多,只有他一人为舍利弗摆设高座。此时,舍利弗在一棵树下寂然入定,使得诸根寂寞,从一禅到四禅通顺无比,心中如此想道:“现如今参与大会的众人,跟随六师修习恶法已经很久,各个骄慢自大!如此犹如草莽的群生,用什么样的功德才能降服呢?”想到这里立刻知道当以两种功德来降服,随即立下誓言:如果无数劫以来,我能慈孝父母,尊敬崇尚沙门、婆罗门的话,那么在我进入会场的那一刻,一切大众都会礼拜于我!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746.jpg
 
当时,富兰那六师见大众已经聚集完毕,唯独舍利弗没有来,不由得哈哈大笑,对波斯匿王说道:“陛下,你看到了吧,这瞿昙沙门的弟子有自知之明啊,先是伪装接受我们的挑战,但是等大众聚集之后,他却不敢进入会场,实在可笑!”波斯匿王听了就对须达说道:“长者,你的师尊的弟子,也就是你的同门怎么还没有来?如今角逐时刻已到啊,你去催促一下吧!”须达立刻领命而去。来到舍利弗住处,只见他跌趺迦坐于树下,便长跪合掌说道:“尊者,如今大众已经聚齐,就等您前来比试神通!”舍利弗听了立刻结束禅定,整理僧服之后将敷具放在左肩之上,然后无限威严犹如狮子王一般向大会现场而来。
 
 
现场大众包括富兰那等六人,见了威严的舍利弗不由得忽然站起来,然后犹如风吹小草一般纷纷下拜。舍利弗毫无停顿,径直走上须达所设高座。六师弟子之一,名为劳度差的人非常了解幻术,于是他立刻念动咒语,使得大众面前出现一棵树,其须臾之间长大乃至于遮蔽了整个会场。枝叶之上有各种花果,可谓是果香阵阵迷人心脾。众人见了都说:“哎呀,只有劳度差能变幻出这样的树来!”舍利弗不动声色,立刻用神力化作旋风,忽地一下将大树连根拔起,片刻以后崩地一声化为灰尘。现场大众见了无不惊愕,片刻之后不得不承认舍利弗胜了劳度差。六师见了这个情景心中虽然愕然,但是骄慢之情仍盛,脸上均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劳度差不肯服输,立刻念动咒语,使得大众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水池,其四面都用七宝堆砌而成,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无比庄严。而在池中生有种种莲花朵,在微风的吹拂下不断点头,看得人们心驰神往。“啊,这一定是劳度差所幻化的!”有人高声说道,“如此技艺真是冠绝古今无人可及!”赞叹声未落,舍利弗立刻一挥手,便有一头六牙大象凭空出现,其每一颗牙齿上有七种莲花,每一种莲花上有七位容貌端庄的玉女。这头大象威严无比,迈动着粗大的四肢,甩动着柔软粗大的鼻子来到了池边,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叫之后,将鼻子深入池中,顿时将那水吸得一滴不剩,那水池也顷刻之间消失不见。大众被舍利弗的神通震撼了,过了好半天才高声说道:“瞿昙沙门弟子舍利弗胜,六师弟子劳度差败!”六师此时端坐高座上各个瞪圆了眼睛,心道:“劳度差为我弟子当中佼佼者,竟然连输两阵,这该如何是好!?”
 
 
劳度差已经出了一身臭汗,不过仍然坚持变化出一座大山,其由七宝庄严,上有泉水小溪以及诸等树木,更有姹紫嫣红的花果散布其中,让人看了心生向往。众人于是纷纷高呼道:“这一定又是劳度差所幻化的,除了六师再无人精通此道!”舍利弗仍然沉默无语,立刻变化出一位金刚力士,其手拿金刚杵遥遥一指大山,那大山顿时消灭没留一点痕迹。大众见了无不高声说道:“瞿昙弟子舍利弗胜,六师弟子劳度差败!”劳度差听了羞恼万分,而六师也是如坐针毡,暗中思惟:真没想到啊,这瞿昙沙门弟子如此厉害,竟然接连赢了三阵,哎,劳度差啊,你可要努力啊,一定要赢他,不然我等老脸放在何处?
 
 
劳度差深深吸口气然后变化出一条大龙来,其长着十颗脑袋,在虚空当中降下种种宝贝,有琉璃、有珠宝、有金银,如此等等自然放射光华,让人见了赞叹万分,甚至于有人现场便哄抢财宝。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咔嚓一个炸雷,吓得人们呆立当场,这才醒悟过来,纷纷说道:“哎呀,这是劳度差所变的,并非真的有各种宝贝!”舍利弗仍然不出声色,迅即变化为一只金翅鸟王,其飞扑而至,没等大龙反应过来,已经将它十颗脑袋悉皆啄掉,然后伸出厉爪将其身体撕碎,在人们的惊叫声中将大龙吃进肚中。半天之后,大众才反应过来,纷纷说道:“瞿昙弟子舍利弗胜,六师弟子劳度差败!”劳度差此时心血翻涌,而六师更是惊恐万状,彼此目目相觑不敢说话。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809.jpg
 
 
劳度差接着又变化出一头大牛,其身体高大犹如大山,那身上的肥肉每走一步便颤抖不已。此时,它弯曲四肢大声嚎叫,然后突地一声向舍利弗迎面奔来。现场的人无不高声惊叫,有的人甚至大喊道:“喂,你快躲开,不然肯定要死在牛蹄之下!”话音未落,舍利弗摇身成为狮子王,其毛色棕黑,脖颈鬃毛随风飘舞,四肢健壮有力,指甲犹如铁钩深深嵌入大地。嗷,它大吼一声,只一爪便将大牛击飞,然后扑将过去一口咬断它的脖子,然后将其仍在颤抖不已的身体撕裂成数块,开始大快朵颐。须臾之间大牛成了狮子口中之物,整个过程犹如闪电,看得众人呆立当场,足足过了半晌才醒悟过来,纷纷说道:“瞿昙沙门弟子获胜,六师弟子劳度差败!”劳度差心肺差点气炸,而六师脸色已经变白,彼此牵着衣襟唯恐失声喊叫出来。
 
 
劳度差不肯认输,使出神力变出个夜叉鬼,其身体高大足有数十米高,头上有大火在呼呼燃烧,那双大眼犹如点着的灯笼赤红如血,伸出嘴外的四颗尖牙让人望而生畏。此时,它张开大嘴嚎叫起来,顿时有火从口中冒出,然后它迈动长腿向舍利弗冲杀过来。人们被夜叉鬼吓坏了,不断擦着头上的冷汗,看到它奔舍利弗冲去,六师弟子无不高声欢呼。舍利弗不动声色,立刻变身为毗沙门王,夜叉鬼见了肝胆俱裂,立刻调转身体便想逃走。但是东西南三面都有大火燃烧起来,那火犹如毒蛇不断舔舐高空,夜叉鬼虽高但是无法跨越,它万般无奈之下发现舍利弗这边没有大火一片清凉,便立刻跪倒在地,说道:“还请大王饶我性命!”如此一来,大火顿时熄灭。大众于是高声说道:“瞿昙沙门弟子舍利弗又胜,六师弟子劳度差再败!”劳度差此时筋疲力尽,颓然坐在当场,而六师更是惊讶万分,六双眼睛几乎弹出眼眶之外。
 
 
舍利弗即刻飞升虚空,显示四种威仪,行、走、坐、卧井然有序让人心生敬仰;接着身上有水涌出身下有火喷出;再接着从东边消失而在西边突然出现,或者从西边消失而从东边突然出现,或者从南边消失而从北边突然出现,或者从北边消失从南边突然出现,看得人眼花缭乱;接着,舍利弗展现大身,其充满虚空使得天地一片黑暗,突然又变化成为小身,肉眼难以看见;接着从一个身体变化出百千万亿个身体,再度合二为一;在虚空当中忽然落地,行走地上犹如走于水上,地面出现无限鳞,行走于水上却犹如行走地面,水仿佛成了冰微波不现。十八般神变之后,舍利弗收回神足回归本座。
 
 
会场所有人见到舍利弗的神力之后,无不欢喜踊跃。于是,舍利弗便为他们宣讲法教,而众人根据不同的福业因缘,获得不同的果报,有的获得须陀洹果,可以从此以后不堕入三恶道;有的获得斯陀含果,再一次来往人间一次,便可以永生天上;有的获得阿那含果,可以在天界获得涅槃;有的获得阿罗汉果,此生便可了断诸苦获得三明六通。富兰那等六师以及他们的三亿徒众,也纷纷来到了舍利弗巨著之处,请求出家修习佛法。这样一来,这场外道六师与佛弟子的较量也就结束了,人们便各回各家各做各事。
 
微信图片_20191106134817.jpg
 
 
须达长者则和尊者舍利弗一起来规划精舍,须达手拿丈量之绳的一头,而族尊者舍利弗则拿着另一头,一起来量精舍的面积。忽然尊者舍利弗面带微笑,须达见了非常不解,就问道:“丈量精舍,尊者为何发笑?”尊者舍利弗指着虚空说道:“就在方才你丈量精舍面积的时候,六欲天中的宫殿就已经修建完毕!”须达面露怀疑之色,尊者舍利弗立刻将天眼借给须达,须达一下子便看到了六欲天中那庄严洁净的宫殿,于是问尊者舍利弗说:“尊者,这六欲天中哪里最幸福快乐呢?”尊者舍利弗听了回答说:“下三天中,众生拥有色欲之心,然后上二天当中,众生骄慢放逸胡作非为;第四天当中的众生少有欲望而容易满足,那些一生补处菩萨投生其中,为这里众生宣讲法教!”须达听完尊者舍利弗的话,立刻说道:“我正应该投生第四天上!”这话一出,其余宫殿悉皆消失,唯有第四天上的宫殿巍然不动,透出万分庄严。
 
 
二人接着丈量土地,片刻之后尊者舍利弗面生忧虑之色,长者须达立刻问道:“方才尊者还面有微笑,为何此时却面生忧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尊者舍利弗指着地上一个蚂蚁说道:“长者,你可看到地上这只蚂蚁?”须达颔首表示看到,尊者舍利弗继续说道:“在毗婆尸佛在世的时候,你曾经在这里为他修建精舍,当时这只蚂蚁就生活在这里,每天为了温饱而忙碌不堪;在尸弃佛在世的时候,你同样在这里为他修建精舍,这只蚂蚁仍然生活在这里,不知疲倦地来往奔波;在毗舍浮佛在世的时候,你仍然在这里为他修建精舍,当时这只蚂蚁同样生活在这里,寒来暑往受尽苦痛;时光流转,在拘留秦佛在世的时候,你同样为他修建精舍,当时这只蚂蚁还生活在这里,为了一点点食物而与众生为敌;接着在拘那含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你为世尊在这里修建精舍,当时这只蚂蚁仍然居住在这里,只是它并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长久以来为诸佛修建精舍;到了迦叶佛的时候,你仍然为他修建精舍,当时这只蚂蚁还在这里;你也许会问,这蚂蚁如此长寿竟然不死?并非此蚂蚁可以长寿不死,而是在这九十一劫当中,它不断投生蚂蚁,受一种身不能获得解脱。长者啊,生生死死没有停止,只有造福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可以让你脱离生死海,所以说福不可不种!”
 
 
须达听了尊者舍利弗的话心生怜悯。不久,两人丈量完土地,便开始修建精舍,为佛陀修建一个洞窟,用上妙栴檀做成香泥来涂抹四壁。其他房舍总计有一千二百处,其中一百二十处是为了敲打犍椎所用。各种工作完成以后,须达便准备前往请佛来舍卫国。不过他此时如此考虑:虽然由我修建精舍,但是我毕竟是陛下的大臣,这件事要是不通知他的话,唯恐他对我产生嗔恨。于是,他立刻进入王宫,跪倒波斯匿王面前说道:“陛下,我为世尊已经修建好了精舍,希望大王派遣使者前去请佛!”
 
 
波斯匿王正在阅读奏章,听了这话从座位起来,示意他快快起身,然后说道:“长者你自己花费如此多的金银,乃是为了广大群众,这样的高尚行为值得肯定啊!你都修建完了精舍,我岂能不答应前往请佛呢?”于是,他立刻召来宫人,对他说道:“如今长者须达已经为世尊修建好了精舍,你快快前往王舍城请佛前来为众生宣讲法教!”宫人听了不敢怠慢,立刻骑着快马向王舍城而去。
 
 
经过一路奔波,宫人终于赶到了王舍城,来到了佛陀面前说道:“世尊,长者须达已经修建好了精舍,还请您与比丘、比丘尼、男女居士前往舍卫国,为我国众生宣讲法教,让我们远离无明获得智慧!”佛陀听了心生愉悦,立刻在诸弟子围绕下前往舍卫国,一路上他光明大放照亮天地,六种震动利益无数众生,人们纷纷夹路相迎,用各种供具供养佛僧。佛陀以及诸弟子每隔二十里地便在客舍当中停止下来,为这里的众生宣讲法教,如此一来一路上度化众生可谓无数。
 
 
等佛陀以及诸弟子来到舍卫国之后,立刻来到宽广之处,他身体放出大光明照亮三千大千世界,当他的脚趾踩踏大地的时候,顿时发生了大震动:城中乐器在没有人弹奏的情况下发出动听的声音;那些盲眼耳聋的人纷纷得以看见东西听见声音;那些不能说话走路的人纷纷可以说话走路如常;年老驼背疾病缠身的人都得以好转。舍卫国当中人民不分男女老幼,见到这些瑞应之后,各个欢喜踊跃,纷纷来到佛陀面前,等到十八亿人聚集之后,佛陀便根据他们各自情况巧妙说法,而人民根据自己的宿业因缘获得不同果报。有的获得须陀洹果,有的获得斯陀含果,有的获得阿那含果,有的获得阿罗汉果,有的种下了了来世成为辟支佛的善根,有的发了无上正真道意。总之来说,他们各个欢喜无量,对佛陀的话无不奉行。
 
 
这个时候,佛陀对尊者阿难说道:“今天这个园地乃是长者须达所买,而树林花果等归只陀太子所有。精舍乃是他们二人同心之果,所以应当起名为太子祗树给孤独园,希望这个名字可以广泛流传,以教育后来者!”尊者阿难以及比丘、比丘尼、男女居士听了佛陀的话无不信息踊跃,鼎力奉行。
nw4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贤愚经(四六)儿误杀父品第四十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