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陀本生

姑尸王的故事
时间:2018-06-07 22:26:53  来源:  作者:

  这个本生故事,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对厌烦出家的比丘所作的谈话。YAI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据传,那位比丘是舍卫城的清白人家的儿子,归顺佛教而出家。有一天,他在舍卫城巡回托钵的途中,见到一位装饰华美的妇人,爱上她漂亮光鲜的容貌,而心生烦恼,怏快不乐。
 
于是,他的头发和指甲长得长长的,身体细小而瘦弱,身上穿着肮脏的衣服,皮肤呈现不健康的黄色,脉管在四肢突起,好象天人死亡必须出现的五种前兆──美丽的头发干枯脱落,衣瓽上染着了污垢,身体失去颜色和光泽,两腋流汗,不喜欢天神的座椅──这是相同的五种状况;
 
而由佛教中厌烦出家的比丘等,所呈现的五种状况,即为信心的花凋落,戒衣上有污垢,因为不安心与不名誉而失去身体的光辉,流出烦恼的汗水,不喜欢居住在森林的树下及无人家的僻静处。这位比丘也出现了那样的前兆。
 
于是,其他比丘同他一起来到佛前,向佛禀报:“世尊!这个人厌烦出家。”佛问:“这是真实的么?”比丘回答说:“世尊!是真实的。”佛说:“你是比丘!不可以为烦恼所执着,妇人是罪恶的事物,去除这种执着于她的心,欣乐佛教才是正确的。古来有大能力的贤人为妇人而执着,因而失去他的能力而陷入破灭。”
 
接着,佛陀为众人说起过去世的事情。从前,末罗国的拘舍婆提城,有位甘蔗王善于治理国家。在他的一万六千宫女中,地位最高的叫喜拉瓦提,是王的第一妃子。
 
她没生育王子、王女。市民和国人集结来王宫之前,呼喊:“国家将要灭亡了!”四处都是谴责的声音。国王开启窗户,问道:“我治理国家没有违背法律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要谴责?”
 
“大王!就像您所说的,没有非法的事情,但是没有延续王族血统的王子,将被他人夺取王位,国将要灭亡。请大王祈求得到一个善能治国之王子。”
 
“我要怎么样祈求得到王子呢?”
 
“刚开始的一周里,用低下的舞女作为正位的舞女,遣送到市中心。如果因此而得王子就太好了。如果没有效果,接着就派遣中等的舞女,如果还是没有效果,再请派遣上等的舞女,必然能有一位有福气的妇人得以怀上王子。”
 
国王依照他们所说的去实行。每到第七天,舞女们如意而快乐地回来。国王向舞姬们问道:“有怀孕的人么?”舞女们都回答说:“没有怀孕,大王。”她们这样回答,国王非常不满意,“我将不能有王子了。”
 
于是,市民又发出同以前一样谴责的声音,国王说:“你们为什么又来谴责?我依照你们所说的,已派遣这些舞女,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得到王子,现在要怎么办呢?”
 
“大王!这些肯定是没有福德的女子,这样的人,自然没有福气得到孩子。这样的人,不能得到孩子,也并非令人失望。大王的第一妃子喜拉瓦提是具有福德的人,请派遣她前往,必然得到王子。”大王说:“很好。”同意了这个建议。
 
“从今天到第七天,国王派遣王妃喜拉瓦提为正舞女,众人都请来市中心集合。”国王命令手下敲击大鼓,巡回宣告。到了第七天,王妃装饰着精美的服饰,从王宫作为正舞女派遣出发。
 
因为她的福德力,使得帝释天的座位都带有温热的气,帝释天思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了,原来这位王妃祈求王子。
 
“我必须授于这位女人一个孩子,但天人世界有没有与她相应的孩子呢?”帝释天思考着,于是发现了释迦菩萨。
 
据说,当时菩萨于三十三天世界寿命终结,他将到上方的神的世界再生。帝释天前往菩萨天宫,对他说:“尊者!你须前往人界的甘蔗王第一妃的胎中再生。”
 
得到菩萨的承诺,转而又向其他神子说:“汝也必须做这位王妃的儿子。”帝释天心想:“这位女子的德行,不能为任何人所破坏。”他扮成一位年老的婆罗门,出发前往王宫的大门。
 
这时,许多人都沐浴,穿着华美的衣服,集结在宫门之前,说:“我一定能抱得王妃。”他们见到帝释天,愚弄嘲笑道:“老人家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这里呢?”
 
帝释天说:“你们凭什么嘲笑我,我虽然身体年老,欲望并未减退,若能得到喜拉瓦提,我想陪伴她离开,就为了这个而来。”于是,帝释天以威严与神通的力量,站立在最前面的第一位。
 
其他的人因为他的神力而不能超前。王妃用上所有的装饰,从王宫出来,老人握着她的手而离去。站在那里的众人骂骂咧咧:“看这个婆罗门的老奴,陪伴如此优美 王妃而去,他认不清自己的身分啊。”
 
王妃也因为这位老人强制相伴而行,而感到焦急和耻辱,心中厌烦。大王在窗际看到:“王妃究竟伴着什么人离去呢?”他眺望中,见到伴着一个婆罗门而行,心中非常不满。
 
帝释天伴着她出了城门,在城门附近变化出只有一扇窗户的小屋,房门大开,里面安放一个柴木做成的床。
 
于是王妃问他:“这是您的住处么?”“是的,以前我只有一个人,今后是我们两人了。我去巡回托钵,得到布施的舂米,您可睡在这柴木床上。”说完,他用柔软的手,抚摸她。
 
因为神的爱抚,使得王妃睡在柴床上,失去意识。于是帝释天以自己的威严和神通的力量,伴随她前往三十三天世界,使她睡在精美装饰的宫殿,神的寝床上。
 
 
到第七日王妃醒来,眺望所有圆满的奇妙景象,她警觉起来:“这位婆罗门并非是人类,肯定是帝释天。”这时,帝释天坐在波利夜怛逻树(昼度树)下,被天女们所围绕。
 
 
王妃从寝床起来,到他面前顶礼,然后站在一旁。帝释天对她说:“王妃!我将给你符合你愿望的东西,你可以接受它。”
 
“大神!请授给我王子。”
 
“王妃!一人还不能满足,我将授与两位王子,其中一个有智慧但不美貌,另一个虽然美貌,但是没有智慧。你想先得到哪位?”
 
“大神!我想先得到有智慧的。”
 
帝释天说:“很好。”
 
帝释送给王妃吉祥草、天衣、天香昼度树的花和拘迦那大琵琶,然后伴随她下界,前往国王的寝殿,使她睡在寝床上,用拇指抚摸她的肚脐。在这一瞬间,菩萨就进入她的胎中。
 
帝释天回到自己的住处,贤明的王妃知道已经怀孕了。国王醒来,见到王妃住在这里,问道:“谁陪同你来的?”
 
“大王!是帝释天王。”
 
“我看到一位年老的婆罗门陪同你离去,你为什么要骗我?”
 
“大王!请大王相信我,帝释天伴我前往神的世界。”
 
“妃子!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于是,她出示了帝释所赐与的吉祥草:“请大王信任我。”国王不肯相信,说道:“吉祥草任何地方都可得到。”
 
于是,她出示了天衣,国王见到了才相信,问:“妃子!确实像你说的那样,是帝释天陪同你离开的,那么得到王子了么?”
 
“大王!王子已经得到了,现住在我的胎中。”国王听闻后,非常高兴,立即为怀孕而庆祝。十月过去了,王妃分娩王子,对所生王子的不取其它的名字,因为吉祥草的原因,取名叫姑尸王子。
 
姑尸王子能走路的时候,另一位神子投生王妃的胎中,诞生后,命名为伽扬帕提。 
       
二人都伴随着美好的的荣誉长大。菩萨有智慧,在师尊面前,没有可以修习的事情,唯有用自己的智慧,通晓一切的技术。
 
他十六岁的时候,国王想将王位让给他,告诉王妃:“我想让王位给王子,派遣舞女前去服侍他。我在有生之年,想见到他登上王位。
 
我想全阎浮洲中任何一位大王都可以,只要能带来他所想要的王女,做他的第一之妃。我究竟要挑选哪位大王的王女,我希望知道他的意思。”
 
王妃说:“谨遵国王的命令。”她同意了此事,并叫来一位侍女,说道:“你去王子那里,告诉他这件事情,听取他的意见。”侍女出发前往,告诉了此事。
 
大士听闻后想到:“我并不美貌,虽然有王女前来,她见到我,一定想:‘这样丑陋的人’,肯定要逃走。这样就是我们的耻辱。我虽然在家,也没有什么用处,父母在世的时候,我前去侍奉,一旦亡故,我就要出家。”
 
于是,他说:“王位和舞女对于我没有用处,我将在双亲死后,准备出家。”侍女回来后,向王妃禀告他的意思。国王非常担心,过了几天后又再派人去问,他仍然拒绝。这样三次拒绝,第四次时,王子想:“与两亲共同居住在一起,反对成亲不太好,需要使用一个方便的办法。”
 
他唤来技艺最高深的雕制工匠,给他许多的黄金,说“请为我做一个女人像。”然后命令他去照办。雕工离去后,菩萨取另外的黄金,自己制作女像。以菩萨的意愿所作的事物,必定都会成功。
 
结果,这尊像超出寻常的美丽,难以用言语形容。于是菩萨为这尊像穿上亚麻衣物,放置在寝室中。不久,那位工匠带着他造的女像前来,王子见到他说︰“你带着雕像到我的寝室来。”
 
雕工进入寝室,见到王子造的女像,说︰“王子室中有一位天女,定是前来与王子嬉戏玩乐。”雕工想了很久,确信是这样,不敢伸手触摸。他回来向王子禀报:“王子殿下!寝室之中,只有一位尊贵的天女站着,我不能接近。”“你去取你造的金像过来。”
 
于是再派他去,这次雕工带来了金像。王子将雕工所作的像丢进一间黄金建成的房间,而将自己所造的像,穿上漂亮的衣服,放置在车上,并说:“如果得到这样的女子,我将接受她作为我的王妃。”
 
于是,将这尊像送到母后的住处。王妃唤来大臣,命令他们:“我的王子是非常有福的人,他是帝释天所赐于的孩子,必须得到适当的女人。
 
你们将此尊像装载在车上,巡回整个阎浮洲中,如果有任何一位国王,有这样美女,你们送去这尊像,就说:‘甘蔗王愿与尊贵的君主互结姻亲。’并决定结婚日期再回来。”
 
大臣们说:“谨遵王后的命令。”就带上金像和他们的伴侣出发了。历经各个地方,每到一处王城,他们在黄昏时,为像装饰各种衣物、鲜花和各种美丽的饰品,放在于黄金的车辆上,前往公众集合的水浴场,停在道路上。
 
自己则退回,站在一旁,倾听过往的人们相互谈话。众人没有留意这是一尊金像,纷纷议论:“这一位光辉、美丽的凡间女子,完全像一位天女。她由哪里而来,留在这里,我们的城市没有这样的美女。”全都赞叹着离去。
 
大臣听到这位的议论,心想:“若这儿有如此的美女,必然会说:‘这是王女的形态’或者说‘这是某位大臣女儿的形态。’确定这儿没有这样的美女。”
 
于是,他们带着像往其他城市而去。就这样,他们巡回经历,到达摩达国的沙竭罗城。这里的摩达王有七位王女,都是无比的美丽,像天女一般。
 
最年长的王女名叫芭芭瓦提,她的身体,具有像朝日一样的光辉,在黑夜里,四肘大的房间中,虽然没有灯火,她的光辉也可照耀房间的一面。然而她的乳母是一位佝偻的妇女。
 
某天的黄昏,乳母在芭芭瓦提进食后,命令八位美丽的婢女各持水壶为王女洗头。一位婢女外出取水,在前往水浴场的路上,看到放置的金像,误以为是芭芭瓦提,
 
她想:“这个可恶的公主,派我们来取水为她洗头,然而她却先来到水浴场,站在路中。”
 
婢女愤慨地想:“这件事将使她的家族蒙羞,尊贵的公主比我们先来,站在路中,如果传到大王的耳中,则我们即将没命。”
 
于是,婢女自作主张掌掴批金像的面颊,觉得手掌痛如刀割,继而明白是一尊黄金雕像,不禁苦笑。
 
来到其它的婢女身旁说:“你们来看看我做的事,我以为金像是公主,去击打它;像这样的雕像也不能与我们的公主相比呢。于今我的手仍感到痛楚。”
 
一旁的甘蔗王使者向这位婢女问道:“你说:‘我们的公主更加美丽。’这句话指的是谁,请告诉我。”
 
“这是摩达王的王女芭芭瓦提公主。你们这尊像,抵不上公主的十六分之一。”
 
于是使者们大为惊喜,前往王宫大门,向大王传禀︰“甘蔗王使者求见。”大王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命令:“宣他们到这儿来。”使者们进来,向大王敬礼道:“大王!我们的国王敬问大王御体平安。”
 
他们向大王表达了殷勤的敬意。大王问:“你们为什么事而来呢?”使者答道:“我们的王子,声音像狮子一样洪亮,名叫姑尸王子。我王准备让位给王子,派遣我们来到大王这儿,请王的公主芭芭瓦提嫁给王子,以这尊黄金的像为赠物,请您收纳。”
 
于是把金像呈与大王,摩达王以与甘蔗王联姻,而感到满足,非常欢喜,就同意了。于是使者们又对大王说:“大王!我们不能耽搁,要回去向我们的大王禀报公主的事。”摩达王说:“就按你们说的办吧。”大王宴请使者们后,遣送他们回去。
使者们回来后,报告国王与王妃。国王与众多侍者相伴离开拘舍婆提,一直到达沙竭罗城。摩达王亲自出来迎接,引导进入城市,表示自己非常的敬意。
 
王妃喜拉瓦提是一位贤明的妇人,她想:“结果如何还不知道。”经过一两天后,对摩达王说:“大王!我想与公主见面。”“谨遵夫人的命令。”大王表示同意,唤来王女。芭芭瓦提装饰所有的饰品,由乳母等人陪伴而来,向王妃问候。
 
喜拉瓦提见到她想:“这位王女的确美丽,反过来,我的王子是    一名丑男,若这位王女看到他,肯定一天都待不住,而逃走。我必须构思一个计策。”
 
于是喜拉瓦提对摩达王说:“大王!公主配给我的王子,我非常惶恐,我们家有相传的习俗,如果能遵守这个习俗,就可以结婚了。”
 
“你所说的习俗是什么样的?”
 
“我们的习俗是,嫁人后在怀孕前,白日不可与他丈夫相见。若能遵守这个习俗,则婚事就成了。”大王问王女:“女儿!怎么样,汝能遵守这个习俗么?”王女回答:“父王!我能。”
 
如是,甘蔗王与摩达王赐于非常珍贵的礼物,陪伴王女回国,摩达王也与许多大臣共同送别。甘蔗王归到拘舍婆提,装饰城市,赦免所有囚犯,于是让王子即王位,芭芭瓦提作为第一王妃,同时击鼓宣告:“姑尸王治理国家。”
阎浮洲中的各位国王,有王女的,都送到姑尸王那里,有王子的,都希望与姑尸王亲密交往,送作侍者。
 
于是菩萨由许多舞女群服侍,以优美的荣誉治理国家。然而他在白天不能见到芭芭瓦提,她也不能见到姑尸王,二人只有在夜间相会。然而在这里芭芭瓦提身体的光辉,失去了效力,菩萨于深夜在寝室中出入,彼此都看不见面目。
 
几天之后,他想在白天见到芭芭瓦提,向母后禀告。然而母后加以制止说:“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必须等生育一个孩子之后。”
 
他再三请求,于是母后说:“如果是这样可以前往象舍,扮成象师的样子。我伴她到那里后,那时可仔细观察,但不可以告知她是你。”“谨遵母亲的命令。”菩萨同意了,向象舍而去。
 
母后命侍从等假装要举行象祭,对芭芭瓦提说:“你可去看你丈夫的大象。”同她前往象舍,向教授,这头象叫什么名字,那头象叫什么名字。
 
这时大王从母后身后向王妃的背上,投掷象的粪块,王妃大怒说:“我要向大王告发,砍断你的双手。”这种情况使母后非常困扰,母后安慰王妃,抚摸她的背。
 
后来大王又想见她,于是此次在马舍扮成马师的样子相见,大王又用马的粪块掷去,她同样愤怒,母后又安慰了她。
 
后来有一天,芭芭瓦提思想见大王,向母后说明这件事,母后阻止她说:“这件事就算了,不能做。”但是她再三请求,母后便说:“那这样,我的王子明天市内绕城而行,你可开大窗户眺望。”
 
母后这样说完,就在第二天装饰城市,命次子伽扬帕提王子扮成大王的样子,坐在象背上,在市中右绕而行。而母后陪伴着芭芭瓦提站在大窗旁说:“你看你的丈夫美丽的光辉形象。”
 
王妃非常高兴:“我已得到相配的丈夫。”而当天大士扮成象师的样子坐在伽扬帕提的后座上,如他所愿地眺望芭芭瓦提,并向她挥手来表示内心的喜悦。
 
大象通过后,母后问芭芭瓦提:“你见到你的丈夫了么?”“是的,母后!我已拜见,然而坐在大王后座的象师,实在不是好人,他向我挥手,故意让我看到。为什么让那种讨厌的人坐在大王的后座?”
 
“王的后座必须要有护卫者。”但芭芭瓦提想:“那个象师非常可恶,他对大王的态度不合规定,如果有假扮的话,他可能就是姑尸王,而姑尸王肯定是一丑男,所以不能见我。”
 
她向佝偻的乳母的耳边私语道:“汝快去察看前来,前座坐的人是大王么?抑或后座坐的是呢?”“我如何可以分辨?”“若是大王的人,必定先从象背上下来,依据这个,可以分辨。”乳母出发前往,站在一旁而观察,最初是大士下来,其次是伽扬帕提王下来。
 
大士向四周环视,看到佝偻的乳母,心想:“这必是前来察看的人。”大士留意,呼她到跟前,坚决嘱咐说:“这个秘密决不可泄漏出去。”然后放她回去。她回来禀告:“前座坐的人先下来。”芭芭瓦提相信她的话,没有怀疑。
 
后来大王又想见王妃向母后请求。母后不能拒绝,对大王说:“您可扮成其它的样子,前往王苑。”王来到王苑,浸在莲池水中,水达到喉部,头隐在莲叶下,面部被开放的莲花所覆盖。
 
黄昏时,母后伴芭芭瓦提至王苑:“你看这些树,这些鸟,还有这些走兽。”诱导她来至莲池岸边。王妃看到覆着五种莲花的莲池,想在这洗澡,与侍女等一同进入莲池之中戏水。
 
于戏水的时候,她发现莲花,伸手想摘取。于是大王拨开莲叶,握住她的手说:“我是姑尸王。”芭芭瓦提见到他的容颜叫道:“夜叉捉我。”当场昏迷失去意识。
 
于是大王放开她的手,不久王妃恢复意识。她想:“这就是姑尸王抓我的手。他在象舍对我投掷象粪,在马舍对我投掷马粪,他坐在大象的后座向我嘲弄戏弄,这样丑陋的丈夫,我实在讨厌见他。我在有生之年,必须得到其他的丈夫。”
 
于是集合与自己一同从摩达国前来的侍者,说:“为我准备车辆,我于今日回国。”侍者向大王禀报这个原因。大王思考:“若不让她回去,她将心胸张裂,不如让她归去为好,以我的神力,将能陪伴她归来。”
 
于是允许她归去。王妃归往父王的市内,大士也从王苑进入市中,登上装饰精美的宫殿。她依前生所立的誓愿,不爱菩萨,而菩萨也依前业,生为丑男。
 
昔日在波罗奈城门附近的村上,上街与下街各住有一个家族,一方家族有二个儿子,另一方家族有一个女儿。二个儿子中,菩萨是弟弟,兄长娶了那个女子。
 
弟因未婚,住在兄长家。有天发生这样一件事,这家制作非常美味的糕点,菩份去森林中不在家,那个女子取出他那份,其余全部分食了。这时辟支佛前来乞食,到这家门口,菩萨的嫂子想:“弟弟以后制作给他。”
 
于是将他那份,施给辟支佛。恰在此时,菩萨从森林归来,于是嫂子对他说:“你不要不高兴,我将你的食物施给辟支佛。”
 
菩萨非常忿怒:“自己那份全吃完,而施与我的食物,以后不知将做出什么事情。”于是从辟支佛钵中将糕点取回。而她则将从母家带来的新制素馨花色的生酥,盛满在辟支佛的钵中,于是她身上发光。
 
那女子见到这景象,立誓说:“尊者!我转生到任何地方,我的身体,都将发光,是一优美的人。与这个没有人情的人,不住在一个地方。”如此,她依照前生的誓愿,而不喜欢菩萨。
 
而菩萨,也从辟支佛钵中取回糕点而立誓:“尊者!纵然她住在百由旬的远方,我也能让她成为陪伴来的侍女。”这菩萨因当时忿怒取回糕点的前业的原因,现世生为丑男。
 
国王(菩萨)因为芭芭瓦提归去,沉浸在悲痛中,虽然有其他侍女对他进行种种服侍,他已无向之看望的心,没有芭芭瓦提,宫中等同空虚。他想:“她应该已经到达沙竭罗市。”
 
 
他在早上前往母后的处所说:“我将陪伴芭芭瓦提归来,请母后执政。”于是唱第一之偈:
 
              一  财富车乘具备严          诸爱具足此王国
 
                  母后!此国且由母统治    吾往芭芭瓦提前
 
    母后听到他的唱诵,说:“你要小心行事,女人呀,心存不善。”于是把种种美味的食物,堆满黄金钵:“在路途中食用吧。”说完送他出来。
 
他拿着钵礼拜母后,右绕三圈后说:“如生命不出意外,会再次相逢。”他进入寝室,将五种武器带在身上,把许多金子和盛食物的钵一同收入袋中,持拘迦那大琵琶,离开城市向道路行进。    
 
他的体力与意志非常坚强,到中午已经行了五十由旬,于午餐之后,其余半天更行进五十由旬,仅一日间就通过一百由旬的路。黄昏浴水后,进入沙揭罗城。
 
当他入城的时候,因为他的威力,芭芭瓦提不能卧于寝床而跌落在地上。菩萨非常疲劳,行在街中,一女人见他,招呼进屋休息,为他洗足,让他在床上就寝。
 
他在睡眠时,这个女人为他制作食物,让他起来食用。他非常喜悦,把黄金和钵一同给了这个女子。他把五种武器留在此处,说:“我有必须前往的地方。”
 
拿起琵琶,往国王象舍出发而去。“今日请准许我住宿在这里,我为众人弹奏琵琶。”他这样说道,得到象师等人的许可,卧在一个角落,稍事休息后,他起立取出琵琶:“我将使全市的人都听到这个声音。”
 
于是边弹奏琵琶边歌唱。芭芭瓦提睡在地上,听到乐音,她知道:“这不是他人的琵琶音,此必是姑尸王为我所演奏的。”摩达王也听到声音,国王想:“此实在是巧妙的弹奏,明日呼唤他前来,为我弹奏。”
 
菩萨想:“住在这里,不能见到芭芭瓦提,这个地方太恶劣了。”早上,他出往前夜为他制作食物的那家,吃过早餐后,留下琵琶,前往陶师的家,当他的弟子。
 
于是有一天,他在陶师家中,盛满粘土,说:“师尊!我将制作壶。”“你可以做。”他得许可,将一块粘土放在辘轳上旋转。从开始旋转,一直到中午过后,他制成种种各种颜色配合的大小不同的壶,特别为芭芭瓦提制作的壶,在上面创造了种种画像。
 
菩萨的意图,十分成功,彼的希望是:“愿芭芭瓦提得以见到这些画像。”他将全部的壶晒干后烧制,摆满家中。陶师带上各种壶,前往王宫,国王见到问:“这壶是谁制作的?”“大王!是我所制作。”“这不是你的作品,实话告诉我是谁制作的?”
 
“大王!此为我的弟子所制作。”“他不是你的弟子,他可为你的老师,你应该向他学习技术。以后可让他为我的女儿们制作壶。这里有千金,可以给你。”王命人给他千金后,继续说:“这些小壶给我的女儿们。”
 
陶师带着这些壶前往王女的住处说:“这是宫主们爱用的小壶。”她们都来到这里。陶师将大士为芭芭瓦提所制作的壶给她,她拿着壶见到上面有自己和佝偻乳母:“这不是他人制作,是姑尸王所制作的。”
 
她知道由来而感到忿怒,说:“这东西与我无用,给想要的人。”于是她的妹妹们都知道她不高兴,笑着说:“你以为是姑尸王的作品,这不是他做的,是陶师的作品,请你接受吧”但她想到姑尸王以前所做的事,和他已经来到这里,这些情况并没告诉妹妹们。
 
陶师把千金交给菩萨,说:“国王知道了你的事,非常欢喜,并命令你以后为王女们做壶,由我送去。”菩萨想:“住在这里,也不能得到与芭芭瓦提会见的机会。”
 
他将所得到的黄金赠与陶师,于是又前往芦细工师的住处,做他的弟子。他为芭芭瓦提所制作的团扇,在上面描绘了白伞盖和酒宴的画面,并有芭芭瓦提持布而立的种种形像。
 
芦细工师带着他的团扇及其他菩萨所制的团扇前往王宫,王见到了问:“这些团扇是谁的作品?”与前次一样赐以千金,并说:“这些芦细工的物品,可以给我的女儿们。”他将菩萨为芭芭瓦提所制作的团扇,交给她。
 
这时其他人虽然没有注意,但芭芭瓦提见团扇的形象,知道是姑尸王所制作的,大怒,扔到地上说:“给想要的人用吧。”而其他妹妹们又都笑了。芦细工师带着千金回业,给了菩萨。
 
菩萨想:“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他把千金给了芦细工师,前往国王的华鬘工做为弟子,制作种种的华鬘,他为芭芭瓦提制作各种颜色和形状的花环。华鬘工者带到王宫,王见到问:“这是谁的作品?”“大王!是我的作品。”
 
“这不是你的作品,实话告诉我是谁做的。”“大王!是我的弟子。”“他不是你的弟子,他可当你的老师,你可向他学习技术,今后可让他为我的女儿们做花, 我把这千金给他。”
 
于是命人给予千金,并说:“这些花可给我的女儿们。”华鬘工将菩萨为芭芭瓦提所做 华鬘,交付给她。她看到上而有种种形像以及自己和国王的形像,知道是姑尸王所做,大怒而投掷在地上。
 
她的妹妹们与以前一样笑她。华鬘工带着千金回来,交给菩萨,告知事情的始末。菩萨想:“这里也不是我待的地方。”他把千金交给华鬘工,前往国王的厨师处充当见习生。
 
 
有一天,厨师为国王运去种种食物时,交给菩萨一些带骨头的肉,说:“你可煮熟食用。”菩萨煮肉,香味弥漫在城市中,国王闻到香味问:“你在厨房中煮有其它肉食。”“大王!没有煮其它的肉,但我曾给见习人一些连骨的肉,告诉他煮熟食用,这必定是它的香味。”
 
王让人端来,放少许在舌尖,那种美味浸润刺激所有的味觉。王醉心于美味,给他千金说:“以后让这个见习人为我和我的女儿们烹调食物,你携他前来,将他人送交到我的女儿们的住处。”
 
厨师回来把这件事告诉菩萨,菩萨听闻心喜:“自己能达成希望的时机终于到来,而今可与芭芭瓦提会面。”他把千金交给厨师。第二天他烹调食物,将国王的食物用容器装好,让厨师端去,自己担着王女们的食物登上芭芭瓦提所住的宫殿。
 
芭芭瓦提见他担食物登上宫殿而来,想:“他扮作奴仆的样子,对自己做不相应之工作。若我默然不语,他想:‘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喜爱我了。’他将不去别的地方,对我凝视,停留在这里。
 
因此,我必须嘲笑怒骂于他,使他一刻不得停留在此,将他赶回原处。”她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半开大门,一边以手紧紧撑住门,一边扬起门闩,唱第二偈:
 
              二  汝心昼夜不正直、中夜运载徒辛苦
 
                  姑尸!疾返拘舍波提去、汝丑止此吾不欲、芭芭瓦提终于对自己说话了,姑尸王心大欢喜,唱第三偈:
 
              三  拘舍波提吾不去、芭芭瓦提!
 
吾为汝之美所执、弃国乐居摩达国、见汝眉目吾心喜
 
              四  芭芭瓦提!吾为汝之美所执    
 
彷徨此地为恋情        何人何来应辨得              
 
美目如鹿之女!        吾心已为汝陶醉。
 
              五  黄金锦缠身            白银带著裙
 
                  美腰者!为结汝之爱    王位吾何惜
 
    她听到这些话后想:“我以让他生起悔恨心而骂他,而这个人反而表现出快乐的样子而说话。
 
如果这个人对我说:‘我是姑尸王。’握我的手,有谁能阻止呢;况且我们的谈话,可能被其他人听到。”于是拴好房门,站在室内。
菩萨担着食物前往其它王女的房间,送去食物。芭芭瓦提对佝偻的乳母说:“你将姑尸王烹调的食物端来。”她遣乳母前去,将食物端来:
 
“请宫主用膳。”“我不吃他所烹调的食物,你可食用,然后你将你的那份食料烹调,为我端来。以后对姑尸王前来的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
 
乳母从此以后,端来她的那份自己食用,而将自己的食物,端给她。从此以后,姑尸王不能与她相会,他思:“芭芭瓦提究竟对我有爱意,还是没有爱意?应该用心观察。”
 
他向王女们运来食物后,在担负食器出来宫殿的途中,在她的房间入口处,用脚踏响宫殿的地,叩击壶使之破裂,他则大声呻吟,继而失去知觉,仆倒伏卧在地上。
 
她听到他呻吟的声音,开门见到他的食器散乱的样子,心想:“此位国王地全阎浮洲中最优异的国王,因为我的原因昼夜历尝艰辛,生于贵胄之家,而今被绊跌倒在食器下面,不知生命有无异样?”
 
她由室内出来,观察他鼻子的呼吸,伸着头注视他的颜貌。但姑尸王口中积有满口的唾液,吐在她的身上,她怒骂而飞奔进入房间,房门半开而站立,唱下面的偈子:
 
              六  希得厌汝人        汝心实愚蠢
 
                  大王!汝爱不爱人  希妻强为亲
 
他执着心意,虽受嘲笑辱骂,也没有一点后悔,唱下面的偈子:
 
              七  无论有无爱        人欲得爱女
 
                  得者吾等赞        不得是为恶
 
    她听闻这话,已经停止非难的话语,而以严厉的言辞,想来逐退他,唱她的偈子:
 
              八  厌嫌者汝欲        如以黄花材
 
                  掘坚岩之髓        似以网缚风
 
    国王听闻后,唱下面的三偈:
 
              九  隐匿柔和相        汝心实严厉
 
                  国外吾远来        不得汝欢心
 
         一○  王女!汝见吾之时  汝向吾颦蹙
 
                  摩达国宫殿        吾今为厨人
 
            一一  王女!汝见吾之时  汝应为吾笑
 
                  吾止为厨人        吾为姑尸王
 
    她听闻后心想:“这个人对我说非常执着心意的话,我用假话,巧妙将他逐退。”于是唱偈道:
 
            一二  占相者等言        汝非吾之夫
 
                  其言若真实        爱应断七分
 
    国王听闻此言,拦住她说:“我国有占相人,我问他,他曾预言:‘除狮子吼的姑尸王外,其它没有可以成为你的丈夫的人。’依我自身智慧的判断,也应该是这样。”于是唱下面的偈子:
 
            一三  他言及吾言        此言为真实
 
                  姑尸狮子吼        应为汝之夫
 
    她听闻这话心想:“要想让这人知道羞耻,非我的力量所能及,但是否驱逐,对我也没有意义。”于是关门让他看不到身影。他担起食器,从宫殿下来。
 
从此以后,他不能见到她,菩萨从事厨师工作,感觉非常疲劳。早餐过后砍柴,清洗食器,以木棒担水运来,晚上睡在木槽背上;早上起来制作奶粥和其他食物,担着运到王女们的住处食用。
 
这样他为恋情尝受激烈的痛苦。有一天,他通过厨房的门口时,见到佝偻的乳母,就呼唤她停住,但是她畏惧芭芭瓦提,不敢来到他面前,急忙离去。
 
他急忙飞奔前来说:“佝偻乳母!”老妇人回顾止步说:“你是何人?”接着说:“我不能听到你的声音。”他说:“佝偻乳母!你和你的女主人太过于残酷。我住在们的地方,这样长的时间,竟没有一句话相问。”“那么你有什么要求?”
 
“你劝慰芭芭瓦提保留与我相会的机会。”她说:“谨遵您的命令。”于是他说:“若你能使她与我相会,我让你的佝偻立即痊愈,给你首饰珠宝。”他利诱老妇,唱诵下面的五偈:
 
            一四  佝偻!拘舍波提去  吾与汝颈饰
 
                  细腰芭瓦提        若得凝视吾
 
                  佝偻!拘舍波提去  吾与汝颈饰
 
                  细腰芭瓦提        若得与吾语
 
            一六  佝偻!拘舍波提去  吾与汝颈饰
 
                  细腰芭瓦提        若得对予笑
一七  佝偻!拘舍波提去  吾与汝颈饰
 
                  细腰芭瓦提        对吾微笑语
 
            一八  佝偻!拘舍波提去  吾与汝颈饰
 
                  细腰芭瓦提        若得为吾抱  
 
她听到这些话说:“这样,大王!请你还要前往她的住处,二三日后公主将有给你的物件,请你观察我的能力。”老妇去做她应该做的事情,前往芭芭瓦提的住处。
 
她为芭芭瓦提清扫室内,所有的东西收拾妥当,没有半点尘土,鞋子都拿出来,室中完全清扫,拂拭干净,然后在房间入口处,在门坎的外侧,放一张高椅,让芭芭瓦提坐在低凳上:“公主!我为你检查虱子。”
 
于是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膝间,为她搔痒,忽然说道:“公主!你的头上有很多虱子。”她从自己头上取下虱子移到公主头上:“公主看一看,名高位尊的公主,竟然头上有虱子。”
 
彼女一面说些亲密恳切的话,一面将话题移向大士的德行,而唱下面的偈子:
 
            一九  汝对姑尸王        不见微些欢
 
                  彼不求报酬        甘为司厨人
 
芭芭瓦提对佝偻老妇发怒,于是佝偻抓住她的首,推入房中,自己关在门外,握住关门时使用的垂落的绳子。芭芭瓦提不能捉到她,站在门口柱根处,唱下面的偈子而骂道:
 
二○  澄磨以利刃        割汝佝偻舌
 
                  汝为斯杂语        悔恨割不得
 
    于是佝偻老妇将垂下的绳子提起说道:“你是个没有丝毫德行的人,你的美貌无人惦记,我们并非因为贪图你的美貌而生的。”于是唱下面的十三偈赞扬菩萨的德行,发出佝偻人的叫声:
 
 二一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名声高尚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二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大富持有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具有大力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四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持有大国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五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见思为大王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六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能为狮子吼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七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能为乐声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八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其声多圆润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二九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具有美声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持有甘声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三一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持有百技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三二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刹帝利种者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三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丑  测量彼之人
 
                  见思姑尸王            美丽之女!汝应爱其人  
 
芭芭瓦提听闻说道:“佝偻老妇!你说得太多了,如果我的手能捉到你,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你的主人。”
 
她威胁佝偻老妇,但是老妇说:“我是你的护卫者,姑尸王来这里的事情,我还没向国王禀告,今天我将向国王禀报。”佝偻老妇大声地恐吓她。她想:“这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遂与佝偻乳母妥协。
 
菩萨见不到她已经七个月,不想吃饭,不能安睡,非常疲倦,他想:“这个女人对我有什么用,住在这里七个月还不能会面。她实在太冷酷,我要回去与双亲团聚。”
 
这时帝释天通过观察,知道菩萨痴恋的事:“这位国王七个月间,不能会见芭芭瓦提,我必须计划让他们相会。”帝释变成摩达王的使者,向七位国王派出使者道:“芭芭瓦提舍弃姑尸王回来,想要得到芭芭瓦提的人速速前来。”
 
将使书分别送到七位国王手中。这几位国王率领众多部下向沙竭罗城前进,但他们不知道其他人前来的理由,互相问道:“你们为什么而来?”
 
他们知道别人的理由后,非常激动愤怒:“只有一个女人而给与七位国王,这实在是无理的行为,我们被戏弄以为能得到这个女人。”
 
于是包围沙竭罗市,送去使书:“我们全部与芭芭瓦提在一起么,或者开始发动战争呢?”摩达王看到使书深感惊恐,向各位大臣询问:“要如何处置才妥当?”
 
大臣说:“这七位国王为得到芭芭瓦提而来,我们如果不给,则冲破城门进入城市,断送国王的生命而占领国家。请在城壁冲破之前,将芭芭瓦提送出去。”于是唱诵偈子道:
 
            三四  彼等挥诸象        镜固军势壮
 
                  毁坏都城壁        芭芭瓦提去
 
国王听闻此言说道:“若我遣送芭芭瓦提给其中一位国王,必将挑起各王的战争,所以不能给任何一位国王。她应受舍弃全阎浮洲最优异的国王的惩罚,杀死成为七片,分送给七位国王。”
 
于是唱诵下面的偈子:
 
            三五  予今斩此女        分之为七片
 
                  杀彼来此处        授与诸王等
 
国王的话传遍了整个宫殿。侍女们前来告诉芭芭瓦提:“大王要把公主分成七片,送交七位国王。”她恐惧死亡而浑身战栗,从座上起立,妹妹们伴随前往她们母后的房间。
 
佛为说明这件事,作下面的偈子:
 
            三六  黄金色绢缠        王女立此处
 
                  侍女群等随        眼中满湛泪
 
她前往母后面前哭泣道:
 
三七  白粉涂颜美妆凝        美映象牙柄之镜
 
                  美目无垢亦无痣        弃尸森林为诸王
三八  漆黑长发端卷缩        柔软涂以旃檀精
 
                  今为乱尸弃墓所        兀鹰之足撕裂去
 
            三九  指爪赤铜毛美丽        柔腕涂以旃檀精
 
                  为诸王斩弃原野        野兽为食狼取去
 
            四○  乳房垂似多罗果        涂以迦尸旃檀香
 
                  今为豺狼所吸附        如母弃舍幼生子
 
            四一  为磨吾之大臀部        黄金带饰吾美臀
 
                  为诸王斩弃森林        豺狼欲此取为食
 
            四二  野犬豺狼及其他        原野诸兽持钢牙
 
                  食此芭芭瓦提去        彼等身体不衰灭
 
            四三  远来此诸王        若持吾肉去
 
                  母!乞收吾之骨    路傍行荼毗
 
            四四  母!汝为吾作田    遍植黄花树
 
                  严冬寒过去        每于花开时
 
                  母!母当想吾子    彼女如斯姿  
 
这样,她在母后面前,因为死亡恐怖战栗而哭泣呼唤。这边摩达王准备斩首台,命令斩首人前来,斩首人前来的事也传遍了整个王宫。芭芭瓦提的母亲听闻他前来的事,忧心不已,从座上起来前往国王那里。
 
佛为说明此事,作下面的偈子道:
四五  王妃具有神美容          彼女母后起座去
 
                  摩达王之后宫院          彼见斩首台与剑  
 
王妃哭泣着唱诵偈子道:
 
            四六  身体中庸聪明王          摩达今以此之剑
 
                  己今斩杀亲生女          与此诸王请和平
 
    国王安抚王妃说:“王妃!为什么说这番话?你的女儿对全阎浮洲中最优秀的国王因丑陋而抛弃他,现在你所走过的路上的足印还未消除,死神已经降临在她的额头上,所以今天,必须除去她因为自己的美貌所犯下的罪恶之果。”
 
王妃听了,前往女儿的住处,悲泣着说:
 
            四七  女!汝希求幸福    不听吾之言
 
                  今汝为血涂        将往阎魔界
 
            四八  如斯犯罪故        人将堕恶处
 
                  不听友之言        只思己利益
 
            四九  若今汝为婚        黄金摩尼带
姑尸王为伴        彼土宽广大
 
                  亲族之群崇        不堕阎摩国
 
            五○  汝身!诸王之宫内  彼处鸣鼓响
 
                  闻象之足音        幸福何过此
 
            五一  汝身!诸王之宫内  门口马嘶鸣
 
                  王子奏音乐        幸福何过此
 
            五二  汝身!诸王之宫内  孔雀苍鹭声
 
                  瞿枳罗鸟音        幸福何过此    
 
就这样,王妃以众多的偈子告知芭芭瓦提,并心想:“如果目前姑尸王在这里,驱逐这七位国王,除去我女儿的痛苦,就一同伴他回去。”于是唱诵偈子道:
 
            五三  姑尸王何处        降敌毁他国
 
                  具大智之王        拂去吾等苦
 
于是芭芭瓦提想:“我的母亲赞叹姑尸王,到底不能描述得十分详尽,我将告知他在这里做厨师工作的事。”于是唱诵偈子道:
 
            五四  姑尸于此处        降敌毁他国
 
                  具大智之王        灭敌为吾等
 
但是母后想:“她因为死亡的恐怖战栗在呓语。”因而唱诵偈子道:
 
五五  汝真发狂耶        实如愚者言
 
                  姑尸若来此        如何吾不知      
 
芭芭瓦提听闻后想:“母后不相信我的话,他来这里住了七个月,母后尚且不知晓,我要让母后见到他。”于是握着母后的手,开启窗户,伸手指示而唱诵偈子道:
 
            五六  女等之宫中        试观彼厨人
 
                  坚紧系下带        俯身洗容器
 
    这时姑尸王想:“今天我的愿望即将实现,芭芭瓦提的确对死亡的恐怖而战栗,她将告知母亲我来这里的事。我且整理清洗水壶。”他去运水开始洗壶。
 
这边母后责备女儿而唱诵偈子道:
 
            五七  汝为贱民耶        抑为旃陀罗
 
                  摩达王家生        汝为辱家事
 
                  奈何以主君        甘心作奴隶
 
于是芭芭瓦提想:“我的母后好象不知道他为我而住在这里。”:于是唱下面的偈子:
 
            五八  吾非为贱民        亦非旃陀罗
 
                  吾亦非辱家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于是芭芭瓦提赞诵他的荣誉道︰
 
            五九  二万婆罗门        常养居彼处
 
                  彼国甚强盛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六○  二万之大象        系于彼之手
 
                  强力之象军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六一  二万骏马等        系于彼之手
 
                  强力之马车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六二  二万乘车等        是为彼具有
 
                  强大之车军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六三  二万牡牛等        系于彼之手
 
                  生产多财富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六四  二万之牝牛        系于彼之手
 
                  生产多财富        实为家幸福
 
                  母思为奴隶        彼实甘蔗子
 
    这样,她以六偈赞诵大士的荣誉,于是她的母后想:“她不担心说出这样的大话,他必定是姑尸王无疑。”
 
于是前往国王面前告知此事,王急忙前往芭芭瓦提的住处说:“女儿!姑尸王真的来到这里么?”“确实如此,父王!至今他当王女的厨师已经七个月了。”
 
国王不愿意相信,转问佝偻老妇,肯定了事实。于是国王责备王女而唱诵偈子道:
 
            六五  汝痴人!汝实为非行    如蛙之所行
 
                  姑尸如大象            大力世无双 
 
                  刹帝利来此            汝何不告知
 
这样,国王责备王女后,急忙赶到姑尸的住处,寒喧一番,合掌谢罪而唱诵偈子道:
 
            六六  王为他之姿        至此予不知
 
                  大王!吾等知其罪  调御主!俯请赦吾罪
 
    大士听了想:“假如我语言粗暴,国王的心胆,必定会痛裂,我要让国王安心。”于是站在水壶之间唱下面的偈子道:
 
六七  我之为厨人        我自不相应
 
                  恕我尔不怒        大王!于尔无罪行
 
国王听了姑尸王亲切的言辞,心中安慰,登上宫殿,招唤芭芭瓦提,让她前去谢罪,而唱诵偈子道:
 
六八  汝痴人汝行        大力姑尸王
 
                  王前乞赦罪        姑尸王赦汝
 
                  能救汝生命。
 
    她听了父的话,由妹妹和侍女们陪伴前往姑尸王处。而这边姑尸王以厨师的样子而站立,知道她自己这里,心想:“今天我将折断芭芭瓦提高慢的鼻子,让她的双脚陷入泥泞之中。”
 
    于是他将自己运来的水全部撒落,将打谷台的广大场践踏为泥泞。她来到他的面前,扑倒在他的脚下,而坐在泥泞之中,在他面前,乞求他赦免罪过。
 
佛为说明此事而讲述下面的偈子:六九  闻了父王言相告        芭芭瓦提天女姿
 
                  前来姑尸王足下        叩头顶礼乞赦免  
 
于是她请求赦罪唱下面的三偈:
 
七○  大王!与尔不共俱  此处过几夜
 
                  吾今顶礼足        调御者之主
乞王赦免吾。
 
            七一  真实与尔约        大王!敬请闻吾言
 
                  无情之行动        吾今不再为
 
            七二  若吾如斯乞        吾言尔不听
 
                  请斩吾之首        由父与诸王 
 
    姑尸王听了心想:“如果我告诉她:‘这件事情不是你所知道的那样。’她必定心胆皆碎,我要让她安心。”对她说:
 
            七三  汝之如斯乞        汝言何不听
 
                  美丽之女!        我对汝无怒
 
                  芭芭瓦提!        汝心勿恐怖  
 
七四  真实与汝约        王女!我言汝谛听
 
                  无情之行动        勿再对汝为
 
            七五  美丽者!为结汝之爱  我耐数多苦
 
                  数多摩达族          七王我尽杀
 
                  芭芭瓦提妃          我得伴其去
 
他像诸神之王帝释天的侍者,他眺望自己的扈从者,不禁生起王族的夸耀:“在我把持的权限内,难道我的王妃能为其他任何人取得么?”
 
他像狮子一样,勇敢地站在王庭,命令道:“我的到来,应该让全市的民众知道。”于是他跳跃着、拍手而呼喊:“我要前去夺取这此国王的生命,准备车马等物。”
 
于是唱诵下面的偈子:
 
我系马于车          驯服饰诸色
今见我悍业          我将灭诸敌
 
    他说:“捕捉敌人是我的工作,你可以去沐浴,穿着精美的服饰,登上宫殿。”于是遣走她后,摩达王派来诸位大臣为他服务。
 
诸大臣在厨房入口处张开幕布围绕起来,理发人为他剃须洗头,用所有庄严的器具装饰全身,由诸大臣围绕着,来到宫殿,环视四方,讲述对策。
 
凡是他环视的地方,各处大地摇动。他叫道:“请见识我的力量。”佛为说明此事,讲述下面的偈子:
 
            七七  达摩王之后宫等      皆于彼处眺望彼
 
                  勇敢站立如狮子      诸人为彼叩两手    
 
于是摩达王赠与他一头装饰华美、精心调训在敌人袭击时安然不动的大象,他在白伞盖下,乘坐在象背上,他说:“芭芭瓦提前前来陪伴我。”
 
让她坐在自己的后面,他率领四支军队从东门出击,他环视敌军,道:“我是姑尸王,爱惜生命的人,都爬着来见我。”他以狮子吼震撼敌人。为说明此事,佛说:
 
            七八  彼自乘象背          芭芭瓦提随
 
                  降殿应战斗          姑尸狮子吼
 
            七九  叫声震人耳          如兽闻狮吼
 
                  姑尸之呼号          诸王遂败逃
 
            八○  骑象近卫兵          车兵徒步兵
 
                  姑尸之呼号          彼等互战争
 八一  战斗之头上          神王帝释观
 
                  心喜姑尸王          摩尼宝珠赠
 
            八二  战斗获全胜          姑尸得摩尼
 
                  王乘象背上          那伽罗城进
 
            八三  生擒此七王          各以绳索缚
 
                  转行岳父前          大王!七王在此处
 
            八四  凡尔敌者等          败入尔手中
 
                  随意尔处置          放免或行刑    
 
七位国王道:
 
七王属于尔        不属于我等
 
                  尔为我等王        放免或行刑
 
    国王说这些话时,大士心想:“这样的七位国王杀他有什么用,七王的到来,也不是无益的业果。摩达王有芭芭瓦提的妹妹七位王女,她们可以授与七王。”于是唱偈曰:
 
            八六  光辉似神女        尔有七王女
 
                  各各与彼等        为汝作女婿
 
    于是七王对答:
八七  我等彼女等        尔为众头主
 
                  我等之王者        随意与彼等
 
    他将王女们,装饰打扮,分别配与七王。
 
    为说明此事,佛讲述下面的五偈:
 
            八八  姑尸王具狮子吼    尔时彼对诸王等
 
                  摩达王之七女娘    一人得配一人王
 
            八九  姑尸王具狮子吼    欢喜踊跃得王女
 
                  七王于是由彼处    各自回归己国去
 
            九○  彼与芭芭瓦提女    鞞卢阇那摩尼持
 
                  大力无双姑尸王    拘舍婆提同归去
 
            九一  如是二人乘一车    入往拘舍婆提市
 
                  色姿彼此皆相等   相互再无凌驾事
 
            九二  母后前来出迎子    迎王与其妃两人
 
                  由此彼等相和合    如斯共同住荣地
 
结分  佛说这些法语后,──佛教授完毕后,厌离出家的比丘证得预流果。
 
于是,佛作本生今昔的总结语:“这时的两亲是今天的大王一家,弟弟是阿难,佝偻乳母是久寿多罗,芭芭瓦提是罗喉罗的母亲,从臣是佛弟子们,姑尸王就是我。”

上一篇:野狐讲经
下一篇: 阿提阇那婆罗门本生谭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