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故事

杂宝藏经 (一一八)老婆罗门问谄伪缘
时间:2019-07-10 12:50:51  来源:  作者:

杂宝藏经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一一八)老婆罗门问谄伪缘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积庆寺光亮禅师意译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488025e5e675ae849c50fd24967d9a0b925cb705169c5-uHVzv6_fw658.jpg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古人经常教育后人:一切狡猾、谄媚、诈伪、迷惑、欺骗他人的人,外表看似刚直不阿,其内心却奸诈无比,他们经常用伪善的外表去欺骗善良的人。聪明有头脑的人,应该时刻观察这种人的言行举止,以辨真伪不再上当受骗,也让伪善的人无机可乘。下边说的故事就是如此。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婆罗门,他虽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身体仍然强壮,家里又有丰厚的财产。婆罗门的妻子因疾病的纠缠而去世多年,只留下了一个儿子。老婆罗门就自己带着儿子生活。有一位年轻的女子,见老婆罗门家财万贯,又没有妻妾在身旁,就一心想着要嫁给老婆罗门过上奢华的生活。年轻女子就托媒婆跟老婆罗门提及此事。媒婆受礼来到老婆罗门的府上,对他说道:“您妻子去世的早,就您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很是辛苦,您为何不再娶一位女子呢?”老婆罗门说道:“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我能看见儿子健康成长,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娶妻我从来没有想过!”媒婆说道:“您这样想是不对的,孩子固然重要,但是您的生活也很重要啊,等您儿子长大娶妻生子了,又有谁在您身边伺候您呢?身边没个贴身的人是不行的,趁着您现在还能动,为何不再娶一个呢?我并非为了图谋一点说媒的钱才来劝你,而是我的确看你可怜才会如此行为!”老婆罗门说道:“我如今半截身子已经入土了,有谁会愿意嫁给我这个老头,贴身照顾我呢?”媒婆说道:“只要您同意,这事还真不难办。我知道有一位女子,她长得美貌,而且还温柔娴淑,很适合与您为伴。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心思?”老婆罗门被媒婆说的心动了,就问道:“不知那位姑娘愿意与我为妻?如果真有就希望媒婆你好生说和,我不会亏待与你!”媒婆笑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帮您办成此事。”老婆罗门听了很是欢喜,立刻说道:“那就谢谢媒婆了。”说着,老婆罗门命人拿过一两银子交给媒婆,然后说道:“事成以后还有比这多的。”媒婆高兴地接过银子,拉长声音拍着老婆罗门的手说道:“我现在就去给您办去。”就这样媒婆乐呵呵地拿着银子离开了老婆罗门家。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很快,老婆罗门就把年轻貌美的女子娶回家中。刚开始的几个月里,成为少妇的年轻女子对老婆罗门照顾得很是周到,无论是饮食还是起居都得到老婆罗门的赞赏。但日子久了,少妇就失去了耐心。少妇心里想到:我嫁过来是享福的,又不是来受罪的,你身边有仆人照顾着,哪还用得着我亲自动手。有空闲时间我还得多出去走走呢。少妇想到做到,从这天开始,少妇不再亲自照顾老婆罗门,而是一有时间就到外边去。老婆罗门天天见不到少妇的影子,就起了疑心,心里想到:“她天天不再家里呆着,莫不是她外边有情人?我年老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她就到外边找年轻的,这还了得,我不能花钱养着她,然后还让她给我带上一顶绿帽,等她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得好好说说此事。”老婆罗门越想越气,就坐在大门口等着少妇回家。玩了一天的少妇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看见坐在门口的老婆罗门说道:“你坐在这干什么?是晒太阳吗?”老婆罗门看见少妇这个样子,又说这样气人的话,一把拽住少妇的手腕往院子走,少妇被拽疼了直嚷嚷:“你这是做什么?你拽疼我了,快放手啊!”老婆罗门冷笑道:“你还知道疼,我看你不是很高兴吗?我看你在外边疯了一天,现在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你!”少妇使劲一甩手说道:“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这又是谁惹你生气了,你把气撒到我身上,我哪里招惹到你了呢?”老婆罗门怒气地说道:“在外边说我都嫌丢人,进屋说去。”少妇也怒气冲冲地说道:“进屋就进屋,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老婆罗门和少妇一前一后进了屋,老婆罗门说道:“你说,你这些天都去哪里了?打扮的这么妖艳,还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会情郎了?”少妇听老婆罗门这样说,顿时哭闹起来,说道:“我年纪轻轻的嫁给你,一心想跟你好好过日子,你却这样侮辱我,可怜了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啊!”老婆罗门说道:“你对我痴心还天天往外跑?你这又作何解释?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心中很清楚!”少妇说道:“我是在家里呆着闷了,去见了几个儿时的好姐妹。难道这也要向你报告吗?”老婆罗门说道:“呆闷了可以出去散散心,这我不反对,可你也不能天天去啊,置这个家于不顾。我娶你并非让你吃香喝辣,你还得学会照顾我的起居才是!”少妇说道:“我们家很少有人来,想找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所以只好出去找姐妹了,你要是不让我出去也行,那就在咱家举办宴会,把和我同年纪的婆罗门不管男女都请来,有人和我说话我就不出去了。”老婆罗门听少妇这样说,心里想道:“难不成她要勾搭婆罗门姓氏的年轻男子?我绝不能给她这样的机会。”于是老婆罗门说道:“这可不行,你一个女人家怎么能随便见其他男子呢?”少妇听他这样说,笑道:“难不成你还怀疑我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我真是瞎了眼,怎么能嫁给你这样庸俗,无中生有的人呢?”老婆罗门说道:“既然你后悔了,你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家,我不拦着你。”少妇见老婆罗门真是生气了,就缓和语气道:“不办就办,这么凶干什么?我听你的就是了。”老婆罗门说道:“从今以后,你不准再出府门半步。”少妇脸露笑容点头答应,心里却在盘算着事情。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这一日,老婆罗门的儿子正在院子里玩耍,他看见不远处有一堆正在燃烧的火,火苗一闪一闪的。小男孩儿觉得很好玩,就蹦蹦跳跳来到火堆旁边转着圈的玩耍。小男孩儿跑着跑着一不小心就摔倒了,跌进了火堆里,小男孩儿疼得直喊救命。正当这时,少妇从此处路过,看见火堆里的小男孩,不但没有伸出手施救,还笑出了声音。仆人听见呼救声边急忙跑过来。少妇见有人过来,转身离开院子进到屋中。仆人们奋力把大火扑灭,但是火中的小男孩儿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停止了呼吸。老婆罗门知道此事后,一边哭着一边跑到儿子的尸体前,哭着说道:“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没有你我以后可怎么活啊?”哭罢多时,老婆罗门问道:“是谁看着我儿子的?”一个老婢女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道:“是我看着少爷的。”老婆罗门说道:“你怎么不跟在少爷身边?他年纪这么小身边离不开人。”老婢女说道:“我是紧跟着少爷的,刚才夫人想吃点心,命我去厨房拿,我寻思有她在院子里,少爷应该不会有事的,我就去厨房了,没想到回来就看见少爷跌进了火堆里。”老婆罗门说道:“夫人看见少爷跌进火堆里,她有没有伸手救援。”老婢女说道:“没有,等我们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屋了。”老婆罗门顿时火帽三丈,疾步来到屋中,指着少妇喊道:“你看见我儿子掉到火堆里,你为什么不伸手去救?”少妇委屈地说道:“老爷,您有所不知,我从小都没碰过男人的手,如今我也不能因此事而毁了我的名声。”老婆罗门说道:“是你的名声重要,还是我儿子的命重要。你给我说说清楚,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怎么会娶了你呢?”少妇说道:“对于你来说,你儿子的命重要。可对于我来说,我的名声更重要。我这么恪守本分,你还常常怀疑我呢?”老婆罗门被说得无言以对,他心理想道:“难道是我错怪她不守妇道了?可是就算我错怪了,她也不该见死不救啊!”少妇看他不说话就上前说道:“老爷,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您就不要上火了,还是抓紧把少爷的事情办理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老婆罗门无奈,只好忍着心痛操办儿子的丧事。等一切事情办妥之后,老婆罗门对少妇说道:“你真的和外边的男人没有任何瓜葛?”少妇怒道:“难道老爷还在怀疑我不成?那好,你既然不信,我就用我的性命来证明我的清白。”说着少妇一头撞向门边的柱子,老婆罗门手疾眼快一把拦住了少妇,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少妇说道:“我要向老爷证明我的清白。”老婆罗门叹气说道:“我只是想听你说实话,又没有让你死。那你说说为何又想让我举办婆罗门姓氏的宴会?”少妇哭着说道:“我是看老爷素日与人无来往,想要让你通过宴会交一些知心朋友,我也好借此认识家族里的人,和他们处好关系,万一咱们家有个事情也好找人帮忙。”老婆罗门说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怎么不早说呢?我要是知道是这样,也就不拦着你了。”少妇努着嘴说道:“谁让老爷您不信我呢?”老婆罗门笑道:“好了,别哭了,我同意举办宴会还不成吗?”少妇撒娇道:“这可是老爷说的,我可没主动要求。”老婆罗门说道:“好好,就当是我错怪你,向你赔的不是。”少妇高兴地说道:“你刚失去爱子,心里一定很难受。这件事情还是由我来办吧。”老婆罗门搂着少妇点头答应了此事。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少妇得到老婆罗门的许可,就开始张罗宴会的事情。凡是得到邀请的人,都是婆罗门年轻男子,个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这些英俊的男子让少妇看得眼花缭乱,心花怒放。宴会一开始,少妇就挨桌敬酒,借机寻找意中人。所有来的宾客当中,也有不少人看上了年轻貌美的少妇。经过几日的接触,少妇就与几位年轻婆罗门男子有了奸情。这一日夜里,老婆罗门从外边办事回到家中,漆黑的夜里不见一个人影,老婆罗门觉得很奇怪,心想:这些人都去哪里了?明明知道我还没回来,怎么不在门口等我?老婆罗门一边想着一边来到自己的屋门外,他怕吵醒睡着的少妇,就轻轻的推门。可是,老婆罗门愣住了,自己的房门怎么从里边锁上了?老婆罗门觉得事情不妙,就俯身来到窗户下,仔细聆听里边的动静。不一会儿,里边传来了女人的喘息声。老婆罗门想:难道是少妇生病了?那它为何又把门锁上呢?正在此时,屋里又传来了男人的喘息声。老婆罗门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少妇在和奸夫偷情。老婆罗门忍无可忍,想冲进屋去捉住两人,但他转念一想,即使抓住了又能怎样,这样浪荡的女人是不知悔改的。老婆罗门坐在地上思考起来,他暗想:在这个家里,妻子已经去世多年了,唯一的儿子也没了,现在娶的这个小媳妇也不受妇道,让自己的颜面荡然无存。现在留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意思,莫不如带着自己的财宝远走他乡,没人认识自己,也能图得心里清净。想至此,老婆罗门站起身走到书房里,取出自己所有的财宝背在身上,然后离开了家。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老婆罗门带着财宝一个人走在远去的路上。走了几天几夜,离家已经很远了。老婆罗门见无人跟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在一棵树下坐下来休息,一边歇脚一边吃些食物。不远处有一个人影晃动,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婆罗门面前,对他说道:“我也走累了,可否坐下来和你一起休息。”老婆罗门见是赶路的,就说道:“你我同是赶路的,你就坐下来休息吧,这样我们也好有个伴儿。”赶路的人高兴地坐下来,问道:“不知道您老人家贵姓。”老婆罗门说道:“我是大姓婆罗门家的子弟。”赶路人拍手说道:“真是巧了,我也是婆罗门家的子弟。说起来,我们还是一个祖先,我们俩真是有缘。”老婆罗门一听是本姓家的人,就更加亲切,对他说道:“想必你急着赶路还没吃东西呢吧,我这有吃的,你先吃一些,有了力气好再赶路。”年轻婆罗门说道:“这怎么好,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要您的东西。”老婆罗门说道:“在此相见实属不易,又是同姓的人,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跟朋友还这么客气?”年轻婆罗门说道:“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推辞了。那明天的饮食就由我来负责。”说着,他接过老婆罗门递过来的食物,二人共同吃了起来。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休息过后,二人准备上路了,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的。说话间,二人就来到了一座村庄,年轻的婆罗门说道:“马上要天黑了,我们还是找一户人家住下,明天再赶路吧。”老婆罗门说道:“我也正有此意。”于是二人来到一个大户人家,轻轻拍打大门。不一会儿,门里走出一个仆人,对二人说道:“您二位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罗门说道:“我们是赶路的,现在天快黑了,我们想在此处借宿一宿明天再赶路。”仆人说道:“你们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回禀我家老爷。”说着仆人转身离开了。不一会儿,仆人跑着回来了,说道:“我家老爷同意你们在此住一晚,请跟我来。”二人跟着仆人走进院子,来到一处偏房。仆人停住脚步说道:“你们二人暂且住在这里,稍后我会把水和食物给二位送过来。”二人谢过仆人,就推门进了屋,四周观看一番就坐下来休息了。等到晚上掌灯时分,仆人把水和食物一起送了过来。二人梳洗一番,用过晚膳之后就上床睡觉了。等到天亮的时候,二人起床洗漱过后,又用过早膳,然后拜谢主人就离开了大户人家。二人继续赶路,来到了一片树林里。年轻婆罗门说道:“我们也赶了半天的路,不如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老婆罗门同意了,二人就找一处平整的地方做了下来。老婆罗门看见年轻婆罗门背后有一个草叶,就抬手把草叶拿掉了,年轻婆罗门看见草叶惊呼道:“这草叶莫不是昨晚我们借宿大户人家的?我得把这草叶给送回去。”老婆罗门说道:“一个草叶而已,你无须再跑一趟给送回去,况且这也没什么用处。”年轻婆罗门说道:“这可不行,这草叶可关系到我的人品,我从小就没侵占过他人的事物,如今我也不能这样做,虽说这只是一个草叶,但他不属于我的私人物品,是我把它带出来的,我要把它还回去。你先在这等着我,等我把草叶物归原主再回来找你,然后咱们再一起赶路。”老婆罗门见他说的有道理,心中由衷的敬佩,对他说道:“你放心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年轻婆罗门拿着草叶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当他走到一处深坑时,他跳下深坑,平躺在深坑里。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他又从深坑里爬了出来,一路跑着来到约定的地点。老婆罗门看见他回来了,就说道:“你给送到了。”年轻婆罗门说道:“我送到了,怕你等着着急,我一路跑着回来的。”老婆罗门说道:“你快歇歇。”年轻婆罗门说道:“天也不早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边走边歇着。”说着二人继续赶路。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走了不远的路程,老婆罗门想要去方便,可自己身上背着这么重的宝物实在是不方便。他暗想:这个年轻能把一个草叶还回去,想必他的人品还是很好的,我不如把我的财宝交给他保管,等我方便完再要回来。思及此,老婆罗门说道:“我要去方便一下,你帮我保管我的行囊。”年轻婆罗门说道:“你去吧,我就坐在这等你回来。”老婆罗门把财宝交给他,就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方便去了。年轻婆罗门见老婆罗门已经看不见,他背上财宝拔腿就跑,转瞬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老婆罗门方便回来后,看不见年轻婆罗门,就喊道:“你去哪里了?我回来了,我怎么看不见你呢?”老婆罗门喊了半天也没人应答,他自叹道:“哎,我上了他的当,一定是他把我的财宝偷跑了,枉我这么信任他,看来人不可貌相,看着老实厚道,实则奸诈得很。算了,也追不回来了,我还是自己赶路吧。”说着,老婆罗门又继续赶路了。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老婆罗门边走边忧伤的想着事情。当他走到一棵树下时,被头顶树上的鸟叫声给吸引了,他抬头望去,原来是一群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唱歌。老婆罗门说道:“走了这么远的路,很是劳累,不如坐下来休息一会儿,顺便看看这些唱歌的鸟类。”于是,老婆罗门就坐在树下观看起来。树上的鸟见有人欣赏自己的歌声,唱的就更卖力了。正当大家高兴的时候,远处飞来了一只口中衔着干草的鹳雀,鹳雀把干草放在一边,对小鸟们说道:“我看着你们这么多人生活在一起,很是羡慕,哪像我自打出生就一个人生活,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很是可怜。今日,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同意。”小鸟首领说道:“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来。”鹳雀说道:“我想和你们一起生活。”小鸟首领说道:“这可不行,我们不是一个家族,生活习惯不同,怎么能共同生活在一起?”鹳雀说道:“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家族,但我们同属鸟类,况且我一个人生活很是可怜,您就让我和你们一起生活吧,我可以帮你们干活,可以为你们衔干草垒窝,也可以为你们寻找食物,只要能让我和你们一起生活,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小鸟首领见它说得很真诚,就说道:“那好吧,你就和我们共同生活。”鹳雀得到小鸟的应允很是高兴,它开始四处寻找干柴,帮着小鸟垒窝。小鸟首领见它忙碌的样子,心里也很高兴,对其他鸟说道:“就让它在家看家,我们去寻找食物。”众小鸟得到指令,纷纷飞出巢穴寻找食物。鹳雀见所有的鸟都飞走了,它就急忙飞到小鸟的巢穴,把巢穴里的鸟卵啄碎吸干了汁液。鹳雀吃跑喝足后,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在小鸟的鸟窝处盘旋飞翔。过了两个时辰,出去找食的小鸟们陆续飞回来,当它们看到鸟窝里的鸟卵被喝掉以后,都伤心地哭起来,大声说道:“是谁这么狠心吃了我的宝宝?”鹳雀装作惊恐的样子来到鸟窝边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鸟头领看见眼前鹳雀不惊慌的样子,心里就知道一定是鹳雀吃了自己的宝宝,小鸟头领伤心地说道:“我好心收留你,你却狠心把我的小宝宝吃了,你还真是狠毒!”鹳雀见小鸟这样说,急忙辩解道:“真不是我吃的,我还想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呢,怎么能狠心吃了你们的宝宝呢。”小鸟头领说道:“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自从你来了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难道说这和你没有关系吗?”鹳雀还想说些什么,小鸟头领说道:“既然你这么阴险狡诈,我们又岂能再和你生活在一起?”小鸟头领对着其他小鸟说道:“我们在去它处垒窝生存,远离这伤心之地。”小鸟们听到指令都随着鸟王飞走了。只留下鹳雀一鸟愣在当场。老婆罗门坐在树下把此事看得一清二楚,自言自语道:“心存善良反而容易上当,这真是让人不可理解啊!”老婆罗门正在感叹此事,远处走来一身穿法衣的出家人,他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云云众生,受苦众多,速速离去,免受死苦!”当他来到老婆罗门跟前的时候,老婆罗门好奇地问道:“您是出家人,为何边走边说话呢?”出家人说道:“我是出家人,怜悯世间一切生命,我发出声音是想让在我眼前的小生物都快些离开,以免我不小心踩伤它们。”老婆罗门见他如此说,深信不疑,心里暗想:这一定是一位善良的人。老婆罗门想至此对出家人说道:“不知我可否与您同行呢?”出家人说道:“很高兴与您同行。”于是,老婆罗门跟着出家人一起上路了。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出家人将老婆罗门带到家中,对他说道:“你先在我家里住上一段时间,然后再赶路。”老婆罗门谢过出家人,就在他的家里住了下来。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出家人对老婆罗门说道:“我一个人喜欢清静,这样能安心修行,你暂且先住到外屋。”老婆罗门见他说的有理就同意了。到了半夜时分,正在梦乡之中的老婆罗门被歌声吵醒了,他说道:“这么晚了,谁还在唱歌?”老婆罗门睡不着觉,起身想看个究竟,他顺着声音来到出家人的房门外,只见出家人的房间灯火通明,他很好奇走上前来顺着门缝观看,当他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大吃一惊。原来出家人在和一名中年女子饮酒作乐,出家人弹琴时,中年女子就翩翩起舞,中年女子弹琴时,出家人就跳起舞来。老婆罗门想到:出家人怎么是这个样子呢?那个女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老婆罗门想至此,仔细观看屋里的动静,原来在出家人的床旁边有一个地洞,地洞上方有机关可以控制进出,这位中年女子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老婆罗门思忖道:那个男子背上有一根草叶都要还给主人;那只鹳雀心怀欺诈,叼来草叶谎称为诸等小鸟垒巢,结果趁机吃了小鸟的卵‘眼前的这儿外道口称怕伤害到虫子,实则上喝酒吃肉与女人作乐。哎,这些都是外相善良之辈,实则都不是可信的人和物。他一边想着一边回到住处收拾行囊,连夜走出了出家人的家里。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当时在国内,有一位长者,他家财万贯,奇珍异宝数不胜数,甚是富有。一天夜里,这位长者家里突然失窃了,丢了许多珠宝,长者四处寻找无果,来到国王面前说道:“陛下,前几日我家中突然丢失诸多宝物,我派人寻找了数日,仍然没有任何线索。现在请您帮忙,帮我寻找丢失的宝物。”国王听后怒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统治的国家偷东西,他还把我这个国王放在眼里吗?”长者说道:“以前从来没有丢过东西,不知最近这是怎么了?”国王问道:“近些日子,可有什么样的人与你来往,常到你家中?”长者想想了说道:“我很少与人来往,也不常常会见朋友。只是近日有一位新结交的婆罗门常到我家中。”国王说道:“这件事情有可能就是他做的。”长者急忙说道:“这不可能,那位婆罗门洁身自好,从不侵占他人财物。他第一次到我家借宿,不小心把我家的草叶带走了,当他发现时连夜给送了回来。这件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呢?”国王说道:“看人不能看外在,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如我们把他召见来,审问一番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长者觉得国王说的有道理,就告诉了国王那位婆罗门的去处。国王即刻派人去寻找那位婆罗门。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不久,那位婆罗门就被带到了国王的面前,国王问道:“你可去过这位长者的家里?”婆罗门看了看长者说道:“是的,陛下,我去过长者的家里。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国王说道:“那你可知道他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婆罗门说道:“我离开他家已经有数日了,当然不晓得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国王笑道:“听说你很聪明,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你来猜猜长者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是你猜对了,我就赏给你黄金一百两,要是你猜不对,就把你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给我。你看这样可好?”婆罗门心里想到:我这浑身上下加起来也不值一百两黄金,真要是被我猜对了,那我岂不就是发家了!想到这,婆罗门说道:“陛下,您说话算数吗?”国王笑道:“我堂堂一国之君当然说话算数了。”婆罗门面露笑容地说道:“那我就猜猜看了。”国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婆罗门说道:“长者家里最近丢了东西。”国王笑道:“你居然猜对了,赏一百两黄金。”侍卫得到命令拿出一百两黄金交给了婆罗门。国王又说道:“你还敢再继续猜吗?”婆罗门手捧着一百两黄金说道:“请陛下说题。”国王说道:“你既然能猜到长者家丢了东西,那你猜猜是哪一天什么时辰丢的,这次要是猜对了,我赏你一千两黄金。”婆罗门听到赏一千两黄金,顿时眼冒火光,出口道:“是于五天前在三更的时候丢的财宝。”国王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婆罗门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辩解道:“陛下,是我猜的,我胡乱说的。”国王说道:“我身边这些侍卫都猜过了,他们怎么没有一个人猜对呢?怎么就你才对了呢?你不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吗?”婆罗门听到此话,颤抖着声音说道:“我运气比他们好,一猜就中。”国王怒道:“你这外善内诈的人还想狡辩吗?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不加思索就脱口而出,这说明你就是那个窃贼,旁人怎能知晓得这么详细。来人,把他个给我拿下。”侍卫一拥而上擒住了婆罗门。婆罗门吓得跪倒在地说道:“陛下,饶命啊,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把偷的东西还他就是了。您千万不要杀了我啊!”长者闻听此言,很是诧异,对他说道:“你不是向来不侵占他人财产吗?你不是还把无意带走的草叶给我送回来了吗?”婆罗门说道:“我那是故意做给你看的,好让你放松警惕,然后我好有机会偷东西,还不被你怀疑。”长者听了此话,长出一口气,跪在国王面前说道:“陛下,您真是智者啊!”国王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圆满解决了,你们就都好自为之吧。”长者带着自己的宝物离开了王宫,婆罗门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后人谈及此事,常常感叹道:处世如镜,善别真伪,为世导师。VN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杂宝藏经 (一一七)罗睺罗因缘
下一篇:杂宝藏经 (一一九)婆罗门妇欲害姑缘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