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长推荐

世界的真相之二……起世经白话解
时间:2005-06-19 00:00:00  来源:  作者:

 起世经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等译  

●本刊编辑部白话

起世经白话文:

    (接上期)比丘们,在乌禅那迦海,有转轮圣王所经行之道,其道宽阔亦为十二由旬,深藏于乌禅那迦海中,当阎浮提中有转轮圣王出现于世时,此转轮圣王所经行之道自然涌现,即与海水齐平。比丘们,距乌禅那迦海不远处另外有山,山名为乌承伽罗。此山庄严端正,殊妙可观,世间上所有的珍禽罕兽,奇花异草,各种香气,各种树木,各种瓜果……于此山中应有尽有。比丘们,如是乌承伽罗山,如是庄严端正,如是殊妙可观,你们应当对其善持。

    比丘们,乌承伽罗山不远处另外有山,山名为金胁(金壁),在此金胁山中,有八万个窟洞,有八万只龙象(龙象:象中最殊胜者)在窟洞中居住。龙象遍体雪白,如拘牟陀花(拘牟陀花为黄莲花,亦有罕见之通体白者),七支(四足、首、阴、尾共为七支)拄地,身具神通,能乘空而行。龙象的头顶凸出呈红色,好象通红的因陀罗瞿波迦虫,六牙具足,其牙纤长锐利,在色泽上杂有一点一点的金黄,有如黄金镶填造就。

    比丘们,经过金胁山后,即见有雪山,雪山高五百由旬,宽阔亦各五百由旬,其山殊妙之处是由金、银、琉璃、颇梨四宝所构成。在山的四面。有四座金峰,金峰挺出山外,其高度各有二十由旬。另有由众宝间杂而成的高峰,迥然秀出,高有一百由旬。于雪山山顶上有一阿耨达多水池(经文名池,以现在人的逻辑思维来说,应该名湖,此阿耨达多池面积约有250000平方公里,当今的湖也没有如此大的了),阿耨达多龙王在阿耨达多水池中居住(水池因阿耨达多龙王而得名)。其水池纵深与广度各五十由旬,池水凉冷,清澈不浊,其味甘甜轻美。阿耨达池由七宝砌垒,池边的七重板砌,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行树(行树:生长排列得很整齐的树林)等,全由七宝合成,如:金网则银铃;银网则金铃;琉璃网则水精铃;水精网则琉璃铃;金多罗树金根金枝银叶银果;银多罗树银根银枝金叶金果;水精树水精根枝琉璃花果;赤珠树赤珠根枝马瑙叶马瑙花果等等,全都向着水池周匝围绕,极为端肃庄严殊妙。阿耨达多池侧皆有园林浴池,园中有各种花卉林木,花果繁茂,种种香风芬馥四布,诸鸟鸣唱相和。池中长有优钵罗花(青莲花)、钵头摩花(白莲花)、拘牟陀花(黄莲花)、奔茶利迦花(红莲花)等五彩缤纷的各式莲花,莲花大如车轮,花下有藕根,藕根粗如车轴,其汁洁白如乳,其味甘甜如蜜。

    比丘们,在阿耨达多池中,有阿耨达多龙王居住的宫殿,其宫殿名叫般阇兜,宫殿由五条大柱支撑,甚是雄伟壮观,殊妙可爱。阿耨达多龙王常在宫殿中与其眷属游戏,享受着人天五欲(色声香味触),极具快乐自在。比丘们,阿耨达多池东面有恒伽河,从象口中发源,挟五百河俱流入东海。阿耨达多池南面有辛头河。从牛口中发源,挟五百河俱流入南海。阿耨达多池西面有薄叉河。从马口中发源,挟五百河俱流入西海。阿耨达多池北面有斯陀河。从狮子口中发源,挟五百河俱流入北海。比丘们,是什么因缘,此龙名为阿耨达多呢?阿耨达多之义是什么呢?比丘们,诸龙名阿耨达多有三因缘,是什么三因缘呢?比丘们,在阎浮洲中,有诸龙居住,除了阿耨达多龙王之外,其余诸龙在享受快乐之时,便有热沙着其龙身,烧其皮肉,甚至烧及骨髓,使其显现蛇相,诸龙常以此为苦,这是第一因缘;比丘们,在阎浮洲中的所有龙宫,除了阿耨达多龙王之外,其余诸龙在进行游戏之时,便有恶暴热风吹进龙宫,烧毁其装饰宝衣,荡其身体,使之失去天龙之形,显现蛇相,诸龙常以此为苦,这是第二因缘;比丘们,在阎浮洲中的所有龙王,各在宫中娱乐时,常有金翅鸟王飞入龙宫,搏击诸龙,欲攫取诸龙为食,诸龙见金翅鸟王,心生恐怖,即失去天龙之形,显现蛇相,诸龙常以此为苦,而阿耨达多龙王则无其事。其间,若金翅鸟王生如是心:‘我今欲在阿耨达多龙王宫内常住。’那么,此金翅鸟王心生贪念,故受劣报,将永远不能再进入阿耨达多龙王宫殿。比丘们,这是第三因缘,由于这三因缘之故,称名为阿耨达多。(阿耨达为无热恼之义,因诸龙常受诸多热恼,只有龙王才能免受,故名为阿耨达多龙王。)

    比丘们,在雪山南面不远之处,有一城名为毗舍离,毗舍离城北面有一七黑山,七黑山以北,又有山名为香山。在香山中,有无量的紧那罗(紧那罗义为非人,形貌似人,头顶长有一角,天龙八部之第七部,紧那罗能歌善舞,亦名为歌神)居住,山中常有歌舞音乐之声。香山上长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大树,大树发出各种各样的芳香,树林间是大威德神所居住之处。比丘们,此香山中有二个宝窟,其一名为杂色,其二名为善杂色,皆由金银宝石玛瑙等七宝所构成,各宝窟皆纵广五十由旬。宝窟细滑轻盈柔软,触之犹如迦旃连提迦衣(天界的宝衣,极为轻柔)。比丘们,有一乾闼婆王名为无比喻(乾闼婆:天龙八部之第四部,以香气为食,专司歌舞奏乐,又名香神、乐神),与紧那罗的五百美女,在此二宝窟中娱乐游戏,起居生活,享受着色声香味触五欲,极具快乐。比丘们,在此二宝窟之北,有一大娑罗树王名为善住,树王旁另有八千娑罗树林,对树王周匝围绕。善住树王下,有一只大龙象王,亦名为善住,行止于娑罗树林中。该龙象王身体雪白,如拘牟陀花(拘牟陀花为黄莲花,亦有罕见之通体白者),七支(四足、首、阴、尾共为七支)拄地,能腾空而行。龙象王的头顶骨隆高,呈红色,好象通红的因陀罗瞿波迦虫,具足六牙,其牙纤长锐利,色泽上杂有一点一点的金黄,有如黄金镶填造就。另有八千龙象围绕随从,是其眷属,诸龙象同样身体雪白,如拘牟陀花,同样七支(四足、首、阴、尾共为七支)拄地,能腾空而行,直至象牙色泽上有一点一点的金黄有如黄金镶填造就。在善住娑罗树王林之北面,有一为大龙象王所用的大浴池,名为曼陀吉尼,其池长宽相等,各五十由旬,池水凉冷,其味甘甜轻美清澈不浊,池中长有各色莲花五彩缤纷,莲花大如车轮,花下有藕根大如车轴,藕汁洁白如乳味甘如蜜。比丘们,在曼陀吉尼池外,还有八千诸小池周匝围绕,诸小池除了在面积上比曼陀吉尼池小外,其他皆一一如曼陀吉尼池,没有任何差别。

    比丘们,当善住大龙象王想前往曼陀吉尼池沐浴游戏的时候,心中即起念呼唤八千龙象眷属,这时,那八千诸龙象眷属心中能同时感应到龙象王的呼唤,亦能同时起如是心:善住龙象王在呼唤我们,我们现在应当马上到大龙象王处去。于是,诸龙象眷属不管身处何方,不管在做什么,皆立即前往。诸龙象到后,在善住大龙象王前低头而立,等待龙象王出行。善住大龙象王知道诸象集齐,即率领群象向曼陀吉尼池进发,八千龙象眷属对大龙象王前呼后拥,左右随从,而善住大龙象王则从容安步,气派万千。诸龙象中,有为龙象王执持罗伞者,有用鼻为龙象王轻摇宝扇者,能歌善舞者则边舞边在前开道,唱者则一唱众和,大家欢天喜地一起前往曼陀吉尼池。到达曼陀吉尼池后,善住象王便进入池中洗浴,亦同时唱歌跳舞尽情娱乐嘻戏,从心所欲,享受各种欢乐。而诸象众,有些在为象王洗鼻,有些在为象王磨牙,有些在为象王揩耳,有些在为象王灌头,有些在为象王淋背,有些在为象王摩腹,有些在为象王冲臀,有些在为象王擦足,有些在为象王浴尾,有些则拔取藕根清洗干净后,送往象王口内让其进食,另外还有些则摘取青莲花黄莲花赤莲花白莲花等五彩缤纷的莲花,洒在善住龙象王头上。

    这时,善住大龙象王于曼陀吉尼池中,恣意洗浴,纵情游乐,边吃着诸龙象所奉献的藕根,边任其头上装饰着各色莲花,好不自由自在!善住大龙象王沐浴游戏毕后,走出曼陀吉尼池,来到岸上休息,八千龙象眷属则分散各自走进八千小池中随意洗浴,相互游戏,进食藕根,最后,亦摘取各色莲花系在头上,用以装饰自己。诸象众洗浴毕后,汇集在善住大龙象王周围,象王则带领八千龙象眷属,一起返回善住娑罗树王之处,途中,诸龙象辈前后导从,或执持罗伞,或轻摇宝扇,或载歌载舞,气氛非常热烈。象王回到了于娑罗树王下的居住之处后,随意行住卧起,安恬休息,享受舒适安乐。八千龙象眷属,亦各自分散去到八千娑罗树林之中,同样随意行住卧起,安恬休息,享受舒适安乐。娑罗树林中的娑罗树,长得非常茂密高耸,其树围达六寻之巨(一寻为七尺),甚至有树围达七寻者,更有粗壮者达八寻九寻十寻,最粗者其树围达十二寻,唯有此善住大娑罗树王,其其树围则为十六寻,无与伦比。在这八千娑罗树林之中,娑罗树由于生长,难免会出现枯黄落叶,当有枯黄落叶时,即有风吹来,将枯黄落叶吹出林外,不秽其林。而八千龙象的大小便以及所有秽污之物,均有诸夜叉进行清理扫除,使到娑罗树林永远保持清洁干净。

    比丘们,当阎浮洲中有转轮圣王出现于世间时,在这八千诸龙象中,只有其中的最小的龙象,日日于晨旦时分,来到转轮圣王前,供给转轮圣王承事,因而得名调善象宝。善住大龙象王则于每十五日的晨旦时分,去到天帝释所在之处,于其身边住立。承奉天帝释驱使。比丘们,善住大龙象王以及诸龙象辈,有此神通、威德、福泽,虽然他们受生于畜生道之中,却为龙象之辈,乃至有如是大威神力,况复你们比丘众,已成人身,在此闻法,难道还不应当好好的护念受持。

    二、郁单越洲品

    比丘们,在须弥山王北面的郁单越洲(亦名郁多啰究留洲,北俱卢洲),有无量的数不清的山。在各座山中,生有各种各样的树。树长得非常郁茂,散发出种种芳香,其芳香熏及郁单越洲各处;郁单越洲山上生有各种各样的草,种种草皆绀青色,其形态皆右旋宛转,好象孔雀毛那样漂亮,草的香气犹如婆师迦花(婆利师花又名为雨时花或夏生花等),其草触之极为柔软,有如迦旃连提迦衣(天衣)那样,其草长及四指,脚踩下时草则偃下,脚提起后草还复立;山上另生有各种各样的杂色果树,树长有各种各样的茎叶花果,散发出各种各样的香气,其香气熏及各方;山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鸟,小鸟各各自鸣,其声音十分和谐动听高雅微妙。在各座山中,有各种各样的小溪河流,诸溪河之道延向四方,其水流平稳随顺向下,随着流道的逐渐平坦而渐渐安流,不缓不急没有波浪;河水不深,能轻易涉水而过;河水清澈见底,有很多花覆盖于水面;河流宽约半由旬,清澄的水流遍满河道;在诸河的两岸,有各种各样的树林,随着河水的流向而生,倒映覆盖于水面;河流所经区域,各种各样的香花在盛开,各种各样的树木挂满各种各样的果实,柔软的青春遍布,各种各样的小鸟在和谐唱鸣;再者,在诸河的两岸,有各种各样的妙好的船,船由美丽且柔和的色彩间错装饰,端庄肃严,殊妙可爱,而且是金、银、琉璃、颇梨、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构成,更显高贵罕有。

    比丘们,郁单越洲山下的地势平坦方正,没有沟涧.坑坎.陵阜(陵阜:大小土山);没有荒漠、荆棘、阴深的密林;没有垃圾、粪便等诸污秽不净之物;没有蚊虻、蚤虱、蛇蝎、虎狼等诸害虫恶兽;没有礓石、沙砾、败瓦、颓垣,地上所见,皆是众宝。这里的气候没有酷暑寒冬,不寒不热,常久恒温,时令调和安逸;这里的土地肥沃润泽,长有的树木苍郁繁茂,花果炽盛,百草常覆于地面,色如孔翠,香如婆师,濡若天衣。(好一幅世人所向往的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图画!)

    比丘们,郁单越洲有一树林(树林实为园林之义,是郁单越洲人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下同),名为安住,安住树林中有一种树叫做曲躬树,曲躬树皆高六拘卢奢(拘卢奢亦名拘卢舍,是长度单位,一拘卢奢的长度自古以来众说不一,有一拘卢奢约为1000公尺之说),树上枝叶重重密布,叶与叶之间次第相接,有如草覆盖于屋顶,能使天雨点滴不漏,郁单越洲的人们,便在这曲躬树构成的天然房屋下居住。树林中还有诸香树,香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诸香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此诸香树上,随心散发出种种香气(亦有香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散发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香气之说);树林中还有劫波娑树(劫波娑亦名劫贝,意为白氎,白氎可为布用),劫波娑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劫波娑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果边,自然生出各种衣服,悬置于树间(亦有劫波娑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衣服之说);树林中还有种种璎珞之树(璎珞为饰物,用作装饰端严之用),璎珞之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璎珞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果边,随心生出各种璎珞,悬垂于树间(亦有璎珞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璎珞之说);树林中还有鬘树(鬘为花鬘之义,乃香草鲜花结成的花鬘,用以供佛),鬘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鬘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果边,随心生出各种花鬘,悬挂于树间(亦有花鬘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花鬘之说);树林中还有器树(器为器皿、器具之义,供容盛物品之用),器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器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果边,随心生出各种器皿,悬挂于树间(亦有器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器皿之说);树林中还有种种杂果树(杂果是人们喜欢吃的各种各样的水果),杂果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杂果树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树枝之间,随心生出种种众果,悬挂于树上(亦有杂果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水果之说);在树林中另外还有种种乐树(乐是音乐的乐),乐树高者亦有六拘卢奢(约为6000公尺),或有高为五拘卢奢至四三二一拘卢奢不等,其中最矮者亦有半拘卢奢高(约为500公尺),乐树亦有茂密的枝叶和花朵以及丰硕的果实,在其果边,随心生出种种乐器,悬挂于树上(亦有乐树的果实成熟后皮壳自裂而从中生出种种随心所想要的乐器之说);在树林中另外还有田地,田地中不须耕种便能自然生长出粳米,粳米鲜洁白净,取之不尽,没有皮糩勿须再作加工,能出一切味,欲煮熟作饭食时,以敦持果壳作釜,将粳米放在敦持果壳内,下置火珠,火珠不假薪炭能自然出焰,火焰大小随心所欲,诸食物煮熟后珠焰自熄(非常方便无污染的能源)。

    比丘们,在郁单越洲的东南西北四面各有一水池,四水池皆名为阿耨达多,各阿耨达多池皆纵广五十由旬。池中的水凉冷,清澈不浊,味道甘甜轻美。各阿耨达多池由七宝砌垒,池边的七重板砌,七重栏楯,对水池周匝围绕。七重铃网在池边周匝悬垂,还有七重多罗行树在池边整齐排列(多罗:树名,类似棕榈科树木,其叶长广,平滑坚实,自古即用于书写经文,称为贝多罗叶)。所有这些全由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间错合成,杂色可爱,如:金网则银铃;银网则金铃;琉璃网则水精铃;水精网则琉璃铃;金多罗树金根金枝银叶银果;银多罗树银根银枝金叶金果;水精树水精根枝琉璃花果;赤珠树赤珠根枝马瑙叶马瑙花果等等,极为端肃庄严殊妙。在各阿耨达多池的四方,各有阶道,所有的阶道皆为七宝所构成,各色间错绮丽,令人喜爱。诸阿耨达多池中长有优钵罗花(青莲花)、钵头摩花(白莲花)、拘牟陀花(黄莲花)、奔茶利迦花(红莲花)等各式莲花,莲花大如车轮,花色各呈青、黄、赤、白、碧等色,五彩缤纷,再加上香气氛氲,更显微妙殊胜,优雅艳丽。花下生有藕根,藕根粗有如车轴,藕内多汁,其汁洁白如乳,食之爽脆味美,甘甜如蜜。

    比丘们,在阿耨达多池的四面,有四条大河,河宽一由旬,河面有各种颜色的花间错弥漫覆盖;河道平直顺流没有弯曲;河水不急不缓没有激流波浪奔逸冲击;河岸距河面不高平坦能浅易涉入;诸河道的两岸,有各种各样的树林,交错映覆在清澈的水面,并散发出各种殊妙的馨香。有种种草生于林间地上,色泽青绿如孔雀毛那样漂亮,香气清新如婆师迦花(婆利师花又名为雨时花或夏生花等),质地柔软如迦旃连提迦衣(天衣),诸草形态皆宛转右旋,草长及至四指,脚踩下时草则偃下,脚提起后草还复立。林间亦有各种各样的小鸟,小鸟各各自鸣,其声音十分和谐动听高雅微妙。在诸河的两岸,有各种各样的妙好宝船,船由美丽柔和的色彩间错装饰,端庄肃严,殊妙可爱,而且是金、银、琉璃、颇梨、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构成,更显高贵罕有。

    比丘们,在郁单越洲,每天都在夜半时分,从东南西北面的阿耨达多四池之中,升起雨云,雨云很快向四周散布,遍及郁单越洲的诸山、海、树林、大地等,当各处都被雨云弥漫覆盖后,天上便降洒甘雨,此甘雨为八功德水(具澄净、清冷、甘美、轻软、润泽、安和、除饥渴、长养诸根等八种殊胜功德之水,又名八支德水、八味水、八定水等),雨时乃牛哺乳之久(一饭时间),起于夜半,停于夜半。所下甘雨虽有四指深,于地并不泻流,当降下地面之后不久即没入地中,使到地上不起泥淖,雨止云散,虚空显得更加清爽洁净。下雨之时,从海上徐徐起风,吹此甘泽及至人身,使人感到清净柔和,十分安乐。甘雨微风滋润着郁单越洲,普令天地万物得到调适,使其更加愉悦润泽肥腻滋浓,有如巧鬘师及鬘师弟子们作成花鬘后,再将花鬘以水雾喷洒,使花鬘被喷洒后,更加光泽鲜明。比丘们,郁单越洲的大地恒常润泽肥沃,好象有人常以酥油涂灌,实为天降甘雨之故。

    比丘们,在郁单越洲,另外还有一池,名为善现,善现池纵广有一百由旬,池水凉冷柔软,清澈不浊,味道甘甜轻美。善现池由七宝砌垒,池边有七重板砌,七重栏楯,对水池周匝围绕。七重铃网在池边周匝悬垂,还有七重多罗行树在池边整齐排列。所有这些全由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间错合成,庄严殊妙。在池的四方,各有阶道,所有的阶道皆为七宝所构成,各色间错绮丽,令人喜爱,如是直至池中长有各式莲花,莲花大如车轮,花色各呈青、黄、赤、白、碧等色,五彩缤纷,花下生有藕根,藕根粗有如车轴,藕内多汁,其汁洁白如乳,食之爽脆味美,甘甜如蜜。

    比丘们,在善现池的东面,有一林苑(园林),林苑亦名为善现。善现林苑纵广一百由旬,亦由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其色彩间错交杂令人心生喜乐,如是直至所有的这些全由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间错合成。在善现林苑的东南西北各处一一有门,一一门处悉有却敌(却敌好似门楼类的建筑),间杂各色可乐令人喜乐,亦是金、银、琉璃、珊瑚、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构成。

    比丘们,这善现林苑平坦方正端严,没有各种荆棘、丘陵、坑坎、礓石、瓦砾、以及垃圾、粪便等诸污秽不净之物,唯多金、银、真珠、宝石等种种奇珍异宝。善现林苑的气候不寒不热,四季如春,常有清泉溢流,四面弥满,令到树叶敷荣繁茂,花果炽盛成就,各种各样的馨香随风散发。苑中还有各种各样的异类众鸟,众鸟常常各各自鸣,其声音十分和谐动听高雅微妙。林苑的地上长有青草,青草宛转右旋,柔软细滑,好象孔雀毛那样漂亮,青草香气皆似婆利师花(婆利师花又名为雨时花或夏生花等),轻柔则如迦旃邻提迦衣(天衣),脚踩下时草则偃下,脚提起后草还复立。苑中还有诸树,各树各有种种根、茎、花、叶和果实,都各散发香气,香气熏及各处。比丘们,在善现林苑中亦有树林名为安住,安住树林有树高为六拘卢奢(拘卢奢亦名拘卢舍,是长度单位,一拘卢奢约为1000公尺),树上枝叶重重密布,叶与叶之间次第相接,有如草覆盖于屋顶,能使天雨点滴不漏,郁单越洲的人来善现林苑旅游劳累想休息时,可在这天然的房屋下居住止宿。安住树林中还有诸香树、劫波娑树、璎珞树、鬘树、器树、果树等,又有自然生长的粳米用焰光火珠煮熟的米饭,使来到这里的人们衣食无忧,清净美妙。比丘们,这善现林苑,是公用的地方,无我无主,也没有守护人员,当郁单越人欲入此苑进行自在游戏享受诸乐时,可从一一门处随意进入,不受任何限制。郁单越人进入善现林苑进行各种游戏,无拘无束澡浴,恣意尽情享受乐趣后,想去则去欲留则留,随各人的心情自由自在。

比丘们,因为郁单越人之故,于善现池的南面,另有一林苑(园林),林苑名为普贤。普贤林苑纵广亦一百由旬,亦由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如是乃至有如善现林苑那样所有的这些全由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七宝间错合成,有诸香树、劫波娑树、璎珞树、鬘树、器树、果树,又有自然熟饭清净美妙等等。比丘们,这普贤林苑亦是公用的地方,无我无主,亦没有守护人员。诸郁单越人欲须入普贤苑中进行澡浴游戏受快乐时,可从林苑四门随意进入,不受任何限制。当游戏、澡浴、恣意尽情享受乐趣后,想去则去欲留则留,随各人的心情自由自在。比丘们,因为郁单越人之故,于善现池的西面,另有一林苑(园林),林苑名为善华。善华林苑纵广亦一百由旬,亦由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如是乃至有如善现林苑那样没有守护人员。诸郁单越人欲须入普贤苑中进行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亦可从林苑四门随意进入,不受任何限制。当游戏、澡浴、恣意尽情享受乐趣后,想去则去欲留则留,随各人的心情自由自在。比丘们,因为郁单越人之故,于善现池的北面,另有一林苑(园林),林苑名为喜乐。喜乐林苑纵广正等,亦一百由旬,亦由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如是乃至有诸香树、劫波娑树、璎珞树、鬘树、器树、果树等等,有如善现林苑那样,样样皆等同无有差异,亦没有守护人员。诸郁单越人欲须入普贤苑中进行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亦可从林苑四门随意进入,不受任何限制。当游戏、澡浴、恣意尽情享受乐趣后,想去则去欲留则留,随各人的心情自由自在。(待续)

起世经原文:

    (接上期)诸比丘。乌禅那迦海中。有转轮圣王所行之道。亦阔十二由旬。阎浮提中。转轮圣王。出现世时。此中海道。自然涌现。与水齐平。诸比丘。次乌禅那迦海有山。名曰乌承伽罗。诸比丘。此乌承伽罗山。庄严端正。殊妙可观。一切树。一切叶。一切华。一切果。一切香。种种草。种种鸟兽。但是世间所出之物。于彼山中。无不悉备。诸比丘。乌承伽罗山。如是端正。殊妙可观。汝等应当善持此也。

    诸比丘。次复有山。名曰金胁。于此山中。有八万窟。有八万龙象。在中居住。并皆白色。如拘牟陀华。七支拄地。悉有神通。乘空而行。其顶赤色。似因陀罗瞿波迦虫。六牙具足。其牙纤利。杂色金填。

    诸比丘。过金胁已。即有雪山。高五百由旬。阔厚亦尔。其山殊妙。四宝所成。谓金银琉璃颇梨。其山四面。有四金峰。挺出山外。各高二十由旬。复有高峰。众宝间杂。迥然秀出。高百由旬。于山顶上有池。名曰阿耨达多。阿耨达多龙王。在中居住。其池纵广五十由旬。其水凉冷。味甘轻美。清净不浊。七重塼垒。七重板砌。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周匝围绕。端严殊妙。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复有诸华。优钵罗华。钵头摩华。拘牟陀华。奔茶利迦华。其华杂色青黄赤白。大如车轮。下有藕根。粗如车轴。汁白如乳。味甘如蜜。

    诸比丘。此阿耨达多池中。有阿耨达多龙王宫。其殿五柱。殊妙可爱。阿耨达多龙王与其眷属。在中游戏。受天五欲。快乐自在。诸比丘。阿耨达多池东有恒伽河。从象口出。与五百河俱流入东海。阿耨达多池南有辛头河。从牛口出。与五百河俱流入南海。阿耨达多池西有薄叉河。从马口出。与五百河俱流入西海。阿耨达多池北有斯陀河。从狮子口出。与五百河俱流入北海。诸比丘。以何因缘。此龙名为阿耨达多。诸比丘。有三因缘。何等为三。诸比丘。阎浮洲中。有诸龙住处。唯除阿耨达多龙王。其余诸龙受快乐时。便有热沙。堕其身上。诸龙尔时即失天形。现蛇形相。诸龙时时受斯等苦。阿耨达多龙王无如此事。是名第一因缘。诸比丘。阎浮洲中。除阿耨达多龙王。其余诸龙。游戏乐时。有热风来。吹其身体。即失天形。现蛇形相。有如是苦。阿耨达多龙王。无如此事。是名第二因缘。诸比丘。阎浮洲中所有诸龙。游戏乐时。金翅鸟王飞入其宫。诸龙既见金翅鸟王。心生恐怖。以恐怖故。即失天形。现蛇形相。具受众苦。阿耨达多龙王。无如此事。若金翅鸟王。生如是心。我今欲入阿耨达多龙王宫内。彼金翅鸟。以报劣故。即自受苦。永不能入阿耨达多龙王宫殿。诸比丘。此是第三因缘。是故说名阿耨达多。

    诸比丘。雪山南面。不远有城。名毗舍离。毗舍离北。有七黑山。七黑山北。有香山。于香山中。有无量无边紧那罗住。常有歌舞音乐之声。其山多有种种诸树。其树各出种种香熏。大威德神之所居止。诸比丘。彼香山中有二宝窟。一名杂色。二名善杂色。殊妙可爱。乃至玛瑙七宝所成。各皆纵广五十由旬。柔软滑泽。触之犹若迦旃连提迦衣。诸比丘。有一乾闼婆王。名无比喻。与五百紧那罗女。在杂色善杂色二窟中住。具受五欲。娱乐游戏。行住坐起。诸比丘。二窟之北。有大娑罗树王。名为善住。别有八千娑罗树林。周匝围绕。彼善住娑罗林下。有一龙象。亦名善住。游止其中。色甚鲜白。如拘牟陀华。七支拄地。腾空而行。顶骨隆高。如因陀罗瞿波迦虫。其头赤色。具足六牙。其牙纤利。金沙厕填。复有八千诸余龙象。以为眷属。其色悉白。如拘牟陀华。七支拄地。乃至悉以金填其牙。于善住娑罗林北。为善住大龙象王出生一池。名曼陀吉尼。纵广正等五十由旬。其水凉冷。甘美澄清无诸浊秽。乃至藕根大如车轴。破之汁出。色白如乳。味甘若蜜。诸比丘。曼陀吉尼池侧。周匝更有八千诸池。四面围绕。一一皆如曼陀吉尼。无有异也。

    诸比丘。其善住龙象王。意若欲入曼陀吉尼池中游戏之时。即念八千龙象眷属。时彼八千诸龙象等。亦起是心。善住象王心念。我等今者当往善住王处。诸象到已。皆在善住龙象王前。低头而立。尔时善住大龙象王。知诸象集。即便发引。向曼陀吉尼池。八千龙象。前后围绕随从而行。善住象王从容安步。诸龙象中。有持白盖覆其上者。有以鼻持白摩尼拂拂其背者。有诸乐神。歌舞作倡。在前引导。尔时善住大龙象王。到已便入曼陀吉尼池。出没洗浴。欢娱游戏。从心适意。受诸快乐。中有龙象洗其鼻者。或有龙象磨其牙者。或有龙象揩其耳者。或有龙象灌其头者。或有龙象淋其背者。或龙象摩其胁者。或有龙象洗其髀者。或有龙象洗其足者。或有龙象浴其尾者。或有龙象拔取藕根净洗鼻擎内其口者。或有龙象。拔优钵罗华。钵头摩华。拘牟陀华。奔茶利迦华等。系于善住象王头者。

    尔时善住大龙象王。于曼陀吉尼池中。恣意洗浴。游戏欢娱。自在受乐。啖诸龙象所奉藕根。头上庄饰优钵罗等。种种杂华。是事讫已。从彼池出。上岸停住。八千龙象。然后散入八千池中。随意洗浴。游戏自在受快乐已。各食藕根。食竟亦以优钵罗等种种杂华。系其头上。用自庄严。复共集会善住王所。四面围绕。恭敬而住。尔时善住大龙象王。与彼八千诸龙象等。前后导从。还诣善住娑罗树林所。象王行时。诸龙象等。或擎白盖。或执白拂。随从如前。诸神作乐。导引亦尔。尔时善住大龙象王。到善住娑罗大林已。在树王下。随意卧起受诸安乐。八千龙象亦各诣彼八千树下。行住卧起自在安乐。于彼林中有娑罗树。其本或复周围六寻。有娑罗树。其本或复周围七寻。八寻九寻十寻。有娑罗树其本周围十二寻者。唯此善住娑罗树王。其本周围十有六寻。彼八千娑罗树林之中。若有萎黄及所落叶。即有风来。吹令外出。不秽其林。八千龙象。所有便利秽污之物。有诸夜叉随扫掷弃。

    诸比丘。阎浮提中。有转轮圣王。出现世时。八千象中。一最小者。日日晨旦。至轮王前。供给承事。调善象宝。因此得名。彼善住大龙象王。每十五日晨旦。往诣天帝释所。在前住立。承奉驱使。诸比丘。善住象王有此神通。有此威德。虽复生于象畜之中。然是龙辈。乃有如是大威神力。汝等比丘。应当念持。

    诸比丘。郁单越洲有无量山。彼诸山中。有种种树。其树郁茂。出种种香。其香普熏。遍彼洲处。生种种草。皆绀青色。右旋宛转。如孔雀毛。香气犹如婆师迦华。触之柔软。如迦旃连提迦衣。长齐四指。下足则偃。举足还复。别有种种杂色果树。树有种种茎叶华果。出种种香。其香普熏。种种诸鸟。各各自鸣。其声和雅。其音微妙。彼诸山中。有种种河。百道流散。平顺向下。渐渐安行。不缓不急。无有波浪。其岸不深。平浅易涉。其水清澄。众华覆上。阔半由旬。水流遍满。诸河两岸。有种种林。随水而生。枝叶映覆。种种香华。种种杂果。青草弥布。众鸟和鸣。又彼河岸。有诸妙船。杂色庄严。殊妙可爱。并是金银琉璃颇梨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成。

    诸比丘。郁单越洲。其地平正。无诸荆棘。深邃稠林。坑坎屏厕。粪秽不净。礓石瓦砾。纯是金银。不寒不热。时节调和。地常润泽。青草弥覆。诸杂林树。枝叶恒荣。华果成就。

    诸比丘。郁单越洲。复有树林。名曰安住。其树皆高六拘卢奢(一拘卢奢五里)。叶密重布。次第相接。如草覆屋。雨滴不漏。彼诸人等。树下居住。有诸香树。亦高六拘卢奢。或复有高五拘卢奢。四三二一拘卢奢者。其最小树。高半拘卢奢。悉有种种枝叶华果。此诸树上。随心流出种种香气。复有劫波娑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如是最小。半拘卢奢。悉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果边自然而出种种杂衣。悬置树间。复有种种璎珞之树。其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者。如是最小。半拘卢奢。悉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果边。随心流出种种璎珞。悬垂而住。复有鬘树。其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者。如是最小半拘卢奢。亦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果边。随心而出种种鬘形。悬着于树。复有器树。其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者。如是最小半拘卢奢。亦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果边。随心而出种种器形。悬着于树。复有种种众杂果树。其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如是最小半拘卢奢。皆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树枝。随心而出种种众果。在于树上。又有乐树。其树亦高六拘卢奢。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奢者。如是最小半拘卢奢。亦有种种枝叶华果。从其果边。随心而出种种乐器。悬在树间。

其地又有自然粳米。不藉耕种。鲜洁白净。无有皮糩。欲熟食时。别有诸果。名曰敦持。用作枪釜。烧以火珠。不假薪炭。自然出焰。随意所欲。熟诸饮食。食既熟已。珠焰乃息。

    诸比丘。郁单越洲。周匝四面有四池水。其池皆名阿耨达多。并各纵广五十由旬。其水凉冷。柔软甘轻。香洁不浊。七重塼垒。七重板砌。七重栏楯。周匝围绕。七重铃网周匝悬垂。复有七重多罗行树。四面周围杂色可爱。金银琉璃颇梨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成。于池四方各有阶道。一一阶道亦七宝成。杂色绮错。复有诸华。优钵罗花。钵头摩华。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等。青黄赤白。及缥碧色。一一花量。大如车轮。香气氛氲微妙最胜。复有诸藕。大如车轴。破之汁出。其色如乳。食之甘美。其味如蜜。

    诸比丘。阿耨达多池之四面。有四大河。阔一由旬。杂华弥覆。其水平顺。直流无曲。不急不缓。无有波浪。奔逸冲击。其岸不高。平浅易入。诸河两岸。有种种林。交柯映覆。出众妙香。有种种草生于其侧。色青柔软。宛转右旋。略说乃至。高齐四指。下足随下。举足还复。亦有诸鸟出种种声。于河两岸又有诸船。杂色可乐。乃至车磲玛瑙等。七宝之所合成。触之柔软。如迦旃邻提迦衣。

    诸比丘。郁单越洲。恒于半夜。从阿耨达多四池之中。起大密云。周匝遍布。郁单越洲。及诸山海。悉弥覆已。然后乃雨。八功德水。如构牛乳顷。雨深四指。当下之处。即没地中。更不滂流。还于半夜。雨止云除。虚空清净。从海起风。吹此甘泽。清凉柔软。触之安乐。润彼郁单越洲。普令调适肥腻滋浓。如巧鬘师及鬘师弟子作鬘既成。以水洒散。彼鬘被洒。光泽鲜明。诸比丘。郁单越洲。其地恒润。悦泽光腻。亦复如是。常如有人以酥油涂。

    诸比丘。郁单越洲。复有一池。名曰善现。其池纵广一百由旬。凉冷柔软。清净无浊。七宝塼砌。乃至藕根味甘如蜜。

    诸比丘。善现池东。复有一苑。亦名善现。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多罗行树亦有七重。周匝围绕。杂色可乐。乃至悉是车磲玛瑙七宝所成。一一方面。各有诸门。于一一门悉有却敌。杂色可乐。亦是金银琉璃珊瑚赤珠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成。

    诸比丘。彼善现苑。平正端严。无诸荆棘丘陵坑坎礓石瓦砾及屏厕等诸杂秽物。唯多金银种种异宝。节气调和。不寒不热。常有泉流四面弥满。树叶敷荣。华果成就。有种种香。随风芬馥。复有种种异类众鸟。常出妙声。和雅清畅。有草青色。右旋宛转。柔软细滑。如孔雀毛。香气皆似婆利师华。触之如触迦旃邻提迦衣。以足蹈之。随足上下。复有诸树。其树各有种种根茎华叶果实。咸出众香。普熏彼地。诸比丘。善现苑中。亦有树林。名为安住。树并举高六拘卢奢。叶密重布。雨滴不下。更相鳞次。如草覆舍。诸人于下居住止宿。复有香树劫波娑树璎树鬘树器树果树。又有自然粳米熟饭。清净美妙。诸比丘。彼善现苑。无我无主。亦无守护。郁单越人欲入此苑。自在游戏。受诸乐时。于其四门。随意所趣。入彼苑已游戏澡浴。恣情受乐。欲去即去欲留即留。随心自在。

    诸比丘。为郁单越人故。于善现池南复有一苑。名曰普贤。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周匝围绕。乃至熟饭清净美妙。诸比丘。此普贤苑亦无守护。郁单越人。若欲须入普贤苑中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从其四门随意而入。入已澡浴游戏受乐。既受乐已。欲去即去欲留即留。诸比丘。为郁单越人故。善现池西复有一苑。名曰善华。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周匝围绕。略说乃至。如善现苑。等无有异。亦复无有守护之者。郁单越人若欲须入善华苑中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从其四门随意而入。入已澡浴游戏受乐。既受乐已。欲去即去欲留即留。诸比丘。为郁单越人故。于善现池北复有一苑。名曰喜乐。纵广正等一百由旬。乃至无有守护之者。郁单越人若欲须入喜乐苑中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从其四门随意而入。入已澡浴游戏受乐。既受乐已。欲去即去欲留即留。略说如前善现苑等。

 

编者:依佛所说法,众生生活的世界,以须弥山王为中心,东面有弗婆提洲,南面有阎浮提洲,西面有瞿陀尼洲,北面有郁单越洲。在起世经中,佛详细阐述了郁单越洲人的起居生活、婚姻状况和后代的抚育等等各方面的情况。由于郁单越洲没有管理者与被管理者,没有私有财产,没有贫富差别,生活资源从不短缺;没有邪恶羞耻,人们不受道德标准的束缚;没有疾病,每一个人都健康长寿;人们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随意自在……我们从中不难看出,这就是我们所向往的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郁单越洲人为什么能这样幸福快乐呢?这是阎浮提洲(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人行十善业,故而命终即得往生郁单越洲。

 

(责任编辑:吴嘉年)6iU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佛说观无量寿佛经》讲记
下一篇:如何追求真富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